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作物污染邻居了吗?

2015-08-03 | 作者: 周彬彬 | 标签: 周彬彬

几乎所有反对转基因的文章都喜欢把转基因描述成一种毒药、一种有毒化学品或者邪恶的魔鬼。你会发现在这些反转文章中,他们所用的反转图片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一支注射器正往一个苹果或玉米棒子中注入某种物质。究竟注入了什么物质?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转基因作物绝对不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

我们的农场也种植玉米和大豆,并且种植“种子玉米(Seed corn)”。种子玉米不是用做食品和饲料的玉米,而是为来年玉米种植的生产“种子”的玉米。我的丈夫是家族农场的第七代“掌门人”。

种子玉米是我们家的特色作物,我们为某地区的某家族种子公司(Wyffels Hybrids)种植各种不同的杂交种子玉米(包括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的种子玉米)。这些玉米种子将被农民买走,用于来年的种植。其实,不论种子玉米是否为转基因的,其种植过程都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

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与我们的邻居合作,并且了解他们将在我们两家交界处的农田种植什么样的作物。因为,不论你是有机农夫、传统农夫或是种植转基因种子,异花授粉都会发生,但这不是“污染”,这只这不过是现代农业的一个事实而已。它在基因工程农业和非基因工程的农业中都存在。

当然,为了防止转基因花粉使其他传统作物授粉,我们会采取有效的措施来防止转基因作物的花粉飘散到其他农田中。这样既减少别人田的花粉飞到我们田里的概率,也减少我们田里的花粉飞入别人田里的概率,所以我们被要求采用隔离种植的方式来种植种子玉米。因为杂交品种的纯度和性状都取决于此。

可能会有人疑惑,既然都是杂交品种了,为什么还有纯度这么一说?这里说的纯度并不是指“纯合”与“杂合”的问题,而是指:所有的杂交种子都要具有某一种性状,例如:抗虫性状。如果在杂交过程中掺入了其他田的花粉,则会有部分种子不具备抗虫性了。种下之后会因虫害导致产量降低,最终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这就好像你买了一袋号称“史上最甜” 的水果,一吃发现里面有些是酸的,你会很不爽,觉得钱被骗了。

为了将我们的种子玉米地和邻近的其他作物隔离,我们在种子玉米地的四周都设置了隔离带(如图1所示,为了便于读者理解,译者画了一张简图):北边和东边的隔离带宽220英尺(约合67米),南边和西边的隔离带宽330英尺(约合100米)。两种隔离带的宽度为什么会有所不同的?那是因为在授粉期间南风和西风比较盛行。此外,公路、溪流、沟渠和水沟都会被考虑进去,并且为了达到隔离的目的,种子玉米地周围通常会种上诸如大豆这类的其他作物(非玉米)品种。而且为了保证在授粉期间我们的种子玉米地里充满“正确”的花粉,在隔离的玉米地中,我们也种植了总和为60英尺(约18米)的雄性植株。这里“正确”的花粉是指带有目的性状的花粉。总和60英尺的雄性植株是为了使整个地里充满带有目的性状的花粉,从而使授粉后产生的种子全部含有目的性状,而不被其他地里的花粉污染。)

除此之外,在种子玉米地里,雄性植株与雌性植株是以交叉排列的方式进行种植的(如图1所示)。二者的比例通常是1:4或者2:4(例如:一排雄株旁边种着四排雌株…)。当雄花上的花粉被吹到了雌花的花丝上后,授粉则完成了,最终产生了杂交种子。

若不知雄花和雌花的花丝在那个部位,详见图2:玉米植株结构图。图片为译者改编自网络图片,原图(图二左上角)来自爱荷华州立大学推广和宣传部的网站。
而且,当雌性植株的花丝准备好可以接受雄性植株的花粉进行授粉时,雌性植株本身顶端的雄花将被去掉(去雄,de-tasseled,一种绝育手段,类似于古代皇帝通过阉割太监这种极端手段来保证自己子女的血统纯正)。因为我们想要通过授粉的方式,从雄性植株花粉中获得我们想要的目的性状。在去雄的过程中,我们首先会剪掉雌性植株的顶端,然后人工再穿梭于田地之间,手工去掉任何残留的雄花。

转基因花粉不会污染其他田里的玉米。你可能会觉得,花粉还是有可能会被吹到很远的地方去。但请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转基因花粉会被吹别的玉米地,那么别的玉米地的花粉也会被吹进转基因玉米地。这种子公司所不能接受的,他们还想着卖高品质的种子赚钱呢。如果别的玉米地的花粉被吹进来了,他们生产的种子品质就没法保证了。所以隔离和采取的措施都是经过严格设计的,既要防治污染别人,也要防止自己被污染。

一旦授粉完成,在玉米穗轴上的玉米种子还未成熟之前,雄性植株将被销毁。这种是为了避免雄性植株上的玉米种子成熟后,自然脱落到这块土地上。如果有种子落到了这片地里,那么来年便会发芽,从而污染来年的耕作,同时也发生雄性转基因花粉扩散,使用额外的除草剂。

而且,种子玉米不会像商业化的玉米那样在田间进行干燥,因为我想想要尽可能多的玉米粒,将来会作为种子出售。因此我们会在玉米粒还含有更多的水分的时候,收获玉米棒子,这样就可以使玉米粒长时间长在玉米穗轴(啃完玉米粒后剩下的那部分芯,俗称棒子骨)上不脱落。由于种子公司同样希望我们保留胚芽的完整性,所以他们选择在他们的工厂里缓慢地干燥玉米粒,而不是让玉米粒接受自然风干。这样,杂交后的转基因玉米种子不会因落在田间而污染来年的耕作。

此外,在整个种子玉米的播种和收获的过程中,我们都进行了很好的清洁工作。就播种过程而言,每次在不同田地之间进行播种时,我们都会冲刷播种机,以免有一颗杂交种子被带进另一块田里。就收获过程而言,我们也会进行同样的清洁程序,而且会对收割机进行玉米种子大清洗,从而销毁任何一颗不在玉米棒子上的玉米种子。也就是说,在种植和收获过程中,也不会造成转基因的污染。

同样,我们也会采用相同的方法来种植非转基因的种子玉米。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生产的玉米种子全部具有农民想要性状。这种性状对想要买种子的农民而言很重要。

总之,在整个转基因种子的生产过程中,没有实验室、没有白大褂、没有防毒面具,有的只是:土壤、水、阳光以及农民的帮助。

凯蒂 普拉特(Katie Pratt)和他丈夫的农场在伊利诺伊州种植玉米,大豆和种子玉米。她本人既是他们郡的农业扫盲协调员,也是伊利诺伊州农场家庭计划的志愿者,还是农业/食品的平等对话的提倡者。点击可以进入她的博客主页:Rural Route 2: Life & Times of an Illinois Farm Girl; Facebook主页,以及她的Twitter账号为:@KatiePratt4。

编译:周彬彬(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博士后,专业方向:麦类作物抗病育种)。原文链接: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4/09/09/do-gmo-farms-contaminate-neighboring-crops-a-farmers-view-of-co-existence/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