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去证明“转基因是安全的”

2015-09-16 | 作者: Layla Katiraee | 标签: 转基因是安全的

基因农业网苏晓峰编译:显然,没有绝对安全的事物。我们将要做一个测试和试着证明水在健康方面是安全的。

人们经常问,是否有文献支持并证明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安全是一个相对的术语,一般被认为是否存在风险或者有害。同样地,问食物的安全与否,其实是问它是否存在风险。对于风险的评价有很多限定因素,但并不与绝对的安全相违背。对于风险的评估主要是检查手头上现有的证据,设计相关的试验来验证它对于身体健康和环境等的影响。最终,人们对这些数据进行评估,来确定它是否可以引起某些危害。

我们首先要提出一个虚拟的假设,反驳这个假设属于科研工作者的责任,通过实验来说明它们之间是不同的或者存在一个影响。例如,如果你想找出经常看电视的小孩会有暴力倾向,你的虚拟假设应当为“看电视并不会使小孩具有攻击性”。因此,我们的假设就会是“喝水不会诱发癌症”。

我们需要对这个假定进行更加具体的条件限制和说明。对于我们的研究,我们将会考虑我们的问题为“与全国的平均水平相比,居住在旧金山港湾区10-20年并且每天喝2-4杯自来水的居民,患乳腺癌的机率并没有增加”。

如果居住在旧金山港湾区的人患乳腺癌的几率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同,那我们就证明那的水是“安全”的吗?并非如此。我们所得到的全部证据只能表明喝水并不能诱发癌症,还有就是水是可以放心饮用的。就像以前提到的,没有任何东西被证明是绝对安全的,其中也包括水。饮用太多或太少的水都可以对人体造成巨大的伤害,更不要说它没有经过合理的净化系统。因此,水也可以被认为是危险的:在世界范围内,由水所诱发的疾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致死方式;水还可以引发洪水,破坏人们的家园。但是,同时,我们需要水来维持正常的生命活动,饮用适量的水还可以改善人们的身体状况。科学也帮助我们对水的危害作出解释:水在某些情况下确实可以对引发某些伤害,但是我们可以确保这些伤害降低到最低。

让我们接着进行延伸分析:
广义论题:MMR疫苗(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混合疫苗)不会引起孤独症。具体论题:与没有接种过默克公司的MMR疫苗的白人小孩相比,接种过疫苗的小孩患孤独症的概率并没有提高。
广义论题:转基因食物并不会伤害人们的内脏。具体论题:与食用普通的饲料相比,食用含有30%转基因成分(转Bt基因的玉米)的食物30天后,猪肠道内的菌群并没有发生改变。

这就一定意味着你已经证明了接种MMR疫苗不能诱发孤独症吗?其实并不是。你是否已经证明转基因食物没有影响肠道内的细菌种类?其实也不是。你所做的只是增加了一些证据,它们表明MMR疫苗没有引发孤独症和转基因作物没有对人们产生伤害。你已经证明了在一些特定的检测领域内,试验组(转基因作物)和对照组(传统作物)对安全的风险性是非常低的。

直到有人提出了一个研究课题,表明A事件引起了B事件的发生。然后,我们的假设就为:A事件并不能导致B事件的发生。否则,你可以提出任何可能的假设,人们将不得不一一证明这些假设是错误的。你可以说虚拟的巨龙一起跳动可以引起地震的发生,并且要求我们来证明这个假设并不是真的。或者由于手表具有一定的辐射性,因此经常戴手表的人,非常可能患有腕管综合症。亦或者电脑可以释放危险的毒素,从而诱发脑瘤。直到你证明他们是假的,人们才会相信:巨龙并不会引发地震,而且计算机也不会诱发脑瘤。这个责任应当由提出这个论断的人来做,证明确实这个事情是存在的。

因此,如果你宣称地震是由巨龙所引起的,那么请你拿出足够的证据来支撑你的诊断,而并非由我来证明你是错误的。一个相同的论断,众所周知的罗素的茶壶,是由哲学家伯特兰·罗素的杜撰出来的。罗素说:如果我想说,在火星和太阳之间的轨道内,有一个茶壶正在运行,但是它非常的小,以致于用望远镜都无法观察得到。但是却没有人能驳倒我的论断。既然我的假设不能被驳倒,那么它就不应该受到人们的怀疑。但是如果我不断重复宣讲,会被人们认为是胡说八道。这个例子强调了,证明某些人的假设是非常的不可能。因此,举证的责任应当由提出假设的人来承担。

