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前环境大臣:反转组织要对穷人的饥饿和死亡负责

2015-03-09 | 作者: 欧文•帕特森 | 标签: 欧文•帕特森

近期,英国前环境大臣欧文•帕特森在南非比勒陀利亚的演讲中指控欧盟以及绿色和平组织由于拒绝转基因作物而导致数百万发展中国家人口依赖经济援助并遭受饥饿与死亡。

欧文•帕特森公开抨击他称之为“绿色魔斑”的政府职员以及轻信谣言的媒体,认为他们歪曲了真正的科学。欧文还将绿色和平组织比作十九世纪捣毁纺织机器的卢德派(译者注:卢德派是十九世纪在英国的一群技术熟练的纺织工人,他们捣毁机器抗议工业革命带来的机械化使他们失业。后来泛指那些反对技术进步和产业调整的人)。他还指控欧盟在其疆域内限制食品生产的做法是糟糕的新殖民主义。

上世纪的绿色革命养活了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暴增的数十亿人口,但是欧文•帕特森认为世界已经走到了这一绿色革命的尽头,同时新的绿色革命却遭到了那些将食品生产强加于发展中国家的西方好心人士的威胁。

以下是帕特森在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ISAAA)的演讲全文:

非常感谢大家:

谢谢Obokoh博士的介绍。非常高兴能在南非农业生物技术产业/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年度会议上发言。你们一直在做非常重要的工作——毫不夸张地说是拯救生命的工作,这些工作可以使得这个大陆上的人们享受到现代农业生物技术的好处。

这一时期对非洲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时机。植物科学领域的进展已经打开了第二次绿色革命的大门,这一次革命不仅可以养活在2050年时生活在地球上约90亿到100亿的人口,并且可以保证让他们吃得很好;这一次革命同时也将终结现在所面临的、仍然有约10亿人口每天饱受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折磨而艰难入睡的现状。

这一由前沿科学所驱动的革命将促进天翻地覆的经济发展。我所谈到的是实实在在的、各国本土的增长;是可以扎根于此、让每个人都安居乐业的增长;是可以打破援助和依赖并且让这个地球上每个国家都可以在国际经济增长中成为具有很强竞争力参与者的增长。

地球上没有其他国家在这一愿景上比非洲更有希望。非洲有大量未经使用的土地资源、水资源和太阳能资源。巴西的农业发展帮助巴西一跃成为世界贸易的领头羊,但是非洲的农业发展极有可能与巴西媲美甚至超过巴西,而这也只有在非洲国家采用基于现代农业技术的耕种系统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实现。

“绿色魔斑”

同时,这也是一个艰难的时期。许多个人甚至政府机构都将这些现代农业技术拒之于门外;这也是一个奇怪的时期,许多有特权的阶层疯狂迷恋自己对食品的选择并且期望将他们个人的偏好带到政策中去,这无疑侵犯了其他人的选择权利。

自从19世纪英格兰的卢德派捣毁纺织机器后,这是我再次见到这样有组织地、狂热地对抗科学进步。这些绿色革命的挡路者自称他们是进步者,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却是保守的、退步的。

他们自称是人道主义者和环保主义者,但是其政策却导致数十亿人忍饥挨饿、遭受贫穷。他们坚持要求原始的、低效率的农业生产技术,这只会导致地球上剩余的自然生态遭受破坏、物种灭绝和生物多样性的减少,最终导致自然生态的贫瘠。

我称他们为“绿色魔斑”——这一称号参考了20世纪50年代由史蒂夫•麦奎因主演的科幻电影,在这一电影中,有一个斑点似的外星人袭击了地球并且吞噬它所碰到的一切东西。环保压力团体(译者注:压力团体是一个政治学的专用名词,类似于“利益团体”,指向社会或政府提出诉求,以争取团体及其成员利益、影响公共政策的一群人)、可再生能源公司以及一些公职官员,他们有充足的经费、传递着耸人听闻的谣言、紧盯着环保类的条条框框。他们这一紧密联系的未经选举的好事者声称他们将这个星球和生存其中的人民放在心中,但是越来越清晰的是,他们在获利丰厚的同时聚焦于错误的事情并且造成了实实在在的伤害。

