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元|草甘膦的毒性和安全性(二)

2015-05-12 | 作者: 王大元 | 标签: 草甘膦

提要:农药残留量安全审核的三大组织EPA、EFSA和CODEX的大量实验数据表明草甘膦是现有除草剂中最安全低毒的

前文谈到草甘膦的“毒性”与耐草甘膦转基因作物无关,本文主要话题就是草甘膦的毒性问题。这个问题很复杂,可以查到持各种观点的文献资料超过10000页,涉及到官方的结论,以及非决策官方机构以及民间的舆论。

三个官方权威机构是目前给评审批准给草甘膦及所有农药安全证书的主要机构: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共同建立的世界食品法典委员会(CODEX);美国环保局(EPA)和食品药品局(FDA );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

其它国家的政府机构的标准: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的农药安全评估官方机构,基本上是参照上述三大机构的标准来制定各自国家的农药安全标准。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是因为包括草甘膦在内的800多种农药全是人家发明的,毒性试验(安全性实验)也全是人家做的,所以话语权在人家手里。

关于世界主要国家草甘膦毒性的法规文件,我这里给出几个例子:
联合国的:WHO environmental health criteria of glyphosate (1994)
欧盟的:EU policy on the approval of pesticides in Europe
美国和加拿大:EPA Reregistration Eligibility Decision
澳大利亚: Review of the National Registration Authority

我可以列举几十篇有关农药(包括草甘膦在内)毒性安全试验的法律文件,但这不是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所能看懂、需要看懂的,所以略而不谈。下面先就制定农药安全标准的三大机构如何审定一个农药是否安全给出一个简单介绍。

先给一个2000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对草甘膦安全性评估文件中的结论:FAO评估了多个权威实验机构用小鼠、大鼠、兔、 牛、狗,以及14种水生动物、蜜蜂 等实验动物,分别做急毒、短期毒性、长毒、 致癌性、致畸性、对生殖系统的影响的离体和活体的多种实验,得出的结论就是草甘膦毒性很低,可以作为低毒的除草剂使用,下面是FAO这篇评估报告的目录截图。


2004年CODEX(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对草甘膦的安全性做了一次全面的评审, 批准了草甘膦重新注册为低毒除草剂使用。详情我在后面有关段落另行介绍。

再给一个美国环保局对草甘膦评估后的毒性分类图:
美国环保局对草甘膦毒性的分类:低毒和极低

美国环保局根据一次性口服的急毒LD50 ;呼吸道进入的急毒LD50;皮肤接触急毒LD50;眼睛过敏;皮肤瘙痒刺激等指标,把农药毒性的强弱分类为4级,草甘膦被分类为低毒和极低毒档。

现在就一次性口服急毒>5000毫克/公斤体重(即没有做出LD50)做一说明。就急毒LD50来说,LD50 小于50毫克/公斤体重为高毒性,LD50 50-500毫克/公斤体重为中等毒性(2,4-D即属于此档),500-5000毫克/公斤体重为低毒,>5000毫克/公斤体重(即没有做出LD50),为极低毒。

上面表格指出,草甘膦口服的LD50 >5000mg/公斤 ,草甘膦在大豆的MRL(最大残留允许值)是20mg/公斤,也就是说一次吃25公斤转基因大豆,其中所含的草甘膦也不会有明确毒性。

欧盟和美国隔一段时间就要对市场上的各种食品中的农药残留量做一次全国性的普查,以保证老百姓的食品安全,下面分别就美国欧盟的普查结果做一介绍:

2014年美国农业部公布了2013年全国普查食品残留量调查报告:

这个调查报告采样10104份,分析了513种农药残留量,食品与农药的组合达700000万个以上,得出的结果是只有0.23%的食品农药残留量超标,40%的食品没有检测出农药残留量,其余食品含有农药,但其农药残留量没有超标,所以美国农业部的结论是美国的食品是非常安全的。

从美国这个调查报告来看,我国在食品安全监管上与美国差距很大,我国没有一个农药监管机构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做这么大规模、大样本的食品安全普查,主要原因是国务院财政没有对此给出专项拨款,经费不够,只能零星抽查。

有意思的是前述美国2014年公布的残留量调查报告中虽然调查了食品中513种农药的残留量,但这513种农药中并不包括用量最大的草甘膦,这引发了公众责问。2015年一月份, 美国农业部对公众的责问回复说:“打了草甘膦的食品是安全的,无需监测,大家放心吃。”

但公众的质疑继续不断,所以在2015年4月份美国农业部再次回答这个质疑, 说下一次农药普查时会把草甘膦列入普查名单。

欧盟的情况:2012年欧盟对1614个食品做了农药残留量检测,其结果是:检测了3,657 种食品(果蔬、肉、奶、蛋、奶油及谷类食品等)样品,各种样品与各种农药的组合数共达 786,587个;63% 的样品不含农药残留;35% 样品的农药残留量在最大容许量(MRL )之下(没有超标);2% 被测样品农药残留量超标。

从调查的数据来看,讲究科学原则的美国,其食品安全程度高于讲究预防原则的欧盟。

时隔3年,今年(2015年)欧盟再次发布食品中的农药残留量的普查报告,令人吃惊的是本来不该含有农药残留量的“天然”“有机”食品,竟然有15.5%被检测出含有农药,而且有0.8%的有机食品农药残留量超过最大允许残留量。下面是欧盟2015年普查报告中对有机食品概括的原话:
Pesticide residues within the legal limits were detected in 15.5% of organic products (717 of the 4,620 samples analysed) whereas 0.8% of the samples exceeded permitted levels. In most cases the detected residues were related to pesticides that are permitted for organic farming, historic contamination by persistent environmental pollutants, or residues of substances that are not necessarily related to the use of pesticides but which may come from natural sources.