无论何时,人们提出一个不能证伪的假设,那么举证的责任应当由他来承担。通过了几十年的研究,一直宣称转基因作物可以诱发孤独症和癌症的人们,应当拿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他们的论断。正如卡尔·萨根所说,非凡的论断,需要非凡的证据。宣称我没有足够的知情权并不是一个经得起检验的证据,这也不能推导出转基因作物是有危害性的,这仅仅是一个无意义的推测。

缺乏足够的文献支持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这经常引起人们的怀疑和恐惧。不可能证明它不具有危害性这一点,经常被反转基因人士来进行大肆地宣传(最近由一个医师发表在纽约每日邮报上的文章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我们是否知道转基因食物不会诱发癌症?我们是否知道转基因食物不会引发男性不育吗?等等。。好,这些已经足够了,我们都不知道。但是,许多饲喂实验都推导出,没有证据证明它们可以引发癌症,也没有理论依据说明它们可以发生。

我们是否知道吃石榴不会引发男性秃发吗?我们是否知道在键盘上打字可以传播性病吗?不知道,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不认为有人曾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但是,非常奇怪的是,没有人曾提议一个法案来限制键盘的作用,亦或有人声称我应该将我后院的石榴树砍掉。请记住这一点,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安全是绝对存在的,我们仅仅可以证明它具有非常少的危险性,以回应那些持有怀疑态度的人们。这些假设允许我们从科学的数据中清除那些迷信的说法。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马上就可能得出结论,埃博拉病毒是人造的或者艾兹病并不是由HIV病毒所引起的。通过表明“给我证据表明埃博拉病毒是人造的”或者“足够的证据证明艾兹病是由HIV病毒所引起的”,我们可以站出来反对这些有害的理论。

当你问“转基因食物安全的证据”或者是否有文献支持时,事实上,这是一个抱有偏见的想法,无论他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不幸的是,我不能提供给你如此的证据,因为我并没有读过任何设计、执行和可重复性非常好的文献,来证明转基因对身体有负面的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科学家非常重视并对转基因作物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这也是为什么科学家非常强调关于转基因作物的声明应由权威性的科研机构所发布。这也是为什么荟萃分析和文献综述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并不仅仅是一个报道证明其安全性,而是有大量的研究、充足的数据,非常多的调查表明目前市场上的转基因食物与传统育种的食物一样安全。通过对数据本身的验证,科学家得出了一个共识:在这个领域内的绝大多数科学家们都停止了争论,因为越来越多的数据使这个论断越来越清晰和明了。尽管,在这个转基因作物的问题上,并没有出现一个非常清晰的共识,但是他们都认为,目前市场上的转基因食物并没有比传统育种的食物有更大的危险性。

我最后的论点是:申请基金是非常困难的,科研单位需要看到具体的申请细节(编者注:申请不到这样不符合科研规律的项目,是没有人去证明“转基因是安全的”重要原因):

1、如果一个科研工作者想确定是否一种物质可以诱发伤害,然后批准部门将会想知道伤害在何种情况下才会发生。在我们关于水是否安全的例子中,除非我们描述出一种生物学依据来表明水可以诱发乳腺癌,否则我们决不可能在这个课题上得到资助。

2、在目前的科研体系下,对于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负面的数据或者不能驳倒你的假设不能真正的成为一个研究方向,或者他不能使批准部门使这项工作得以开展。设想你正在进行一个项目上,你不希望得到它们之间有差异,那么你不仅浪费了纳税人的钱,还浪费了你的时间。

但这是科研工作者不得不做的。在一个他们都不想有新颖结果的课题上,科研工作者不想浪费他们的时间和宝贵的资源。然而,与意识到这个简单的解释相反,许多人选择相信科学家们是视而不见的或者是被贿赂了。几乎没有相关领域的科学家认为,长期的饲喂转基因作物可以产生伤害,然而许多反转活跃分子将会认为那些跨国公司控制了他们。

