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主粮化”浅见

2014-12-20 | 作者: 婴宁 | 标签: 转基因主粮

来源:新语丝 作者:婴宁 2010年3月22日

2009年,农业部依次批准了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表示将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一时间,关于“转基因主粮化”的论战再次掀起。

庆幸的是,中国抗议者的情绪不及当年美国英国的激烈,没有去毁坏试验田,没有在电视节目上咆哮,只是在网络上发出一片歇斯底里的绝望的呼吁。

对于转基因,我个人的看法是支持再加上支持,因为前景可观,谨慎进行是非常可行的。安全与否,只有转了才知道,盲目的反对显然是不理智的。

在众声澎湃中,更有人指责官方漠视人民对“转基因主粮化”的恐惧。窃以为漠视是必要的,SARS流行的时候,何时见过官方“漠视”呢?

无论是“爱国主义者”,“环保人士”,还是不明所以然,在一旁人云亦云的“闲人”,皆以“安全性”说事,何以不安全?或曰这是跨国公司的阴谋,危机国家利益,或曰将转基因主粮化,是不顾十三亿人民死活的做法,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例如,质疑Bt转基因水稻的说法是,植入外来基因使能产生Bt毒蛋白的水稻,虫子都不能吃,人能吃么?这样疑问的当然都是非专业人士,需知使用Bt转基因作物在抗虫方面运用的十分广泛,Bt毒蛋白本身也是一种久经考验的杀虫剂。原因在于Bt毒蛋白只是杀死害虫的一半,另一半在害虫身上,两相结合才能才生致命的效果,人体本身不含有,所以亦没有被毒害的危险。

转基因作物一般有几个特点,一是抗虫,这个好处不消说,保护环境,减少污染,许多杀虫剂都是有残留的,并且常常会富集在生物体内,举个例子,上世纪名噪一时的具有强脂溶性的杀虫剂DDT,禁用几十年后仍然能在南极企鹅体内提取到;二是高产或是获得某种更好的功能,开发土地并不是易事,能够在已有的土地上得到更高的产量更优的品质,在人口骤长的今天,特别是鉴于中国人口多土地少的基本国情,减少粮食进口量,自主研发转基因新品种作物,是大势所趋。好像看过一个自称是北京大学免疫学老师的博客,洋洋洒洒道出转基因致敏的危害。当然过敏可能会致死,美国曾经有过这样的先例,把巴西果一个基因引入大豆,本是想弥补大豆里甲硫氨酸的先天不足,使大豆成为一种更加健康的食品,但有很少一些人对巴西果过敏,于是这个公司放弃了这个计划,即使是死一两个人可以将千百万人从饥饿中解救出来,这件事被重新包装以后,并没有得到理解,而是变成了揭示转基因的危险性和商业集团不顾一切贪婪谋利的例子。过马路被车撞是有几率的事情,并不是每个人上街都会出现意外,不能因为过马路会有这样的危险大家都不出门了。转基因研发的谨慎,此处可见一斑。

自1983年开始研制推出第一批转基因烟草作物,后来各个国家相继进入研究和推行。目前,各国转基因农作物种植面积已占全球耕地面积的16%,全球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有25个,美国、阿根廷、巴西和中国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占全世界转基因作物的99%。

所以,不必担心,不必质疑,你已经吃了多年的转基因食物,绝对安全。而非转基因的食品,只是些价格高营养低的卖点。

如今,中国正在重演欧美国家十年前遭遇的一切,当年,欧洲生物安全委员会的一次公众调查结果显示,对于“是不是只有转基因产品中有基因”这个问题,45% 的受访者回答了“是”。可见,当务之急的事情,不是解释安全与否,而是全民普及必要的科普知识,在这用基因说话的新世纪里,任何盲目的抗议皆是无知。

最后,祝愿中国在科技研发的道路上,一路顺风。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