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药减量关键在于提效

2015-02-12 | 作者: 农民日报 | 标签: 农药减量

现状:农药利用率仅为35%

目前农业病虫防治中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农药用量偏高,利用率偏低。据统计,近5年全国农药用量都在31万吨左右(折百),制剂100多万吨,农药利用率为35%左右。从结构上看,杀虫剂所占比例明显偏高;从作物上看,蔬菜、果树特别是保护地蔬菜用药明显偏多,水稻用药量大,从我们对农户实际用药调查结果看,长江中下游地区每亩水稻用药量是苏皖鲁豫小麦用药量的3.21倍;从地区上看,南方用药量多,北方作物单一,病虫也轻一些,用药量相对较少;从使用上看,农民用传统的小喷雾器打药浪费严重,农药利用率低。

初步分析原因,一是我国处于季风气候控制区,夏季高温多雨,虫害严重,防治用药多。二是作物种类多、茬口复杂。加之轻型栽培、抛秧免耕等措施也适于病虫发生。三是保护地面积大,几乎周年生产与病虫防治,为病虫冬季提供了有利的繁殖场所。四是农民传统上重治轻防,大多未经培训,打保险药、乱用药,抗药性上升快。

当前农药仍是防治病虫最有效、经济的措施。农药减量是一个系统工程,要科学地分步骤、分地区、分作物实施减量控害。

目前农民大多是一家一户分散防治病虫,组织化程度低,防治规模小,且大多数农民防治病虫田间施药未经专门培训,不当用药、过量用药现象较严重。农村大量使用的是传统小型喷雾器,工效低、浪费严重。而且农民习惯于大雾滴、大容量喷洒,迫切需要使用高效先进的药械来提高农药利用率。

同时,全国农药生产企业近3000家,农药经销商30多万人,而且这些人大多未经专门培训,误导用药现象时有发生。目前仅有《农药管理条例》及《植物检疫条例》,法律支持不够,对假冒伪劣农药及乱用药、过量用药等问题监管与处罚力度也不够。

此外,在施药技术研究特别是减量用药、提高农药利用率等方面,研发力量不足,研究项目、经费支持力度不够,力量也比较分散,技术研发、组装集成不适应要求。

对策:抓好绿色防控

抓好品种及栽培防病的农艺措施。选择抗病虫品种并合理布局,可以显著减少农药使用;通过轮作、深耕及测土配方施肥、合理灌溉等农艺措施,可以减少病虫发生的条件,从而减少用药。

抓好土壤及种苗处理。适应农村实际和农民需求,认真抓好播种前土壤消毒、种子药剂处理;切实抓好秧苗期防治,特别是水稻统一育秧田地防治,搞好“送嫁药”,可减少大田防治压力,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集成配套推广应用一批实用技术。包括生态调控、灯光诱杀、信息迷向、气味趋避、食源诱杀及生物农药等技术及产品应用,建立并推广以农业防治为基础,生物防治、物理防控、生态调控和科学用药为核心的绿色控害技术体系,提升生态系统抵抗力,保持农田生物多样性,减轻对化学防治的依赖。比如南方有条件的水稻积极提倡稻田养鸡、养蟹,推广生物农药等环境友好型技术措施。同时,要严格执行病虫害防治阈值和防治指标,减少施药次数和用药量。

积极应用作物全程解决方案。从作物整个生长期通盘考虑病虫防治,研究综合的解决方案,是一种全新的概念。根据作物解决方案适时、科学、合理使用农药,既可改进作物健康、减少用药,还可提升作物产量和品质、增加种植收益。全国农技中心与有关公司合作在水稻病虫害全程解决方案方面实施2年来,效果非常好,可减少施药次数2~3次,应积极推广。

力推专业化统防统治

这是搞好科学用药、减量用药,提高农药利用率的最重要组织形式。

中央一号文件先后明确提出大力发展专业化统防统治的要求。近年来全国农技中心探索并抓了一批典型和模式,如专业合作社型、协会型、企业型、大户型、集体组织型和互助型等,重点开展代防代治、阶段承包防治、全程承包防治等服务,促进了专业化统防统治蓬勃发展和重大病虫防治的技术进步。要继续推进“百千万”行动,抓技术指导,抓规范化服务,抓高效机械应用,提升装备、技术、服务水平,推动统防统治更好地为农业规模经营主体服务。

研发精准施药技术

抓好施药技术与方法的研究。不同农药品种如杀虫剂、除草剂,不同病虫如稻飞虱、小麦赤霉病,不同作物如小麦、水稻及果树等,需要不同的施药方法,要系统进行研究。

抓好精准施药技术研发。如对靶施药、静电喷雾、循环喷雾技术的研究,以及数字化对靶技术、基于靶标生物光谱特色的农药最低量使用技术的研究。

抓好降低农药使用风险的研发。减少农药对天敌特别是有益生物如蜜蜂的影响。同时,研究降低对施药者的影响。

抓好喷头及防飘移技术研发。特别是研究使用低空施药的剂型,集成应用低容量喷洒技术,研究助剂如有机硅助剂,增加药液展布性,提高农药利用率,争取用5年左右,把农药利用率提高到40%左右。

应用高效新产品

大力推广一批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目前开发的新一代杀虫剂如双酰胺类、新烟碱类等杀虫剂,不仅有效成分含量高,而且环保、用量少,原来用甲胺磷、毒死蜱等杀虫剂防治棉田、稻田害虫,亩用100ml左右,现在用双酰胺类杀虫剂使用10ml左右,仅为十分之一,单位面积用药量显著减少。

大力推广颗粒剂、泡腾剂、水乳剂、悬浮剂等新剂型。同时,积极示范推广使用可以降低农药用量、提升防治效果的增效技术如有机硅助剂、激健等。更多地推广能够同时改善植物健康的产品,增强植物免疫力,减少病虫发生。另外,用高活性的农药替代低活性农药。

