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政客的反科学言论

2015-09-16 | 作者: Collin Vierra | 标签: 反科学

我们每周都会听到一个暴漏右翼政客缺乏科学素养的新段子。最近,佛罗里达州环境保护部的员工在州长里克·斯科特的指示下,不在公务信函中使用 “气候变化”和 “全球变暖”等术语。参议员詹姆斯·英霍夫(俄克拉何马州选区)最近在参议院引发一场热议,他声称全球变暖是一个骗局。上个月州长斯科特·沃克(威斯康星州选区)拒绝表态他是否相信演化论。同时,谁又能忘记前众议员托德·阿金的(蒙大拿州选区)著名的关于“合法强奸”的奇葩言论?

这些政客已因之受到了舆论的广泛批评,然而很少有左翼政治人物犯这样的错误。作为民主党,我自己认为做到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要超越党派之争,一起关注如何来避免科学文盲。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政治左派一边频繁地攻讦右翼人士否定演化论的说辞,一边却倾向于反对转基因技术,一项由遗传学作为基础的最有前途的科学进展。在左翼政府当政的州(蓝州),提议强制标识转基因产品已经见怪不怪了,如佛蒙特州,俄勒冈州,缅因州,夏威夷和华盛顿。 假使通过转基因技术生产的食物与与传统育种方法生产食物在成分上不同,那么GMO标签可能是有意义的;但事实是,科学研究压倒性证明转基因产品对人体和生态环境都是安全的。事实上,那些关心环境的各方人士应该赞美转基因技术,这让人类在生产同样产量的粮食的同时,使用了更少的水和土地,排放了更少的二氧化碳,使用了更少的杀虫剂。

反对转基因技术的运动中,最恶劣的例子就是反对黄金水稻。这是一项1999年就成功开发的转基因品种,旨在帮助那些患维生素A缺乏症的人群。尽管金稻米安全可靠,但是激进团体绿色和平组织过火地支持了对黄金稻米试验田的破坏,这发生在多个发展中国家。维生素A缺乏症每年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如果没有这么普遍地、无知地对转基因技术的阻遏,其中许多死亡是可以避免的。

虽然政治左派可能会真正关心环境,缺乏科学素养仍然刺激着他们推动一些政策,实施效果与他们的目标适得其反。而且,由于政治势力往往彻底地否认环境问题的存在,因此左派的非科学政策常常是唯一能够得到讨论和实施的。

左派对核能的背离尤其如此。自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参议院民主党人举行了已经举行了10场核安全听证会。但是,讨论这场灾难,需要了解一些专业知识。福岛核电站建于地壳板块活动带上即“火环”上,一个里氏9.0级以上的地震引发海啸导致了它的崩溃。核电站建设时违反了无数的安全标准。尽管如此,核电站散发辐射的短期辐射没有杀死一人。发散LNT模型,以高估核辐射效应有名,预测受到长期辐射的130人会死亡。相比之下,引发核电站事故的海啸本身杀死了16000人。

利用高压将水、化学物质和沙打到地下以开采天然气的液压破碎法更加激怒左派。水力压裂并非无风险,但许多专家提出更好的法规,以确保水泥外壳更安全,例如。人们经常听到的声称,水力压裂法会导致危险的地震,毒药饮用水,并产生特殊的空气污染,却是误导性的。左派的一些关切是合理的,如安全处置废水。但其他指责如水力压裂法与地震的关系属于该开采方法之外的问题,因为其问题在传统水井,采矿和地热技术中均存在。

左翼政治家们普遍赞同对“绿色能源”的高额补贴,以应对全球变暖,但现实情况是,今天的绿色能源技术,还没有发展到可以维持西式的生活水准。长期看来,补贴太阳能和风能发电无助于减少长期碳排放,接受补贴的乙醇汽油和电动汽车却可能会增加碳排放。储存大量碳汇的森林和草原被成片地清除,以种植玉米用于乙醇生产,而电动车的电来自火电厂的煤。此外,每花费一块钱用于今天的非可持续性的可再生能源,那么用于绿色能源研发就少一美元。同时,左翼对核能和水力压裂的非理性恐惧,意味着我们不可能在短期内随着环保技术研发过渡到低碳能源,而是将继续高比例地依赖“脏”(带来污染)的石油和煤炭。

最后,左翼对于接种疫苗也是科盲。五个具有最高疫苗接种率豁免率中的四个都是蓝州 (民主党占多数席位)。我的家乡加利福尼亚总是有麻疹疫情爆发。同时,左翼评论家比尔·马赫定期策动的反疫苗言论总能获得鼓掌,却很少面对传讯,他用典型的阴谋论式的防御——“我只是在问问题”就化解了各种诘难。

政治左翼喜欢在讨论气候变化和演化论时,提出科学证据;但当涉及到转基因,核能和疫苗时,他们却否认科学共识的有效性。事实上微妙的是,不相信演化论有点愚不可及,但否认这些现代科技却几乎没有被指责的风险。

疫苗使人类消灭了脊髓灰质炎和天花。基因工程,连同其它技术,给人类提供了一个便宜的,稳定的,并且更环保的食物来源。化石燃料,撇开他们带来的问题,使人类物质生活极其富有,使我们有资本研发清洁环保的替代能源。不可想象的是,全世界近一半的人口做饭和家庭采暖依然靠焚烧木料,垃圾,和牛羊粪。室内空气污染每年造成大约430万人的过早死亡,超过室外空气污染造成的死亡人数,这里的污染来源多种多样,包括化石燃料。

政治权力的反科学言论均需适当的批评。当对那些缺乏科学基础的政策表示支持时,这些左派必须受到批评。不然,左翼和右翼均会损坏社会的整体利益。

编译:基因农业网(魏玉保),原文链接:http://tech.mit.edu/V135/N9/vierra.html

来源:tech.mit.edu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