“绿色魔斑”在两个层面上运作。首先,他们恶意削减数百支持转基因研究的经费支持;其次他们积极贯彻欧洲应该放弃养活自己地区人口的责任这一意识形态。

新殖民主义最糟糕!欧洲坐拥这个星球最肥沃的土地,但是却从世界其他国家进口粮食,欧洲的粮食需求量相当于3500万公顷的土地所生产的粮食。

虽然非洲地区农业进步的愿景面临许多障碍,但是“绿色魔斑”却是为害最深的。欧盟自己以及其他许多教会和人道组织、欧洲或其他地区的好心但是却受到蛊惑的特权阶层都积极支持这些“绿色魔斑”。他们在媒体、政府以及国际组织中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不幸的是,很少有人质疑他们的信用以及动机。

我将会更多地介绍“绿色魔斑”以及我们如何回归到将科学作为首要基础。但是,首先我想谈谈一些好的消息,事实上,是很多好的消息。

关于生物技术的好消息

众所周知,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ISAAA)刚刚公布了最新的关于世界范围内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报告。像以前一样,这一报告记录下了令人兴奋的成功故事。

2014年是生物技术作物成功商品化以来的第19年。目前已有1800万农民在28个国家种植了1.81亿公顷的生物技术作物,这些农民中有90%是资源贫乏的小农户。

一些主粮的转基因作物,如美国的土豆以及孟加拉国的茄子,已经获得种植许可。

美国继续领跑转基因作物的种植,抗旱玉米的种植面积在美国增长了5.5倍。

生物技术继续成为史上最快速地被采用的农业技术。在19年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历程中,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已经增加了100倍。

这一报告揭示的真相反驳了转基因作物仅在发达国家种植的虚假宣传。事实上,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民中超过90%的是发展中国家的小农户,欠发达国家连续三年种植面积超过发达国家。

农民是非常典型的风险规避型,他们知道资源的配置会决定是丰收还是欠收。这也是为什么那些种植过转基因作物的农民几乎100%的都不会返回到以前那种旧式耕作方式,他们会继续选择年复一年地种植转基因作物,因为那确实会使他们增收。事实就是这样简单!

ISAAA报告了许多振奋人心的突破。

孟山都捐赠给非洲的抗旱玉米技术有望于2017年开始商业化种植。

喀麦隆、埃及、加纳、肯尼亚、马拉维、尼日利亚和乌干达已经允许转基因作物的田间试验,同时从生物技术香蕉到玉米到棉花和豇豆等等一系列的新作物试验正在进行中。人们有理由相信这些试验所揭示的转基因作物的巨大益处会使得这些国家很乐意让农民种上这些作物。

他们可以看看南非的成功先例,南非目前种植有270万公顷的转基因作物,仍然是这个大陆的领跑者;同时,也可以看看布基纳法索种植抗虫Bt棉花的成功例子,在布基纳法索,农民快速地并且是压倒性地种植了转基因品种,拥护其带来的高效和高产。

事实上,截止2013年,在布基纳法索种植的棉花有将近70%是Bt棉花,相比于非转基因棉花,其可以帮助农民增产20%。Bt棉花还可以显著减少杀虫剂的使用,在非洲经常是用一个40到80磅重的容器加满老式杀虫剂人工背着喷洒。Bt棉花的使用减少了2/3甚至更多的此类情况,为农民们提供了一个更有效的杀虫方式。

Bt棉花可以在一个季节之内就改变小农户的生活状况,让他们赚到钱,这样他们就可以送他们的孩子去学校读书而不是去田间劳作;他们还可以为家庭买足够多的食物,当然也比以前更有营养,这样他们的孩子也会更加健康。

即便在农民以压倒性优势选择种植转基因作物并且其益处在许多研究中已得到测试并证实,“绿色魔斑”依然不知疲倦地歪曲事实、传播误导信息。以印度农民自杀的流言为例,反对转基因的绿色组织声称转基因作物的使用带来了印度农民自杀增加的严重后果。

来自曼彻斯特大学的Ian Plewis教授澄清说印度农民的自杀率与苏格兰和法国的自杀率估计非常相似:大约每十万个农民中有三十人。尽管这一比例仍然让人心痛,但是其与印度种植转基因棉花之前的自杀率是处于相同水平的。他说到:“实际上,现有的数据并不支持农民自杀率在Bt棉花种植之后有所升高这一观点。考虑到所有这些结果,有充足证据表明Bt棉花的种植不会影响自杀率这一结论才是正确的。”

