反转人士现形记

2015-09-16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反转人士现形记

——凤凰网大学问沙龙“激辩转基因”侧记

提要:反转人士永远看不到自己所坚持的主张存在的逻辑错误,也永远无视既有的强大的科学证据。

先说说这场“激辩”场外的事。之前不久,中国政法大学何兵老师也组织了一场关于转基因的讨论会,主角是崔永元;当时,作为主持人的何兵曾经电话邀请我参加,我回答说,我当然愿意参加,但我估测,崔永元恐怕不愿(或不敢)跟科学家、或者像我这样的科普作家面对面。为了避免让组织方难堪,同时也不愿让曾患抑郁症的崔永元受到刺激,我建议何兵老师先征求崔永元的意见,再决定要不要邀请我。

结果大家可想而知。

而凤凰网组织这次活动,崔永元也是重点受邀请对象,但组织方前后努力一个多月,崔永元方面始终以没时间为由推辞。另几位对转基因技术持怀疑态度的人士,包括薛达元、江晓原等人,也均以各种理由推托。正因此,对于这次敢于站出来与科学家正面对话的郑风田、田松、刘兵及顾秀林,至少应该肯定其勇气。

下面概括评论对方几位人士的观点。

郑风田多年如一日地坚持“主粮不能转基因”论,而无视无数次的批驳:第一,同样作为食品,没有任何理由将主粮特殊化——即:假如转基因食品真的不安全,那么它不仅不可以做主粮,甚至作为动物饲料也不可以;第二,美国早已“主粮转基因”,作为其第二主粮的玉米90%以上为转基因品种;而且理论和事实均证明,转基因抗虫玉米因可以显著减少伏马毒素污染,其食用安全性远远高于非转基因玉米。

顾秀林抬出了一大堆转基因有害的“证据”,这些证据来自全球各个角落疙瘩,其中最新、也是最奇葩的证据是姚贝娜之死——顾秀林直接将乳腺癌的病因归因于食用转基因大豆油。顾秀林发言超时引起了现场听众的不满,但老实说,我倒是很愿意让主持人多给她一些时间,可以让人们更充分、更清楚地看到反转代表人物的“专业”素养。

田松和刘兵均属于反科学文化人,但这次刘兵主要将话题引向“知情权”与“选择权”,姜韬老师当场予以解释与批驳;田松则以反对一切科学技术及“人有选择愚昧的权力”为由反对转基因,其反对理由无关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饶毅当场指出了其言行不一(因其生活中并不拒绝科技,如使用手机),但我更愿意从其反科学的出发点去批驳其逻辑之荒谬——他将所有因人类生活与活动所导致的环境污染均归罪于科学,而不明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导致全球环境恶化的因素不仅有人口增长及物资需求增多,而且还包括违背科学规律的盲目发展模式;而要治理污染,却唯有依靠科学手段。一句话总结,他所提倡的反科学理念会导致环境恶化,而他所痛恨的科学却会让环境变好。

最后我想探讨一下饶毅老师的一个提议:因顾秀林的发言中提到了较多的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骇人实验结果,饶毅老师建议公开验证这些实验结果。诚然,如饶毅所说,这些结果很容易得到证实或证伪;但有没有必要在媒体注视下与反转人士共同来重复这些试验?我认为不必要。

我出生于农村,中学所在的那个村子(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小镇)有一个疯子,整天面带笑容游走于村子弄堂间,嘴里念念有词,夜深人静时可以听清他念叨的内容:“我是玉皇大帝……我是海龙王……”农村里还真有人信奉他是神灵附体。我们有没有必要用科学手段去验证他是否真的神灵附体?

我认为,用实验去验证顾秀林所信奉的那些实验的结果,其科学意义并不大于验证这个疯子是否神灵附体。在我看来,对这类结果做验证,完全是对全球数十万科研工作者之前所做工作的一种侮辱。

但即便如此,从另一角度考虑,我也不十分反对公开做实验验证——因为在转基因技术已经被异化及妖魔化到如此地步的情况下,与严格的实验室相比,电视镜头前未必十分严谨的实验,或许更容易让普通公众信服。我猜想,有着多年科普经验、且在科研领域成就斐然的饶毅也是出于同样考虑而提出这个建议。这实在是一种悲哀。

当然,我们依然不能期望实验能说服那些职业反转人士,正如同我们永远不要期望能唤醒装睡者及脑死亡者一样。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