但是如果你对安全的定义是5年内的研究,来研究1000只老鼠是否对Bt玉米和面筋过敏方面的问题。那么就意味着,你将会花费10年的时间,并且获得学校最低水平的工资;同时,你还要试着寻找一个批准单位来资助你的项目。

原文链接: http://www.biofortified.org/2015/05/prove-gmos-are-safe/

维基百科:罗素的茶壶

罗素的茶壶(英语:Russell's teapot)或称天体茶壶(英语:Celestial Teapot)、宇宙中的茶壶(英语:Cosmic Teapot),是由哲学家伯特兰·罗素塑造的一个类比概念,说明举证责任在于提出不可证伪的宣称的人,特别是在宗教的情况。罗素以之驳斥怀疑论在怀疑宗教主张的不可证伪性时具有举证责任的说法。罗素写道,如果他声称,有一个茶壶在地球和火星之间围绕太阳转,而他指望别人相信他的理由是他们不能证明这声明是错,这是荒谬的。罗素的茶壶至今仍然频繁出现在有关神是否存在的讨论中。

在一篇成于1952年但从未发表的文章《神存在吗?》里,罗素写到:

许多正统派基督教人士认为,应该由怀疑者来证伪那些受公认的教条,而不是由那些教条主义者来证实它们。这当然是错误的。如果我说,地球和火星之间有个瓷制茶壶以椭圆轨道绕太阳公转,只要我小心地补充说明这茶壶实在太小,即使用我们最强大的望远镜也找不到它,那么没有人可以证伪我的主张。但如果我要声明道,既然我的声明无法被推翻,那么向它提出怀疑对人类理性来说就是不可容忍的,我自然应当被看作在胡言乱语。但假设这茶壶的存在被古书所支持,并在每个星期日以神圣真理的形式教导给大众,灌输到每个在校孩童的心智中,那怀疑茶壶存在的人会被当作反常的特征,怀疑者在启蒙时代会受精神科医师注意,在更早的时代中则会被视为异端而受审判。

1958年,罗素阐述这个比喻作为自己支持无神论的一个原因:

我应称自己为不可知论者;但实际上,我是无神论者。我不认为基督教中的神比奥林匹斯十二主神或瓦尔哈拉更可能存在。用另一个例证:没有人可以证明,在地球和火星之间没有一个以椭圆形轨道旋转的瓷制茶壶,但没人认为这充分可能在现实中存在。我觉得基督教的上帝一样不可能。

英国化学家彼得·阿特金斯提出,罗素的茶壶的论点是,任何人都没有反证断言的责任,而根据奥卡姆剃刀,包含较少断言的简单理论(例如一个没有超自然存在的宇宙)应是讨论的基础,而不是较复杂的理论。[3]他亦指出,这种说法不会受宗教欢迎,因为与科学证据不同,宗教证据被认为是通过个人经历的启示,不能传达或受客观验证。

理查德·道金斯在他的著作《魔鬼的牧师》(2003年)和《上帝错觉》(2006年)中用茶壶的比喻反对被他称为“不可知的调解”的知识绥靖政策,一个只容许哲学领域讨论宗教事务的论点。根据“不可知的调解”,由于科学没有办法证明一个神存在或不存在,因此它只是个人品味的问题,相信和不相信一个超自然的存在都应该得到同样的尊重和重视。道金斯提出罗素的茶壶作为一个反证法的论述:如果不可知论要求相信和不相信一个超自然存在都得到同样的尊重和重视,那么它也必须给予相信罗素的茶壶存在同等的尊重,因为茶壶和超自然存在同样无去由科学证明或否证。

卡尔·萨根在其《魔鬼出没的世界》(1995年)一书引用罗素的茶壶讲述:“你不能推翻我的假设,不等于就能证明它是真的。”

无神论者常用之类比概念。由左至右:
1 隐形粉红独角兽
2 飞行面条怪物
3 罗素的茶壶
罗素茶壶的概念已被推展为更明确的宗教戏仿形式,如隐形粉红独角兽和飞行面条怪物。许多无神论者,包括理查德·道金斯,使用这些戏仿宗教作为罗素的茶壶的现代版本,指出证明上帝存在的举证责任在信徒身上,而不是无神论者。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