抓好安全科学用药培训。加大培训工作力度,推动各省市县层层搞好培训,引导生产者科学合理用药,帮助他们提升病虫防治技能,改变对农药的过度依赖。

认真抓好抗药性监测与治理。及时发布抗性监测公告,指导科学用药防治,并分区建好抗性治理示范区,集成抗性治理技术,积极推广应用。

推广先进植保机械

这是减量用药、提高农药利用率的关键。

大力支持研发和引进工作。要加大投入,积极支持和鼓励研发创制适应农村实际、满足现有栽培条件的新机型。要引进一批大中型、对靶性强、农药利用率高的新药械,同时引进一批先进、防飘喷头。要加强农机农艺融合,既要考虑产品的机械性能,又要适应播种与耕作栽培实际。

要加大推广力度。加大对适用于旱地的自走式喷雾机、高地隙喷杆喷雾机以及用于水稻田的自走式喷杆喷雾机推广。这些新型药械农药利用率比传统的手动喷雾器高20%左右。要推进精准施药低容量喷洒,提高农药利用率,节本增效。

加快淘汰劣质喷雾器。建议设立专项资金,用5~8年时间,把技术落后、“跑冒滴漏”的旧式喷雾器强制淘汰,实现施药机械的更新换代。

积极示范应用低空无人植保施药技术。要研究规范管理问题,扶持与推进无人植保施药机的健康发展,满足生产需求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高防治效率的新期待。

加强监管与引导

抓好法律法规建设。一方面,要争取尽快出台新《农药管理条例》,并经过几年努力争取上升为《农药管理法》。另一方面,要着手考虑研究制定《植物保护法》,做到病虫防治、依法用药。

鼓励企业创新,研发、生产绿色环保型低毒、低残留农药,建议国家从企业利润、税收中提留一部分经费专门用于研发。

加强监管与处罚,加大问责和处罚力度,对违规生产、销售高毒农药,要狠狠打击。对违规、过量用药造成残留超标的事件,也要及时曝光,加大惩处力度。总之,在“产”和“用”两个环节上都要强化管理。

链接

发达国家都十分重视农药的科学减量使用。一是通过立法,严格控制农药生产、销售和使用,有《植物保护法》、《农药管理法》等法规。

二是在生产环节上加强科学用药培训,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及我国台湾省都专门立项支持开展安全用药培训。

三是实行项目计划,法国、加拿大安大略省、韩国等先后计划用10年时间把农药用量明显降下来。日本推行“环境保全型”农业,法国推行“理性农业”,韩国推行“亲环境”农业,目的都是更好地保护环境,降低农药用量。

另外,北欧如挪威、瑞典、丹麦等除法规外,还通过收税来控制农药的使用。

农药减量关键在于提效

杨理健

农药是农业生产必不可少的投入品,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农药在具体使用过程中浪费了30%以上,实施农药减量行动势在必行,而具体实施起来要抓住几个关键。

.农药减量、零增长必须采取科学的施药设备和技术。根据全国农技中心调查,采取统防统治和绿色防控融合,可以减少化学农药用量20%~30%。随着高效喷雾技术和机具的发展,常规手动喷雾器每亩需要喷药50公斤,而现在推广的低容量喷雾下降到每亩1~10公斤,而且雾滴变小,雾滴个数增加8倍,喷雾覆盖面积增加,有效覆盖叶面积大,能提高工效8~10倍。另外,采用生物、物理防治技术等也可以大大减少化学农药的使用,所以,要推广综合的农业措施及相关技术规程,同时大力推进统防统治、专业化服务,研究绿色生产模型,引导农民科学合理施用农药,来逐步提高农药利用率。

农药减量的关键在于提效,而研发高效、低毒、低残留的新产品农药是基础。目前我国农药研发资金不足,新化合物成果少,基本使用国外专利过期农药产品。所以,首先要解决研发资金哪里来的问题。一是整合科研经费,每年拿出一定资金用于农药研发。二是建立新农药研发基金。一个新的农药化合物研发需要10亿元,这样大的投入中国的农药企业望而生畏。而我们每年登记相同农药产品几千个,有的甚至是几十年前的老产品,都还在重复做毒理、环境、残留等试验,如果不做这些试验,又对最先办理登记的企业不公平,但是都做相同重复的试验,又是极大的浪费。是否可以考虑,凡是登记相同产品的,减免毒理、环境、残留等试验,但是经费继续缴纳,作为农药新产品研发基金,这样每年可以新增研发资金上亿元。其次,经费使用。登记企业直接将相应的试验经费交给农业部,每年根据生产需要,农业部制定研发项目,面向社会招标,组织研发团队,开展研究。第三,研发成果分享。取得的成果归国家所有,有偿转让给有关农药企业生产,参与研发企业有优先得到转让的权利,其转让经费再纳入新农药研发基金。特别是目前尤为需要攻克地下害虫、土传病等使用高毒农药和限用农药替代产品的研发,逐步淘汰取缔剧毒、高毒农药,全面降低使用风险。

此外,要加快特色作物和小宗作物农药登记进程。现在使用农药较乱、较多、残留风险较高的是特色、小宗作物。由于特色、小宗作物区域性强、面积小、用药量不多,而登记一个制剂做试验需要50万元左右,致使农药企业不愿意出钱做试验、登记,造成无登记农药可用。所以应该对特色、小宗作物进行登记试验补贴,农药检定部门再组织多个企业开展联合试验分摊部分经费,这样特色、小宗作物和中药材等才有农药登记,才有残留标准,才能判定农产品的质量,从根本上降低农药使用量。

来源: 农民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