在全球范围内,种植的棉花有超过80%在多年来都是转基因的。抗虫的转基因棉花在布基纳法索所取得的成功使得这个全世界最穷的国家有了一个提升其经济活力的工具:棉花种植。农民亲眼见证了在农药使用至少减少了66%的情况下,产量还提高了20%并且每公顷至少多增收了87美元。

“绿色魔斑”所散布的“转基因作物种植导致印度农民自杀率升高”此类的谣言阻碍了发展中国家采纳新科学技术的步伐,但是非洲正在以实际行动向欧洲展示其应用前景。

欧盟的28个成员国在2014年仅批准了12项转基因作物田间试验,而乌干达、肯尼亚和尼日利亚就批准了13项此类项目,这三个国家所进行的生物技术田间研究已经超过了整个欧洲大陆的所有国家。

四个反对转基因的歪曲事实以及真相

事实上,全球范围内广泛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正在戳破被反对转基因的活动人士所歪曲的事实。逐一审视这些被歪曲的事实中有代表性的四个是非常有意义的,现在我们来一个一个地戳破:

第一个歪曲事实的说法是他们不断暗示我们农民是愚蠢的,以至于被生物技术公司愚弄去付更多的钱买转基因作物的种子。但是,我倾向于认为农民对他们的底线非常清楚,并且我很难想象在我的国家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农民会多花一美元、欧元、英镑或者兰特到他绝对不必要花费的地方(译者注:兰特是南非的货币单位)。

巧合的是,关于这一问题当前的和广泛的研究证实了我所说的。最近由德国哥廷根大学对之前的许多研究进行分析后发现,自从转基因作物于大约20年前种植开始,整体上其帮助农作物增产了22%、农民收入增加了68%,并且使得化学杀虫剂的使用减少了37%。他们同时还发现这些增产和增收在欠发达国家是最高的,而不是那些工业化国家。

换句话说,那些“绿色魔斑”所认为的傻瓜农民实际上比“绿色魔斑”更加聪明。

第二个歪曲事实的说法是放弃现代农业技术转而支持有机食品会使政府受益。但是事实却正好相反。

几年前,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团队发现:如果没有自1960年以来农业技术的发展,我们需要多于现今两倍的土地来生产与现今相同多的粮食,这差不多相当于需要20亿公顷的额外耕地,比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国家、跨越了九个时区的俄罗斯的国土面积还多。20亿公顷比美国国土面积的两倍还多,相当于三个亚马逊热带雨林大小。

我到现在仍然记得小时候在新闻快报上所看到的印度次大陆人们忍饥挨饿的照片。绿色革命之父——诺曼·布劳格改变了这一状况。他被称为“养活了世界的人”并且获得了197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在20世纪60年代,他将美国小麦的遗传变异导入到印度次大陆的小麦中,解决了那里人们的饥饿问题。印度现在是一个粮食净出口国。

布劳格以及其他科学家通过创新完全改变了我们耕作的方式。例如,据估计,生产相同产量的作物,现在需要的土地比1961年减少了65%;从1967年到2007年,世界粮食产量提高了115%但是土地使用却仅增加了8%。伊多尔•高克兰尼经过计算后发现如果我们利用20世纪50年代的方法来生产粮食养活今天的世界人口,那么我们得使用82%的土地,而不是现在的38%。

如布劳格所说:“目前世界人口已达到66亿,使用有机耕作的方法,我们仅仅只能养活其中的40亿人口,那么剩下的20亿人口谁自愿去饿死呢?”

农业一直都是需要在我们对粮食的需求和提高环境及生物多样性之间寻找平衡点,越来越明了的是可持续的农业生产可以在使用更少土地的基础上生产更多的粮食,因此其可以保护土地用于野生动植物的生存、生态系统的休养生息以及城市的发展。

目前用于野生动植物生存以及生态系统休养生息的土地面临遭受破坏的压力小了很多,大片地区已用于旅游创收并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换句话说,以转基因作物、氮肥和新型杀虫剂为代表的现代农业比环保组织、各种非政府组织和欧盟对保护自然生态环境、保持生物多样性以及拯救濒危物种所做的贡献加起来还多。

一个致力于工业化及环境保护的美国组织——Keystone Alliance——也证明了现代农业在微观层面对环境的益处。在每一个研究过的主要作物中,水、肥料和能源的投入已减少了很多并且对环境的不利影响在伴随着产量增长的同时却在不断减小。

