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玄昌:转基因,我们该信谁?

2014-12-20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方玄昌

来源:《科学新闻》(2010年第5期社论)
作者:方玄昌

两会期间,有关转基因作物的争论到了白热化的地步。追根究底,这一轮讨论起因于此前的2009年11月27日,农业部下属的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颁发了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

与以往由绿色和平组织高举反对转基因的旗帜不同,这一次反对转基因一方有三个引人注目的阵地: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领袖群伦、网民以“乌有之乡”为依托、最后是由曹南燕、蒋劲松、江晓原、刘华杰、吴国盛等人发起的《关于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的呼吁书》。

这三个阵地的守卫者,没有一位是转基因技术方面的研究专家。

与此同时,主张推广转基因技术的一方做出了回应。杨晓光(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食品安全研究所研究员、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与黄昆仑(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教授、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联名发表文章《转基因抗虫水稻与非转基因水稻具有同样的食用安全性》。

尽管发表在前,但《转基因抗虫水稻与非转基因水稻具有同样的食用安全性》很有针对性地回答了稍后发出的《关于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的呼吁书》提到的公众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即转基因作物对人类健康是否存在潜在的风险?回答是:已有充分的证据证实,两种通过安全认证的转基因水稻,“与非转基因水稻同样安全”。这一结论与呼吁书中所陈述的是相反的。

出于对立场不同的怀疑,公众难以判断这两方观点孰是孰非。但认真研读“呼吁书”可以发现,这篇文章中存在一些明显违背事实的表述。比如,文章开头就下结论“这意味着中国将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进行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的国家”。而事实上,美国大规模种植转基因玉米已有14年的历史,美国80%以上的玉米是转基因产品;另外,美国目前已批准6个转基因水稻的种植。

另外,“呼吁书”的一些表述明显违背科学。比如“转基因不是杂交,自然界里从来不存在转基因生物,它是按照某些人的意志合成的人工生物”。事实上,转基因在本质上与杂交技术并无差别,只是前者对于目标基因具有更明确的选择性。

“呼吁书”还指出,“目前不正常的是,某些鼓吹转基因水稻的专家和部门选择性地利用各种数据向公众保证转基因水稻是安全的”,认为“当事者应该向公众澄清自己与该项目是否具有利益相关性”。然而,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欧盟委员会、美国科学院、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英国王家医学会在内的众多国外权威机构都指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风险并不比其他食品更高,反而可能更低。我们也很难想象美国这些研究机构会拿自己国家民众的生命和健康开玩笑。

长久以来,一方面是绿色和平组织的负面宣传,另一方面是科学家的正面推介,而媒体在此问题上也是众说纷纭,这导致中国乃至于世界上大多数公众,针对转基因问题都已经堕入云里雾里。但无论如何,转基因时代已经来临,公众已经到了自己做选择的时候。是相信科学家和权威研究机构,还是该相信公民质疑者和社会活动家?这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基本的逻辑选择题。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