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元|草甘膦的安全性(一)

2015-05-11 | 作者: 王大元 | 标签: 草甘膦

提要:我们把草甘膦留在美国大地上之后,带进了微不足道的进口大豆中的草甘膦残留,这简直就是对中国借草甘膦反转者的一个绝大讽刺。

关于除草剂草甘膦毒性与进口转基因大豆(去年进口7100万吨)挂钩,被各界反转人士批评为农业部勾结孟山都,利用进口转基因大豆,把“毒性极大”的草甘膦通过进口来毒害中国老百姓;2014年科技部下属的《科技文摘报》还刊登了军事科学院前副院长糜振玉中将的一篇文章, 把转基因大豆带入的“草甘膦毒药毒害中国人民解放军”大为宣传,被国外媒体引用。最近人民网陈莎莎的“草甘膦全球风波”报道被包括凤凰网在内的多家中文媒体篡改为标题“世界卫生组织称孟山都草甘膦可能致癌 欧盟8月出结果”,再度在中国掀起一股没有根据、张冠李戴的反转风波。

草甘膦毒性与耐草甘膦转基因无关

除草剂草甘膦属于一种农药。农药(Pestcide)的涵盖范围包括:除草剂、杀菌剂、杀虫剂;杀螨剂、杀线虫剂、杀软体动物剂、杀鼠药、驱虫剂;生长调节剂、生物农药。欧盟、联合国粮农组织、美国环保局都采用这个分类概念。

草甘膦毒性是指除草剂草甘膦本身的毒性;而含耐草甘膦基因的作物的安全性是指转基因作物本身是否安全的问题。目前的反转舆论把草甘膦毒性与耐除草甘膦转基因挂钩毫无科学根据。

全球80%的农田是非转基因作物,转基因作物栽种总面积只占作物总面积的12.5%,主要是大豆、玉米、棉花和油菜。剩余的87.5%耕地用来种植非转基因作物,例如水稻、小麦、燕麦、大麦、高粱、小米、各种蔬菜和水果、其它经济作物等。即使有一半的作物不使用草甘膦,剩下50%的农作物中,施用了草甘膦的非转基因作物的比例也要占到农作物的37.5%。这些非转基因作物的农田中施用的草甘膦面积应该比12.5%的转基因作物(并非都用草甘膦)农田至少多3倍。

根据有关资料揭示,全球使用草甘膦除草剂的作物有92种。所以草甘膦如果有毒性,也同样表现在大量非转基因作物的土地上,并非只跟转基因作物有关。

一个具体的事例,美国路易西安娜州的25种非转基因作物施用草甘膦。下面表格是从美国路易西安娜州2015年化学杂草管理指南(218页)中的资料,用Excel整理出来的。由下表可见,在美国路易西安娜州至少有25种非转基因作物施用草甘膦作为杂草管理的措施。


美国有十几个州有类似的杂草管理指南, 每个州都例举了大量草甘膦施用于非转基因作物的事例。

一句话小结: 就栽种面积来说,草甘膦大量使用的农作物是非转基因作物,草甘膦如果有毒性, 跟耐除草剂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风马牛不相干, 吹皱一池湖水, 与卿卿何干?

草甘膦的半衰期

半衰期,即一半草甘膦分解掉所需的时间。

草甘膦在土壤、在植物体内,以及在不同食品中的半衰期是不同的,取决于环境的理化微生物条件。 我这里给出一个大概的数据:
土壤中:2-130天
水中:3-90天
植物中: 8-10天。 草甘膦在土壤中被结合, 所以植物从土壤中吸收草甘膦的量很少。

依据上述草甘膦在土壤和植物体内的半衰期的显著差异,再结合美国草甘膦的最大残留量(MRL)的标准是40ppm(40毫克/每公斤大豆),可以得出结论:我们进口的美国转基因大豆,在美国收获装船后,运到中国口岸的时间如果为30天, 那么中国进口的大豆中草甘膦的残留量大约在5毫克/每公斤大豆左右。中国实测的结果是5毫克/公斤大豆(中国食品经济网2014-5-12 “进口转基因大豆制品中检测出农药残留物”的报道说在大豆中检测出的草甘膦和其衍生物氨甲基膦酸含量均在5毫克/公斤以下),符合联合国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共同组建的国际权威食品安全机构)的安全标准20毫克/每公斤大豆。

中国现在是世界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家

自从孟山都的草甘膦专利在10年前到期后,中国的草甘膦生产迅猛发展,现在中国草甘膦生产量占全世界的70%,其中80%出口,即全世界草甘膦超过一半由中国供应。下表是美国报道的中国草甘膦生产的主要厂家。

面临中国草甘膦大量销售到美国的压力,孟山都不得不采取对美国农民补贴的办法,告诉美国农民,不要买中国的草甘膦,只要买孟山都的草甘膦,每英亩可以拿到2.5美元的补贴。

有意思的是,中国的反转舆论要阻止进口转基因大豆,其理由就是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中含有有毒的草甘膦,毒害中国人民,甚至毒害中国人民解放军。

科技文摘报上述文章被海外反转网站引用,歪曲成中国军方反对转基因的谣言而广为流传。下面是海外歪曲报道科技文摘报的一个例子:

现在的事实是中国的草甘膦远销美国,美国在大豆田里使用后,把大量的中国草甘膦留在美国土壤上,由于草甘膦在土壤中的半衰期可以高达130天,所以可以肯定中国的草甘膦已经残留在美国和欧洲的土地和地表水中,“毒害”美国和欧洲的老百姓和美国大兵,前年欧盟调查18个国家的城市居民的尿液,竟然发现45%的欧洲城市居民的尿液中含有草甘膦的残留量,让欧洲人大吃一惊。现在不是我们要防止美国把含有微量草甘膦的转基因大豆输入我国,而是美国人怎样防止中国人把“毒害”他们老百姓的草甘膦输入美国了。

我们把草甘膦留在美国大地上之后,带进了微不足道的进口大豆中的草甘膦残留,这简直就是对中国借草甘膦反转者的一个绝大讽刺。

(本文根据王大元在5月5日“农业生物技术科普沙龙”上的报告整理;待续)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