例如,玉米的产量在1980年到2011年这三十年间增加了64%,但是土地的使用却减少了30%;水土流失减少了67%;灌溉用水减少了53%;能源使用减少了44%。

革命性的免耕法在20世纪60年代末期就被发明出来了。而有了转基因技术以后,由于现代除草剂以及转基因作物使得许多地区的农民不再需要通过犁田来管理杂草,因此免耕法得以推广到更多区域。利用这一方法可以节省下拖拉机犁田使用的燃料,表层土壤的结构也不会破坏掉,有益微生物菌群也得以保留下来。在美国,由于免耕法的使用,小河和溪流也免受土壤流失的影响,这就避免了美国环保署所定义的在美国最严重的环境问题。

免耕法中使用最为广泛的除草剂——草甘膦,是那些非政府组织最喜欢批评的东西。相比以前使用的化学除草剂,草甘膦对环境及生活其中的人类和动物更加健康。尽管草甘膦对杂草是有害的,但是它对动物的毒性却比醋还低。下次当你为你做的沙拉添加沙拉酱的时候,你可以想想其毒性是何其低!

这就带来了第三个歪曲事实的说法:反对转基因的活动人士坚持认为生物技术作物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能安全食用的,他们在数百项证明了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科学研究面前依然顽固不化。这些研究大多数都是政府资助的并且与产业完全独立的。

他们所坚持的这一说法完全与主流科学研究机构(包括欧盟的)的观点相悖,主流的科学观点认为转基因作物与其他传统作物一样安全,并且15年来美国人民的日常饮食中均可见转基因作物的影子,但是却无一例对健康不利的报道,远远不及胃痛或者感冒的报道。即便是在欧洲,绝大多数动物制品——肉类、牛奶、奶酪、蛋类——都是来源于用进口转基因玉米和豆渣饲养的动物。大部分欧洲农民在过去的20年间并没有被批准种植这些作物,仅有一个玉米品种例外。欧洲的牲畜养殖户每年进口数百万吨转基因作物,没有这些进口,欧洲的家畜市场将会消失。

在一个理性的世界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其是美国顶尖的农业大学之一)最近的一个研究结果应该可以彻底终结关于转基因饲喂动物的实验需求。这一研究比较了1996年引入转基因作物之前和之后超过1000亿奶牛和其他牲畜的健康结果,在1996年之后转基因作物快速地占领了动物饲料市场将近90%的份额。实际上,美国牲畜产量相当于目前所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动物饲喂研究。

那么,研究者有没有发现任何健康上的差异呢?没有!一个案例都没有!引入转基因作物饲料之前和之后的动物一样健康。

结果,与其他被扭曲的事实一样,说转基因作物有负面健康影响不仅仅是错误的,完全是事实的对立面。

例如,人们往往容易忽略霉菌毒素的污染。害虫侵食并且侵入正在生长的作物体内后留下的伤口极易遭受病原真菌的感染,从而产生霉菌毒素。这一问题发生在许多食品和作物上,比如玉米、高粱和花生。毫无疑问,许多种类的霉菌毒素在种植转入了抗虫的Bt转基因作物之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据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AO)估计,有些粮食作物受到影响的比例高达一半。全球范围来看,据估计,约有50亿在发展中国家生活的人们受到这些自然产生的毒素影响,这些毒素会抑制人或动物的免疫系统、导致生长迟滞以及引起癌症和肝病等。在非洲,农村地区的贫困农民长期暴露在这些毒素的不安全水平之下。在2003年,肯尼亚有120人死于吃了含过高浓度黄曲霉素的玉米。

在工业化国家,有机食品种植者长期喷洒含Bt孢子的喷雾来控制这些害虫。Bt细菌在自然界土壤中就天然存在并且已经证明对人和哺乳动物是安全的。但是,当科学家让植物产生一种在Bt细胞中才有的蛋白来抵抗害虫的侵食时,“绿色魔斑”却拼命抵制,以至于这些发达国家无法获得技术进步带来的好处。

由米兰大学进行的一项国家资助的试验中,有两个玉米品种得到试验。与传统玉米品种相比,Bt玉米逼近增产了28%~34%,而且还显著减少了伏马毒素,使得其含量从非转基因玉米中的10亿分之6000减少到了Bt玉米中的10亿分之60或更少。根据意大利的法律和欧洲法,伏马毒素含量超过10亿分之6000的传统玉米是不适合于人类食用的。尽管有这些安全隐忧,但是这些研究结果被一些可以影响到意大利政府的活动家所蓄意掩盖。

