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奶奶

2015-02-10 | 作者: 司马南 | 标签: 司马南

一一2015年在湖南转基因大米品尝活动中的讲话
(2015年2月8日长沙岳麓山下)

提要:造谣传谣者之外,未来尤其需要警惕的还有三类势力:惯于用行动捍卫上帝造人教条的原教旨主义者;转基因科学发展可能将影响其饭碗的商人;极端主义者。

转基因大米重新获得安全证书,对中国转基因事业的发展来说是一件峰回路转的大事,亦是顶着重重压力,与愚昧迷信作斗争、与利益集团作斗争、与某些人过分爱惜自己的羽毛刻意不作为的官僚主义行为作斗争过程中取得的一项里程碑式的成果。这件事情会让一些人如丧考妣口水滔滔,而我们完全有理由放松一下高兴一下庆贺一下。

中央今年的一号文件照例再讲转基因,明确提到转基因科研,提到转基因这件事情在中国该怎么做。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却代表着权威的意见、高层的声音,明确的、实事求是的、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对中国科学事业发展来说,无疑是春的信息。

与此相应,中央电视台也播出专门节目,正面宣传转基因以正视听,被那些反转人士起功儿妖魔化的代表人物之一的饶毅先生被请去讲话,中央相关部门的几位领导也分别在不同的场合谈起转基因,不再模棱两可闪烁其词。

还有一些细小而重要的正面信息,大家比我知道的更多些,所有的信息,旨在传递一个核心的意思——2015是一个好年景,那些希望用口水和谣言阻止中国转基因科学事业发展的人,中国社会的进步让他们失望了。而这些春的信息扑面而来,让我们这些一起挨过了寒冬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感到温暖感到高兴。我们也有理由高兴,更有理由聚而议之,聚而乐之,同桌而共饮一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一个生物学博士,至今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全面封杀了(连同他多少年前的科普著作科普文章在网上都被删了个干净),这位著名的科普作家,今天在北京参加我们同一主题的活动,我本来受邀在北京参加这个活动,正巧今天在长沙主持另外一个仪式,所以就近与长沙的朋友们同桌共饮,我很荣幸参加长沙的朋友们自发组织的这个科普活动。

正如中共成立之前毛泽东在湖南领导劳动书记部湖南分部一样,湖南的革命运动是全国革命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全国之科普,悉赖各地之科普,今天,全中国有二十多个城市同时举办这样的品尝活动,我们湖南同样的活动已经搞到了第六届。今天来分享你们的快乐,由衷地祝贺你们的成就。湖湘文化向来有家国天下情怀,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三湘大地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文化基因流布于今,在座各位均系他们文化基因的表达者、体现者。

所谓转基因大米品尝活动,其意义并不在吃,更不是什么"试吃",而是严肃的科学普及活动。毛主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姑且反其意而用之,科普重在请客吃饭。

请哪些客来吃饭呢?当然是请那些有觉悟的、有科学素养的、有社会责任感的、愿意担当的朋友们来吃饭。有些人请他他还不来呢,有些人来了还不敢吃呢!那么谁请呢?请饭的主体是谁呢?当然是这些食客自己。各地的朋友们都一样,是自己花钱来做科普的,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屑为之的牺牲精神和奉献精神,仅此一点,我要向今天所有的食客朋友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恳请列位受司马氏一拜!

你们的行为让我感动,你们有资格成为感动中国的英雄群体的一部分,当然,央视《新闻联播》不会播报,《午间新闻》也不会播报,《焦点访谈》也不会播报,地方的媒体也没有什么兴趣来报道我们的活动。但是,我们自己不能小看了自己,这是一股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力量,在科教兴国的宏大历史进程中,我们这些普通百姓集一手一足之力相互砥砺,我们这些平凡的小人物扮演着历史推动者的角色。

