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和平组织正面临澳洲政府审查

2015-07-03 | 作者: COLIN BETTLES | 标签: 绿色和平组织

图注:绿色和平组织分子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蒂斯代尔(吉隆东边)的转基因油菜田里非法取样。摄影:贾森·索伊思

基因农业网(魏玉保)编译:绿色和平组织曾“一再公然触犯法律,还经常吹嘘这么干”。据昆士兰州澳洲自由党(LNP)参议员马修·卡纳万分析,绿色和平组织的非法抗议及破坏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在堪培拉的转基因试验基地,是澳洲政府2011年取缔这个组织的环保组织登记资格的主要原因。

3月份,众议院常务委员会里的环保组织注册管理处核准了该项审查议案,目前主持审查的是新南威尔士州自由党国会议员亚历克斯·霍克。

参议员卡纳万的提交的议案里强调了注册组织里面为数不多的几起非法抗议活动,注册登记的约有600个组织。

他还提请大家关注罚款和逮捕激进分子对减少此类抗议活动的成效,“环保组织很清楚,对他们的罚款往往来自支持者的捐赠。”

参议员卡纳万在他提交的议案中说,2011年绿色和平组织成员攀过1.8米的护栏潜入CSIRO试验田,用电动带锯损毁了田里的转基因小麦。

“绿色和平组织激进分子往往制作视频用于宣传他们的破坏活动”,他说,“在被判交28万美元罚金后,绿色和平组织两个制造大破坏的成员得到了假释。”

参议员卡纳万认为,违法的组织不应该继续保留在登记册上,尽管他们声称自己的工作是为了公共利益,有资格获得免税地位。他说,绿色和平组织曾“一再公然触犯法律,还经常吹嘘所作所为”。

和平的对抗行动

尽管一再受到批评,澳大利亚绿色和平组织将对CSIRO转基因实验的大破坏列为保护环境的23项重大成就,而此组织对来自政府的审查绝口不提。

当时事件发生后,引发了科学界和农业领域的激愤,最近澳大利亚广播电台(ABC)的一次访谈重新回放了当时的情景。

绿色和平组织的政治顾问杰西卡·潘那基耶思说,她在组织里的工作就是保护环境,并对数万名每月定期捐款给绿色和平组织的澳大利亚人负责,做出捐助人认同的活动,包括在必要时​​违反法律——“和平”的破坏行动。

“这两个’积极分子’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全部责任,他们支付罚金,他们获得相应的假释”,她说,“他们已经采取了和平的直接行动以保护环境,他们承担自己行为的全部责任。”

“绿色和平号召一些铁杆的支持者和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来支持我们,捐款(给注册过的公益组织)会使他们自己获得税收优惠或减免,同时绿色和平组织很乐意收取大型矿业公司为减免税收而捐赠的捐款”。

潘那基耶思女士表示,澳洲数万名做出捐款的大妈大叔们,在他们捐款给绿色和平组织时就知道“在绝对必要时”的环保行动也可能会触犯国家法律。“环境保护和社会进步往往需要个​​人勇敢地采取直接行动,当法律有错误时”,她说。

2012年末,两个绿色和平组织的反转分子杰西卡·拉托那和希瑟·麦凯布在首都领高等法院被大法官希拉里·彭福德处以九个月缓刑期的监禁。

拉托那和麦凯布在宣判后发表了一份声明,“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十分关心未来的食品......转基因食品还没有被证明是安全的。我们确定的只有一件事情,转基因是我们环境的重大威胁。”

基因技术管理办公室现在审批的项目有一种高直链淀粉的小麦进行田间试验,审查另外一种能够增产和增加籽粒数的转基因小麦品系。

绿色和平组织的这次破坏使得研究进程被延迟了一年左右,由于田里的小麦被毁,影响收取足够的种子进行各种测算和评估农艺性状。

绿色和平组织亚太区域的头目本·皮尔森在接受电台采访时说,绿色和平组织不排除将来还会采取类似的行动。

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绿色和平组织承诺将继续推动旨在反对转基因小麦引进澳大利亚的运动。“我们将通过与农民合作,以解除这项技术对他们健康和农作物的威胁,乃至对他们生计的威胁”,声明中说。

不过,澳大利亚植物功能基因组学中心(ACPFG)的CEO彼得·朗格里奇(Peter Langridge)教授说,绿色和平组织需要在科学的基础上讨论相关问题。

“人造恐慌”

澳大利亚作物生命协会CEO马修·寇西(Matthew Cossey)说,企图通过反转活动来误导澳大利亚公众,这种做法“很明显地开始穿帮了”。“公众是足够聪明的,他们看穿了这场运动里声称转基因作物会带来风险的公然虚伪,以及对旨在识别和管理这些风险的科学研究的破坏”,他说。

“不幸的是,这些组织都非常清楚人造恐慌的力量,并将继续利用这一点,制造恐慌总是有效的。 没有任何屑小证据可以可信地证明转基因作物会带来健康问题”。

参议员卡纳万的这个议案,提请政府对注册登记的组织进行正式审计,以评估这些组织获得的那些为免税而来的赞助金,有多大程度用在了宗旨之外的用途上(如违法毁田)。
“根据现有的信息来看,有一定数量的注册组织把免税赞助金用于其注册时写明的宗旨之外的活动”,他说。

据参议员卡纳万说,2014年澳大利亚绿色和平组织获得了价值1940万美元的免税捐赠,意味着约有600万美元是为了税收减免而捐助的,“是澳大利亚所有纳税人(给绿色和平组织)的一个礼物”。

澳大利亚绿色和平组织在对这个议案的回应文书里写道,自1983年以来,他们一直推动并改善了多项政府和企业的政策,文书中引用了23个案例,但不包括对CSIRO转基因小麦田间试验的破坏。

这些例子包括减少利用核能发电,和敦促澳大利亚政府立法禁止了在其海域进行超级拖网捕捞。

“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环保运动,(这些活动)基于坚实的证据,并向行业内部和外部的各方征询建议,也包括与相关主题的专家和支持者的广泛磋商”,回应中说道。

“任何试图限制公益组织免税互利政策,限制其宣传工作,都是在违反澳大利亚宪法和我们政府的民主制度”,回应文书中写道。

先于CSIRO的抗议,绿色和平组织发布的一份报告标题是“澳大利亚小麦丑闻:我们每天的面包已被转基因公司掌控”,但报告一经发布就遭到广泛抨击,由于未能恰当与本国主要的谷物生产商沟通,散布了对政府管理机构审批过的转基因品种的谣言。

原文链接: http://www.queenslandcountrylife.com.au/news/agriculture/general/news/greenpeace-under-fire-at-inquiry/2735910.aspx?storypage=0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