事实真相再一次地表明:不是转基因作物,而是反对转基因作物的“绿色魔斑”才对人类健康有真正的威胁。

第四个歪曲事实的说法是生物技术仅仅对农民有利,对消费者毫无益处。这一说法再次与事实相悖。我将对野外土地的保护看做是根本性的消费者的益处,

生物技术为我们带来了油酸含量更高的大豆;目前,一个可产生类似胆固醇的新品种番茄正在试验中,番茄中与抗癌有关的物质——花青素——的含量很高;不会褐变的苹果已通过美国监管者的审批,这会极大减少由于酸败带来的浪费;更健康的转基因土豆也已获得审批通过;可以避免对许多小孩来说都很危险的两种过敏原的花生正在研发之中。

就在10天前,我在堪培拉看到了可以提供可持续长链ω- 3脂肪酸来源的油菜作物,这将会给人类和养殖鱼类提供更好的营养,并且这将终结使用野生鱼来大规模饲养鱼类的历史。

另外,在将来,非常有可能产生叶片和树干都包含油份的转基因作物,这些作物的广泛种植甚至可以使得油份的产量超过油棕榈树,因此油料作物的转基因发展可以挽救那些因种植棕榈树而不断被侵占的猩猩的家园。

很少有人知道第一个被批准的用于食品的生物技术产品是胰凝乳蛋白酶,这是奶酪制作过程中所广泛使用的酶。由于这种酶更安全、更高效,现在我们所食用的奶酪有90%是利用转基因技术获得的胰凝乳蛋白酶所生产的。转基因技术生产的酶现在已被广泛使用于面包、白酒和啤酒的生产过程中。

所有用来控制糖尿病患者血糖浓度的胰岛素制剂现在都是利用转基因细菌生产的。以前胰岛素的生产是利用牛或猪的胰腺提取,一个糖尿病患者一年所需要的胰岛素制剂需要消耗50头猪的胰腺。在转基因细菌用于生产胰岛素之前,一个大型工业化胰岛素生产企业每天需要消耗11吨猪的胰腺,这相当于每天屠宰了10万头猪。不幸的是,许多有望可以防止酸奶生产过程中杂菌侵染的转基因技术由于担心消费者的冲击而不得用于生产实践过程中。

也许最有前景的进展是生物强化,尤其是在许多人都缺乏保证健康和正常生长所需的营养的发展中国家。

黄金大米,绿色和平组织以及反人道主义

生物强化的标杆性成就是15年前两个德国教授——印戈•珀特里库斯(Ingo Potrykus)和彼得•拜尔(Peter Beyer)——所发明的黄金大米,它是一种富含β胡萝卜素,并可生成维生素A的神奇大米。在2011年,其发明者将这一技术贡献出来用于维生素A缺乏症的治疗,这一技术被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公共部门继续改进并使用,可有效地缓解许多贫穷地区的维生素A缺乏症。

饮食中维生素A来源的缺乏会导致维生素A缺乏症,这是全球许多在儿童时期致盲的主要原因,影响了全球约五十万儿童,其中有一半的儿童在一到两年内死亡。维生素A缺乏症同时也是一种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许多可以治愈的疾病对他们来说却是致命的,结果导致了每年约200万幼儿的死亡。

因此,我们需要明确这一点:尽管这些死亡是可以避免的,但是约有6000个活蹦乱跳的儿童有可能明天就会死亡(作为对比,埃博拉病毒在去年无情地杀死了9000人,大约每天25个)。

如果数百万缺乏维生素A的人可以吃到黄金大米,那么他们就会免于灾难,本来这一情景数年前就可实现,但是由于那些得到充足资助的反对转基因的活动团体不停地宣传来恐吓人们以及对政府不断施加压力,使得这些黄金大米仍然不能在市场上推广。

反对黄金大米最积极的就是有超过5亿美金经费的绿色和平组织,他们利用强大的公关来不断散布关于黄金大米的谣言。

绿色和平组织最开始声称黄金大米没有效果。当黄金大米的效果被证实毫无疑虑之后,他们转而传播说穷人应该买维生素补充片并且多吃水果,但是一个每天生活费用仅2美元的家庭哪有可能负担得起这些对他们来说非常奢侈的东西!