在转基因的问题上,诸君有明晰的头脑、有科学的精神、有坚定的主张和勇敢的行动,敢于迎着唾骂而前进,韧性地承受着来自周围的不理解,默默地推动中国科技事业发展,这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尽管从人数上来说,这些人并不占有多数;尽管从职业和出身来说,这些人并非尽为社会精英之辈,但我们清醒地知道,我们所坚持的正是科学事业发展所必须的,我们所奉行和坚守的,除了科学精神以外,并无世俗的钟鼓馔玉高官厚禄,希望国家富强、社会进步、人民幸福的强烈责任感,促使我们担起一份自己应该担起的责任。

我们彼此应当紧紧地握手,因为我们是志同而道合者; 我们应当抱团取暖,因为我们常常遭到别人的孤立排挤和打压; 我们应当坚定地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计这声音怎样微弱,因为这种声音是科学理性的声音,对社会进步来说是绝对必须的!

在中国五千年的文化中,在这色彩斑斓的五光十色的文化立方体中,除了那些我们引以为骄傲的光闪闪的东西之外,还有很多坏东西、脏东西、傻东西、蠢东西,鲁迅先生将之概括为"巫文化"。那些巫文化的信奉者常常扮演成有文化、甚至文化大家的样子,在社会上招摇,也有个别人摆出一副实话实说的样子信口雌黄。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笑话,这种笑话有历史的遗传,这种笑话是中国巫文化传统在今天的变种。

巫文化传统的信奉者大概是个什么样子呢?

他们通常具有极强的想象力,当然也有不错的表达力,他们共同的特点是用想像来替代现实,用愿望来证明结果,用口水来替代证据,用不合逻辑的"云想象"(这是我从云计算那里仿制过来的一个用来调侃的新词儿)来替代本该严肃的科学论证,当这种论证无效,论证者在对手和旁观者面前显现出被动与尴尬,也就是狐狸尾巴要被抓住的时候,他们通常会选择"摁倒"你的江湖方式来宣布自己胜利。其"摁倒"的过程,除了造谣、谩骂,还有砸钱,以及其他更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我说的大家理解吗?很好,"摁倒"对方,让对方闭嘴,其实是很善意的了。还有更严酷的,例如"肖氏反射锤"。

自然科学全面进入中国不过百年的时间,其与中国从前的巫文化发生冲突是必然的。大家也许还记得,从前照相,被拍摄的国人极度恐惧,因为他们害怕自己的魂被摄走,所以照相师可能会被打,打跑了照相师,他们仍然不放心,还要回去找李一道长王林大师等自诩能够通神者来"叫魂儿"。大家知道的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是,火车进入中国,隆隆的嘶鸣声吓坏了前清遗老余少,老佛爷亲自下令将之扔到河里去,因为老妇人怀疑这个隆隆吼叫的家伙保不齐会"动了大清的龙脉"……

今天我们讲到这类事情,不免让人发笑,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太愚昧了。其实,今天的某些中国人和那个时候的中国人本质上没有什么变化。看看转基因科学在中国今天的遭遇吧,今天的中国人当中,那些巫文化传统的信奉者,与一百多年前的那些巫文化传统的信奉者有什么差别?坐着飞机、看着电视、"虫草要嚼着吃……"、用着智能电话的巫文化信奉者疏远、恐惧、摧残科学,比之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因为有了我们这样的一些人作为对立面而存在,他们的表演时常被揭穿,因而更滑稽一些。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的进化论,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的分子生物学,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的指定序列的DNA片段被转入特定生物中,增加人们所期望的新性状,培育出新品种……全世界科学家在转基因科学上所付出的努力,轻易地被“转基因有毒”谣言所中伤所陷害所诋毁所妖魔化,这些人的举动比之当年把火车扔到河里,比之当年说摄影师摄走了他们的魂灵,岂非异曲而同工也?岂非一丘之貉也?

基因重组技术引入中国,最早的活动家之一陈章良教授曾经非常幽默地讲过,当年他和几位科学家一起给基因重组技术起了一个很中国的名字,叫“转基因”,当时觉得还不错,没想到正是这个名字引来了无数的麻烦。有人极端害怕他的基因被转,呵呵,吃猪肉不能变成猪,吃牛肉不能变成牛,吃鸡不能变成鸡,吃鸭不能变成鸭,为什么吃了转基因的大米会被转了基因呢?