我个人的感觉是即使在欧盟这些对食品监管非常严格的国家,也还是有人把伪劣产品标注为有机食品上市销售的。同样情况在美国也有,不再赘言。

对草甘膦安全性质疑并引申到转基因的文章也很多,有代表性的是法国科学家塞拉利尼(Gilles-Eric Seralini)的草甘膦致癌论。由于塞拉利尼的论文出来后,被杂志撤稿,更没有被世界三大组织采信,已经属于垃圾论文,故不予置评。

法国国际癌症研究中心(IARC)对致癌物质的分类,把草甘膦分类为高致癌的2A级别,是当前的热点,尤其是2015年5月日人民网陈莎莎的“草甘膦全球风波”发表后在我国引起了一场各大媒体跟进的风波,所以有必要对此做一评述。
下面是陈莎莎发表文章的截图:

然后国内多数媒体把标题改为:世卫组织称孟山都草甘膦对人类可能致癌,下面是凤凰网跟波的文章标题:
结果是世界卫生组织下面的一个部门IARC(国际癌症研究中心)说的话,在中国媒体的修改下,变成了世界卫生组织说的话了,误导了媒体,误导了老百姓。我在科学网上写了一篇博文:草甘膦致癌与转基因无关 国际癌症研究所草甘膦致癌表明它比酒安全 :科学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2008-879180.html, 其中已经对IARC的说法做了批判性的评论。

下面再给大家看一些国内不太知道的重要的资料:

1,2004年FAO和WHO的结论是草甘膦安全:下面是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在2004年对经过10年田间使用后的草甘膦安全性做了一个新的评估。 这个报告有466页, 其中有关草甘膦的再评估有70页。

有关草甘膦的70页的评估报告的目录见下,评估单位是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

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BfR)是全球最具权威性的评估草甘膦的单位,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的草甘膦评估全是交由此研究所完成,欧盟食品安全管理局的草甘膦安全性评估主要也是由此研究所完成。除了美国的环保局外,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的结论是没有其他组织可以挑战的,前述的法国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没有对草甘膦安全性评估发证的官方资质。

在2004年CODEX对草甘膦评估发证之后,今年又值草甘膦10年重新评估的时间,而反对草甘膦的团体掀起舆论风波,其目标其实是针对转基因的。有趣的是2014年世卫组织和粮农组织再次委托BfR(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对2004以来的10年草甘膦田间使用的全面评估。BfR去年就把报告写出来了,分析结果仍然说草甘膦没问题,可以批准重新注册,再用10年。下面是BfR2014年1月份的报告中对草甘膦安全性的最后结论:

没有发现草甘膦有任何问题,建议重新批准使用,同时建议欧盟把每日摄入的草甘膦标准提高放宽(英文原文见下)
German regulatory authorities act as the registrar on glyphosate in the EU authorization process. They have found no problems with glyphosate and are recommending re-approval, along with a suggestion to the EU that the acceptable daily intake for glyphosate be raised.
本人看到了BfR 2014年呈报EFSA这个400多页报告的草稿(2013年12月份版)。这个新一轮的评审总共评审了300篇有关草甘膦毒性的研究论文和学术报告,其中有135篇新的毒性报告,其中关于对人和动物毒性的审评目录见下:

其中有关放松草甘膦每日摄入的标准,是把每日摄入量的限制从原来0.3mg/kg体重/日 放宽到 0.5mg/kg体重/日,就是说2015年以后的10年(到2025年),欧洲人比过去10年(2004-2014年)每日可以多吃0.2mg/kg体重的草甘膦。如果以平均体重60公斤计,欧洲食品安全局将允许欧洲人每日摄入30mg的草甘膦,或者说欧洲人每年可以吃进去10950毫克(接近11克)的草甘膦,保证平安无事。

现在就是在走程序的过程,不出意外的话,草甘膦将再次获得欧盟批准作为安全的除草剂,在欧洲继续使用10年,到2025年再评审。

草甘膦是否会被美国环保局重新批准再用10年,结果可能在今年7或8月揭晓。我个人的判断没有问题。而且即使不批准,对我国的影响也就是现有的10几家以出口为主的草甘膦生产厂家关门,我们“毒害”不到欧美老百姓了。

如果草甘膦不能被批准做除草剂会是什么结果?我们先看下面这张图:

啥意思?那就是要退回到1968年草甘膦没有面世时,世界各国主要使用的除草剂是2,4-D(橙剂)、阿特拉津,下面是草甘膦与这2种除草剂安全性的比较:

也就是说我们将使用毒性比草甘膦大12倍的2,4-D(橙剂),而阿特拉津由于其毒性过强,10年前已经被欧盟禁用了。

结论:农药残留量安全审核的三大组织EPA、EFSA和CODEX的大量实验数据表明草甘膦是现有除草剂中最安全低毒的;没有审定残留量权力的IARC和民间组织法国的Gilles-Eric Séralini则持怀疑和否定态度,但是他们的结论不被上述三大政府组织承认。其它说草甘膦不安全的所有资料,三大组织均视为垃圾,根本就不予审核。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