绿色和平组织不仅仅停留在散布谣言上。

在2013年,菲律宾的一个组织将绿色和平组织作为他们的合作伙伴,这一组织也采用了绿色和平组织在全球广泛使用的策略——暴力攻击并且毁坏那些他们反对的农业研究。这一声称以农民为主导的组织名为MASIPAG,他们毁坏了一项有关黄金大米的田间试验,但是当地官员报告说参与这一攻击的暴徒是从城市坐公交车去的,根本不是农民。

令人可耻的是,并不仅仅只有绿色和平组织支持MASIPAG的反对转基因的环保恐怖主义。MASIPAG的支持者名单就像是一个欧洲教会及政府赞助的社会正义与发展组织的目录,或许我们应该在社会正义前面加上“所谓的”字样。MASIPAG的资金来源简短列表包括以下几个组织:
瑞士天主教牧师发展团体;
米索尔——德国天主教主教发展合作组织,其从德国政府获得经济支持;
瑞典自然保护协会,其是由瑞典外交部资助成立的;
托泰尔——爱尔兰天主教会官方发展机构,其从爱尔兰、英国和欧盟获得经济支持;需要指出的是MASIPAG仅仅是不断增多的反对转基因的团体中的一个。

绿色和平组织在2011年于澳大利亚冲击了转基因小麦,而这种小麦是这一主要粮食作物中可以显著改善人们的健康的研究中非常令人振奋的研究。但是看到澳大利亚团体广泛地抵制并且谴责这一蓄意破坏科学研究的行为,我觉得非常欣慰。2011年7月14日,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在堪培拉以北的芝连达拉的试验站被人闯入,其中的研究植物均被砍倒,一些转基因实验点遭到破坏。绿色和平组织声称对此负责。澳大利亚联邦警察调查了这起案件并逮捕了与此事件相关的两名悉尼女性,这两名女性均以毁坏联邦财产的罪名被判有罪。在2012年8月1日,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收到了282560美元的赔款用于修复试验站。同年十二月,这两名女性被判九个月监禁,每人交1000美元保证金并保证12个月内会行为良好。

我们不禁要问,何时开始这些宣称“人道主义”的组织对那些他们本来想帮助的贫穷人们的生命如此轻视?他们将意识形态凌驾于人道主义有多久了?那些绿色和平组织的支持者们是否明白他们所支持的组织已经变得邪恶不堪?

帕特里克•穆尔是20世纪70年代绿色和平组织的早期领导者。在那时,这一组织会尊重科学、敬畏生命;而现在,他也是由于以上原因与这一组织决裂。他现在致力于在发展中国家揭发绿色和平组织的所作所为,并且与黄金大米的发明者印戈•珀特里库斯一道呼吁对绿色和平组织违反人道主义的罪行进行审讯。

我经常对我美国和欧洲的朋友说:下次如果你看到一些年轻的志愿者在街道上拦下你并向你索要经费支持绿色和平组织,那么你可以问问他们有关黄金大米的事情;他们会乐意跟你大谈特谈他们所拯救的北极熊和鲸鱼,但是请问问他们是否对他们组织的所作所为而导致的数百万儿童失明以及过早死亡感到愧疚。

但是,我们还必须认识到,有些人道主义和环保组织正慢慢意识到生物技术在减轻人类痛苦和促进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我想起了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Oxfam)和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Nature Conservancy),他们开始也是积极反对转基因的,但是在看到关于转基因技术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无可辩驳的科学证据之后,他们的态度开始软化。现在正是迫切需要这类组织行动起来并且在这一紧迫的人道主义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的时刻!

那些具有致力于改善贫穷地区营养不良的联合国组织,如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他们在哪呢?过去25年,他们一直都知道维生素A缺乏症是一个容易控制的但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毫无疑问的是,他们的努力确实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但是本可以阻止的维生素A缺乏症引起的死亡仍在继续。现在多亏了黄金大米,世界上一半以大米为主食的地区本可以免费获得营养改善,但是由于在反对者的抵抗面前退缩不前,这些大型机构并未选择相信科学。

我恳请这些组织:既然你们已经拒绝了那些活动者对科学事实的歪曲,那么你们应该利用你们的权威进一步地劝服其他非政府组织团体,说服他们做正确的事情,说服他们支持发展中国家采用转基因作物来养活他们不断增长并且通常会受营养不良影响的人口。