期望那些不讲逻辑的人讲明白他们真正担心的道理何在,是非常困难的。几年前,我与那个被某官粗暴封杀,至今在微博上搜不出他名字的著名科普作家,在北京电视台录制节目(对不起!请原谅我使用这样复杂的拗口的方式来描述一个人,因为从这个人被封杀的那天起,我若干条提到他名字为他的遭遇鸣不平的微博都被删了),一群反转者情绪冲动语言粗暴,现场对着他叫骂,任由主持人如何苦口婆心,节目也没有办法录制下去,后来这期节目干脆就没有播出,这种情况在电视台是绝少见的。

现场,我问一位跟着大喊大叫的愤怒的老奶奶,您老有话好好说呗,为什么要这样?老奶奶瞪着可能已经出现早期白内障症状的眼睛扯着脖子大喊:“你问他,为啥不给人正经粮食吃!”

这就是人民群众的觉悟啊!对这个老奶奶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老奶奶充满了朴素正义感。 要怪罪就应该怪罪那些向老奶奶兜售关于转基因谣言的人,例如转基因有毒、例如转基因中发现不明病原体、例如美国人不吃转基因、例如鸟都不吃的转基因给人吃会出事、例如转基因会导致高血压糖尿病癌症不孕不育、例如转基因会让中华民族断子绝孙、例如中国政府和中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收买了,他们把中国人民当成小白鼠……

老百姓是善良的,老百姓是从朴素的个人利益角度来理解真理的,老百姓是相信大人物的,电视上经常露脸的人常常被老百姓当成真理的化身。"愤怒的奶奶"从大众媒体中,从熟悉的公众人物那里,获得了如此之多的关于转基因的谣言,你要求愤怒的奶奶自己能够辨析真伪,这不是要求太高了吗?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愤怒的奶奶其实是好奶奶,我奶奶要是活到今天,我奶奶如果也受到这样一些可怕的谣言蛊惑,我奶奶也会是"愤怒的奶奶"——操着一口山东家乡话骂人也说不定呢!那位愤怒的奶奶,在家里很可能是一个慈祥的奶奶,正因为她们善良,她们爱自己的家人,所以在中国的舆论场被谣言笼罩的时候,善良的奶奶才变成了愤怒的奶奶。中国今天餐桌污染如此严重,奶奶没有理由愤怒吗?爷爷也要吹胡子瞪眼哩!很显然在谣言的鼓噪下,善良的爷爷奶奶把中国餐桌污染这种十恶不赦的罪恶算在了转基因的头上。

除了这些其实可亲可敬的爷爷奶奶们,我有一句话,可能很得罪人,姑妄言之: 对那些刻意制造转基因谣言传播转基因谣言的人来说,怎样认识转基因,可能检验出一个人的良心,也可能测出一个人的智商……

历史将证明,有些盛名之下的人物智商不高,欠缺起码的科学素养。这倒也罢了,可怕的是,有些人不但智商有问题,而且立场也有问题,他们死要面子活受罪。为了可怜的小面子,要一条道跑到黑。跑着跑着还跑出来了"民族英雄"、"民族良心"的豪情呢!

我在微信上取名“北京胡同大爷”——生活在北京的一条胡同里老头儿的意思。我们胡同里有句名言,叫做“扛着竹竿走胡同”,什么意思呢?长长的竹竿进了胡同拐不过弯来。

你把它放下不就行了么?

