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转基因为什么这么难

2015-06-03 | 作者: 武杰 | 标签: 科普

“挺身维护科学奖”,这是林基兴在做讲演前对自己做的一个介绍。这个Nature(《自然》杂志)主办的奖,是林基兴2013年获得的。

林基兴是美国华盛顿大学工程博士、台湾《科学月刊》社理事长。用Nature傍身,林基兴说他只是为了说明,他“分享转基因的内容科学上是正确的”。

转基因技术,这项曾经在医疗、农业、环境保护方面有过贡献的科学技术却背上了“科学怪食”的名声,林基兴担忧,原本可以助益人类的转基因技术,因人们误解其科学内涵而导致恐慌、抵制。近期,林基兴带着新书《一本书看懂转基因》到北京、上海两地举办读书沙龙活动,并接受了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他希望能够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让人们了解“转基因”三个字背后的纷纷扰扰。

不使用转基因行吗

法治周末:你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打算要做转基因科普的?

林基兴:身为科普教育工作者,我们比较能够着力的就是针对重大科学议题来谈。关于转基因,科学家们会在专业期刊上发表文章,但是像这种专业的东西一般的人很少接触,毕竟太专业的内容有一点不容易理解。

现在在英文的世界里,关于转基因的科普书是不少的,但是大多数是反对者写的,所以大概有至少六成以上是错误的。在中文世界,正确的也有,但是错误的更多一点。

为什么这么多年一些人对转基因激烈反对?他们是不是有正确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把转基因这个话题写出来,非常有必要。

法治周末:近些年,转基因成为热门词语,那么转基因到底是什么?

林基兴:什么叫做基因?什么叫做转基因?为什么我们需要知道这个,因为它们对今天社会的影响会越来越大。

1953年科学家发现DNA(脱氧核糖核酸)结构后,就认识到,他们可以将承载特定信息的DNA片段,也就是基因,转移到其他生物上,于是发展出“DNA重组”技术(或称基因工程)。

转基因植物一般是利用其他物种的基因,比如抗虫、耐杀草剂等基因,来改变植物的特性,也有利用同种植物本身的机遇来改变特性的。

转基因最有意义的就是解决了当前的需求,包括农业与医疗、环境污染问题等。农业上,因为大量使用农药,生态已经受到损害。农药毒性越来越强,而害虫的抗药性也随之加强。许多蚕食作物的虫类深藏作物当中,农药显得很无力。爱尔兰马铃薯遭受晚疫病攻击、意大利圣马力诺番茄被番茄嵌绞病毒摧残殆尽,还有大量的作物枯萎病疫情……太多这样的例子出现。这些因素会造成粮食出现短缺,带来饥荒。气候因素也在困扰着大家,比如,土质贫瘠枯竭、高温及沙漠化等。而在作物中植入抗虫害的基因片段,可以提高粮食产量,解决这一系列问题。

法治周末:这些年来,科学技术、生物技术其实有非常多的创新和研发,但为什么转基因会突然变成众矢之的?

林基兴:其实,这里面各方面是有一些角力的。

我知道有一些科学家也会有相反的声音、错误的言论,因为科学的分工越来越细,如果不是做这个领域的话可能会对转基因有误解。对于科学家,有错误的言论是很可惜的。

其次,环保者的反对。我觉得这个社会受到很多的误导,环保团体他们也许有很好的动机,说是为了保护环境。因为他们认为转基因有害,便把英国、菲律宾的实验田拔掉、破坏掉。环保团队不知道转基因其实志在为了人的健康、志在保护环境。转基因这种食品安全性能跟传统作物是一样的,甚至是更好。转基因作物可以减少农药使用,或者使用毒性较小的农药,这样对环境也比较好。

再就是有机业者的反对。在台湾、在欧美,有机业者跟转基因是有一点竞争关系的,毕竟你买了转基因的菜就不会买有机的菜。

此外,有一些人有他的绿色理念,这其中有一些是有专业理念的,就是我们要服从自然,不要随便改变自然界的发展规律,他们认为转基因是在随意地改变自然。但是我们应该理性看待,不能随便称赞自然好、盲从于自然。如果这样,那么一些天生疾病的儿童要不要医治、自然灾害要不要抵抗,盲目的尊崇自然是不妥当的。

法治周末:在转基因遭到大众、社会团体,甚至一些国家阻碍的时候,为什么还是有一些科学家积极投入研究,不使用转基因不行吗?

林基兴:我们不用转基因这个引起争议的科技方式,其他种植方式是不是可行,或者说是否可以一直永续?传统的种植,不了解基因这档事的时候,会使用尝试错误的方法。如果没有办法获得所要性状,或者营养含量不够,只好再重新尝试。

传统的种植因为不知道基因,不了解分子生物学的内涵,所以只能通过试错的方式,这是非常浪费人力和资源的。但是分子生物学家却不是这样工作的,因为他们知道某一个基因带有某种特定的能力,可以转化成某些蛋白质,因而表现出例如很大的果粒、好的口感和所需的营养成分等效果。所以,转基因能够非常有效地节约资源,不用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种植。

现在人口越来越多,空间越来越有限,当然用转基因的方式更合适。没有转基因能不能做,也不是说不能做,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明确知道有一个好的方法,为什么要丢弃呢?这个是科技进步的结果,我们应该勇于尝试、努力接受。

转基因这档子事,不太容易了解

法治周末:那么就你的观察,当下人们对转基因的认识情况如何?