欧洲在科学上的倒退

目前来看,在这一问题上最强烈地反对者是欧盟,他们以一种扭曲的新型殖民主义强行将他们认为的有机种植与反科学政策强加给非洲。

生于肯尼亚、现为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国际发展教授的Calestous Juma是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前任秘书长。他曾多次抨击欧盟强势阻止非洲国家种植转基因作物并威胁若他们敢私自种植就将停止从这些国家进口粮食。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引以为傲,那就是在我担任环境大臣以及食品和农村事务部部长期间,我劝服欧洲部长理事会改变了欧洲的政策,使得每个成员国可以自主决定是否种植转基因作物。这是一个巨大的进展!我希望将来我们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时,我们会认为这是一个里程碑的时刻,因为自此以后一个接一个的欧洲国家可以抓住这一令人振奋人心的技术所带来的机遇。

但是我们不能自欺欺人地认为一次改革就可以解决这个重大问题。欧洲在科学上的退步就像是打仗时被击溃了一样。就在去年的十二月,新任欧盟主席让•克洛德•容克拒绝继续让安妮•格洛弗担任欧盟首席科学家顾问,安妮•格洛弗是一个细胞生物学家教授,她在此前担任欧盟首席科学家顾问期间兢兢业业、表现出色。

由于格洛弗教授在基于科学而支持转基因作物方面直言不讳,因此最近几个月以来,绿色和平组织和其他的非政府组织一直在进行反对格洛弗的宣传。作为回应,有四十多个科学组织以及超过770个科学家个体联名上书支持格洛弗教授继续担任欧盟首席科学家顾问一职。

欧洲是现代科学的诞生地,在这里诞生了许多伟大成就;但是现在却是反对科学的、无知的人赢得了胜利,这将是一个标志性的时期。想想《里斯本条约》所确立的以科学技术促进经济发展的原则,真是一个巨大的嘲讽!科学事实不应与民意具有相同的影响力,毕竟我们已见过太多政治活动家左右民意的先例。

欧洲在科学上的倒退往往假借预防原则为外衣,这听起来是符合科学,但是实际上既不科学也无法理依据。我们经常听到监管者的陈词滥调:“以防万一总是对的”,但是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如果发现某事情可以造成伤害,那么就禁止。

绿色和平组织英国区前任负责人Stephen Tindale现在正在敦促欧洲就转基因作物的问题从意识形态的争论上往前再进一步。

那些活动家每天都在警告我们转基因作物的潜在风险,但是任何事情、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会造成伤害。你甚至有可能在一英寸的水里淹死!足够量的咖啡也会导致癌症;使用手机也会有一些风险。

按照他们对杀虫剂的监管政策,欧盟自身就处在一个非常荒谬的处境:他们不得不禁止咖啡、啤酒和其他一百多种消费品——如果这些消费品是喷洒在地里而不是放在百货超市销售的话。

监管者们借着预防原则的外衣可以禁止或者限制任何他们不想见到的东西或者其他施压者不想见到的东西。换句话说,在监管层面,政治替代了科学。这就导致了自来水中杀虫剂的严格管控,其被限定在10亿分之0.1——相当于奥林匹克规模大小的游泳池中的一片扑热息痛片。

我们在新烟碱类杀虫剂的监管中也看到此类预防原则。新烟碱类杀虫剂被许多活动家称之为“蜜蜂启示录”,他们认为由于此类杀虫剂的使用,蜜蜂的灭绝迫在眉睫。但是欧盟自己的大规模的田间研究以及大量的真实科学数据却不支持这一说法。即便在最基础的层面,这一说法也是错误的:蜜蜂群体并没有快速减小,实际上根本没有减少。在过去20年间,尽管新烟碱类杀虫剂一直在市场流通使用,但是蜜蜂群体数目不论是在欧洲还是世界其他地方却是在增加的。

但是“绿色魔斑”却坚持他们的错误观点。我个人大概收到85000封邮件,但是很少是称赞我的。由于我在任职环境和食品与农业部期间坚持基于科学的政策,我并未颁布禁令。这一职位并不是受欢迎的职位,同时也不是一个容易获得成功的职位。欧洲委员会像它一贯地传统那样还是屈服于活动家的压力。通过与盟友的合作,我确保了他们不能召集大多数议员通过禁令。但是也仅仅在布鲁塞尔取得了这些小小胜利,因此欧盟决定让各成员国自己做决定。结果他们均践踏了自己国家的科学家的科研成果,颁布了于2013年底开始施行的类烟碱杀虫剂的禁令。