有些人因为自己觉得倍儿有面子,廉价的颂扬听得太多了,所以不能放下竹竿,也不敢放下,认为放下了之后,就真没面子了。君不见有些人在台上是一个样子,进了微博之后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样子……那攒了好多年的非对称的面子,说没就没了。

于是,有人为了面子,就要造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谣,就要造中国科学家的谣,就要造中国监管机构的谣,就要造全世界科学家的谣,说这些人勾结起来了,被美国某公司收买了,说农业部、科学家撒谎成性,把中国人民当小白鼠了,甚至13亿人当中有一些人已经不见了等等。 这样说可能有助于加强"民族英雄"的自信吧。当然仅仅这样说还不够,还要"一日一夹头"、"一天一肘子"……

大家听我讲话,如果觉得有幽默感的话,请把这份荣耀归功于我过去的老朋友。对于稍有科学素养有一点理性头脑的朋友们来说,这些笑话尽管好玩,但是没有高过脑筋急转弯儿。现在,一些人正在继续演绎着这些笑话,他们沿着北京南锣鼓巷边上的小胡同往前走,长长的竹竿儿擎着,越走越窄,死活不敢放下来。

与那些制造谣言传播谣言具有社会影响力的现代愚昧代表性人物相比,潜藏在地下的反对转基因科学的势力尤其需要警惕。

或有人问,哪些势力呢?

一是那些惯于用行动捍卫上帝造人教条的原教旨主义者,他们不能接受科学家基因重组的事实,他们从西方社会拿到很多教会提供的钱,在中国从事反对基因科学的活动,他们是有信仰有理论有纲领有主张的信仰实践者。

二是那些转基因科学发展或将给他们的产业带来损害的商人,阻止转基因科学的发展,他们将持续获得更多的利益,推迟转基因产品上市,或有计划地败坏转基因产品的信誉,人们不明究里地恐惧转基因产品,他们便有机会从愚昧的民众口袋里掏出更多的钱。

三是极端主义者,有些人把他们叫做极端环保主义者,其实他们和环保没有什么关系。这些人反PX,反水电,反核电,反转基因,袁老爷子的杂交水稻他们也反对,他们甚至反对工业化。

这些人的主张高度哲学化,很有历史感,非常诗意,很能迷惑涉世不深的文学女青年和塑化剂吃多了的男性青年,仅仅因为你喜欢小狗,都可能被他们拉到反科学疯狂的战车上去。他们信誓旦旦地主张返璞归真,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愿意摆脱现在的生活,到深山老林里去享受"原生态"。

岳麓书院有两个大标语,地球人都知道,惟楚有才于斯为胜。我今天要吃两碗转基因米饭,吃饱了,拍拍肚皮,用最有底气的声音感谢长沙的朋友们!感谢你们为中国科普事业所做的一切,向你们致敬!

以上,说了很多乐观的话,事有另外一面,今天,远非春暖花开时节,要注意春寒料峭。春寒料峭是中学生作文喜欢用的词儿,老百姓更喜欢用倒春寒。春天来了,这是必然的,但是我们必须清醒,路子还很长,还要继续奋斗。奋斗的路上,依然荆棘丛生,惟有披荆斩棘方能进步。

有一件事,我被一些人骂作迂腐,因为我一直坚持说,跳得最高的那位谣言反转、秽语反转者,仅仅因为认识的原因和面子的原因,在事实面前他终将拐弯儿,今天不拐明天也会拐。因为他是聪明人,科学事实胜于雄辩,科学的发展终将战胜面子,因为死要面子的结果,将使自己彻底丧失面子。

当然也不排除一种可能,有人死要面子,或要面子致死。那也没有关系,在中国转基因科学事业蓬勃发展的形势面前,这样的人将成为最好的科普人物,他的事迹会教育很多人。未来口述关于他的历史,有助于更多的人理解科学。

老佛爷怕惊动大清龙脉要把火车扔到河里,他也会因为"发现转基因中的病原体",宣传"转基因有毒"而名垂千古,后来者会以完全不同于我们当代人的心情来听这个故事。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对不起,话长了,影响大家吃饭。且让我们举杯庆贺吧!在座各位一起,与全国二十多个城市同一时间同一活动的所有朋友们一起,为今天的阶段性胜利和明天更长久的韧性抗争,干杯!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