林基兴:转基因这档子事,不太容易了解,但转基因是非常重要的科学研究成果。我发现民众、媒体等很多人对转基因有很深的误解。

转基因这种知识,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了解转基因是有相当的技术障碍的,一般的人不一定了解;而转基因的健康安全则是另外一个技术障碍。所以科学家就有义务去推广,把这些技术细节转化成白话文,用通俗的语言让大家了解,这需要相当的转化技巧。

一些科学家不太愿意做这个事情,因为在学校里他可能是受人尊重、有权威的人,但是去社会上讲转基因,可能就会受到这样那样的阻碍,像傻瓜一样的被敲打。

科普转基因现在是有一点劣势,是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但是我们知道救一个算一个,要有这种傻劲。科普有的时候不容易,但是有的时候会有成就感,即使让少数人甚至一个人了解了,都是一种乐趣。所以有同仁问我会不会灰心,我说不会。让大家了解正确的知识,大概是身为科普工作者骨子里的一种成就感。

法治周末:关于转基因的问题,众说纷纭,社会上会有质疑,不同观点的人找到的案例或者证据都是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正确性有待考量,一般大众应该如何判断?

林基兴:科学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做权重,这个概念是说谁讲得比较值得相信。对于一些观点和看法,不能按照一比一同等看待。

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英国皇家协会等,他们都认为转基因是安全的,值得我们相信;但如果张三、李四等很多人说不安全的话,我们不能太当真,因为他们不是内行。

我希望我们的民众能够了解,不管你是在检视一个事实或者是辨别什么东西,权重是非常重要的观念,否则我们会被一些不正确的观点误导。

法治周末:现在转基因科普做得很艰难,一些人的不理解让很多科学家不愿意对大众谈转基因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林基兴:有一个很重要的现实,一般来讲科学家不是非常的能说会道,不是那样的长袖善舞。通常来讲,科学家讲话是保守的,以至于让人们觉得他们讲话并不是信心十足,所以这个在气势上就会很不一样。科学家通常会比较注意在自己的专业范围内发言,至于其他的方面不一定讲得好,但是至少他们自己会知道对和错。

而在社会上,电视主持人等他们知道一般的听众喜欢什么,并且他们的表达能力很好,所以在传达效果上,科学家实在不行。

法治周末:你觉得在做转基因科普的时候应该注意一些什么?有什么经验?

林基兴:科学的普及有一个很重要的源头是对这个科学领域的正确了解。因为我们对转基因有正确的了解,所以我们敢这样推广转基因、这样跟外界互动。

第二个,科学家并不见得就了解某些特殊的领域,比如说做分子生物学的人,不一定知道转基因的健康效应,但一般民众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健康效应。比如,吃转基因食品会不会长肿瘤,类似这样的安全顾虑。但是对于做分子生物学的专家来说,他会在实验室里把基因放进去,把蛋白质表现拿来分析,但他不见得知道健康效应是什么,或者明白环境污染之类的问题。

术业有专攻,不同领域的人分工合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总而言之这个是科技整合的事情。另外,科普还面临一个困难,有一些人的反对观念根深蒂固,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外人无法改变他的思维,就像今天仍然有人坚持地球是平的。如果有人坚持这样的信念怎么办?我们必须要有这个认知或者是接纳,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接纳正确的知识,让每一个人都信服,这恐怕期望太高,并且会有太多的挫折感。

转基因面临的是有史以来最严格的检验

法治周末:按照你的观点,转基因在科研层面是非常严谨的,现在各国引进或者进口转基因作物,有非常严苛和冗长的审批流程。你觉得对转基因作物的安全评估情况怎样?

林基兴:转基因作物要经过各种检验、把关以及卫生等部门的“挑剔”。比如,有没有经过500只老鼠的测试、有没有独立实验、有没有比对人类医学知识库各种序列进行过敏实验等,有很多标准的程序,过程也是很繁复的。其实,转基因面临的是有史以来最严格的检验。

法治周末: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说法,转基因的问题已经不再是一个科学问题,而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呢?

林基兴:对于转基因,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同意不同意,起码要有某种程度的正确认知。

转基因首先是科学问题,就是说基因是什么,转基因是什么,转基因作物的健康效应是什么,环境影响是什么,这些是科学问题。如果对科学问题没有正确了解的话,就会因此衍生害怕,因反对转基因而造成社会的不公益、贸易障碍等。

同时,这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还包括社会和政治以及经济的问题,其中的关系是很复杂的。比如说有人认为欧洲反对转基因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欧洲的转基因技术比美国差一点,所以就设置壁垒,禁止美国的转基因产品进入。

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对科学要有正确的认知,当然不是说每一个人对科学的每一个议题、每一个面向都了解得那么清楚,但是起码的基础知识要有,不要随便听信别人。比如,五脚鸡或者是十个翅膀的鸟这些传闻,毫无科学根据,不要乱信、乱讲。

来源:法治周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