这一禁令所导致的后果是可以预期得到的。我这么说是因为农民早就预料到了后果,并且许多人认为禁令会导致他们放弃最好用的杀虫剂转而去用那些老式的、效率低下的杀虫剂,而那些杀虫剂对蜜蜂更加有害。而结果也正如他们所料:尽管使用了大量的拟除虫菊酯喷洒,但是英格兰的油菜作物还是被害虫侵食很多,有些国家的产量损失达到了40%。由于这个禁令,欧洲当年油菜籽产量整体上减少了15%。这是由于预防原则所引起的真正风险的又一个例子。

就在最近,这一丑闻又有新的进展,一些人称之为“蜜蜂门”事件。在布鲁塞尔一个名为David Zaruck的博主揭露了一份备忘录的内容,这份备忘录被一个积极推进禁令的科学家阴差阳错地放到了网络上。在这份关于2010年召开的会议的备忘录中详细记录了这个科学家与许多其他顶级科学家密谋策划捏造一个研究来支持禁令的通过。也许,他们的科学家称谓在此处应该加上引号。在科学实验还未进行之前就已决定其结果,真正的科学研究绝不是这样做的。欧洲现在进入了一个倒退的时期了!

令人吃惊的是,夸口说拥有非常肥沃的土地和极度适合农业的气候的技术先进的欧洲不但不能养活自己土地上的人口,而且还成为粮食净进口国。

这意味着我们向其他地方出口环境足迹;它还意味着欧洲不仅没有贡献自己的力量,反而还在拖累21世纪人道主义最重要的、紧急的问题——为养活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而生存足够的粮食并且保证他们有足够营养。

目前约有8.05亿人口没有足够的口粮,相当于全球每十人中就有一人在忍饥挨饿。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儿童,由于饥饿导致他们生长发育不良且容易遭受疾病,他们很难拥有像其他人一样幸福生活的机会。

许多发展中国家现今仍有三分之一的儿童忍饥挨饿;有6600万儿童每天都是忍受着饥饿去上学;不到五岁的死亡儿童中,约有一半是由营养不良导致的,相当于每年有超过300万儿童死于营养不良。

这些就是欧盟的预防原则所保护的现状!

目前世界人口是70亿,但是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突破100亿。不久之前,有一个非常出名的英国知名人士向首相递交请愿书要求抵制转基因食品。作为一个出名的、富有的时尚设计师,他对这件事情肯定有独到的视角。当BBC的记者问她如何回应那些负担不起她推荐的昂贵的有机食品的人时,她的回答很简单,她说:“那就让他们少吃点”。

我们许多同伴确确实实是在少吃点。我相信作为一个欧洲人,只有每一个欧洲人都可以吃到营养充足的食品时,只有每一个地球人都可以每天不用忍饥挨饿时,我们才可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人道社会、公正社会!

这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走回相信科学的正轨!我们需要将可以应对这一挑战的每一个可能的工具应用起来。我们不能容忍将这一拥有巨大前景的植物技术束之高阁同时让许多儿童继续忍饥挨饿!

许多个世纪以前,科学将欧洲大陆带出了黑暗的中世纪并且确立了一个全新的概念。

在我们这个时代,由诺曼·布劳格所推进的植物科学的进展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及时地拯救了数十亿人的生命,使他们免于被饥饿折磨致死——这就是被称之为“绿色革命”的伟大成就。我们目前正处于第二次绿色革命大幕开启的时刻。在这一关键时期,我们会有许多关键性的突破来解决粮食问题,但是前提是我们得接受新技术。

我们必须接受他们!尽管有许多反对的声音;尽管有许多流言蜚语;尽管我们会面临许多政治上的挫折,但是我们必须往前进!

谣言止于智者!“绿色魔斑”终将抵挡不住第二次绿色革命的浪潮!现今没有其他挑战比这个更加重要,我认为非洲国家会为欧洲带好头!


我坚信科学终将战胜盲目恐惧!

我确信如果我们团结起来,我们就会取得成功!


非常感谢你们的聆听!

翻译:基因农业网(刘杰),原文链接:http://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5/02/24/owen-paterson-anti-gmo-stance-of-green-blob-greenpeace-condemn-poor-to-starvation-death/

来源:GL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