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转基因小麦试验揭示了反转代价

2015-07-13 | 作者: 刘杰 | 标签: 英国转基因小麦

基因农业网(刘杰)编译:近期,英国洛桑研究所的科学家公布了一则不寻常的结果:一个历时五年、为测验转基因小麦品种的田间试验表明,该转基因作物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可以抵抗害虫。 蚜虫可传播病毒并导致减产,洛桑研究所科学家希望转基因小麦产生警示蚜虫的信息素及信息素以驱走蚜虫。 试验数据显示,转基因小麦并不如设想一样可驱走田间蚜虫,只是在实验室中才会如此。

这一结果被英国和美国的新闻媒体广泛报道。为什么说它不寻常呢?因为很少有假设未经证实就被发表,更不用说这个假设将会引起多大的关注。但是,该小麦试验却早在2012年就引起了媒体的关注,那时一个名为“带回你的面粉”的反转基因激进分子曾威胁过要摧毁他们的转基因作物试验田。科学家们最终成功说服那些激进分子不要去毁坏转基因作物,取而代之的是他们仅在研究所外举行了一场游行和一些相对和平的抗议行为。得知了这个试验的结果之后,那些反对转基因作物的人士立马指出一开始决定做这个实验就是错误的,并声称这是在“毫无意义”地浪费公众资源,是在“花钱去欺骗自然”。

这一考验也带来了更大的麻烦。洛桑研究所于披露,这项研究本来仅花费英国政府不过110万美金出头,而现在纳税人却要花三倍不止的价格——大约340万美金——来建造保护试验田的栅栏和防止转基因作物被反转人士破坏的安保措施。

还有一项没有提到的难以计算的成本,那就是研究所在力争与“带回你的面粉”进行和平对话与保护自己的设施不被破坏而损失的时间与金钱。他们甚至在YouTube上发布恳求录像,在录像中他们强调他们都是由政府出资来进行研究的科学家,所有的研究结果将会对公众免费开放。

那些针对政府或是非盈利机构资助的转基因作物试验的威胁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11年,绿色和平组织就破坏了一个位于澳大利亚的转基因小麦试验田。该组织因此犯罪行为而被罚款同时还有两名成员被行政拘留。这个组织也曾破坏过位于菲律宾的转基因Bt茄子试验田,同样也被当地相关部门控告。绿色和平组织另一件声名狼藉的事情发生在2013年的菲律宾,一些激进分子穿着写有“危险品”字样的制服将田里的“黄金大米”连根拔起,而这些大米正是由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所资助的非盈利机构国际水稻研究所正在测试的改良品种。

反对转基因的人士往往会将反对重点放在强调跨国公司对农业以及食物供应的控制这一方面。国际绿色和平组织的执行理事Kumi Naidoo曾写道,他支持绿色和平组织在澳大利亚为制止跨国转基因食品公司对小麦这一决定性主粮作物的控制所作出的努力。当政府和非盈利机构所研发的作物品种(转基因或其他品种)被免费提供给农民,农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侵犯专利权了,这么做只会让更多的农民自己掌握种植所用的种子的选择权,而这恰恰是与垄断食物供给的想法相矛盾。相反,正是那些破坏试验田的行为使得农民掌握选择权的进程倒退,让农民在时间和经济上蒙受损失。

回到洛桑研究所的试验上来,这些实验的失败并不像许多媒体所描述的那样意味着所有转基因作物的失败。首先,这是首次将一种植物设计成能够产生昆虫信息素,就这点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其次,研究人员在规划未来的实验以克服目前品种所遇到的问题时,目前的这些实验是可以提供大量参考信息以供将来实验所用。

Jonathan Gershenzon是来自德国马普化学生态研究所的一名植物化学专家,他在《Nature News》 的一篇文章上这样评论这个试验:“他们这样勇于尝试是极好的。我对他们的尝试表示赞赏,但是更赞赏他们愿意发表对自己不利的数据的行为。这件事情表明了科学为何是令人信服的。”

不管怎样,这个试验还是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反对转基因人士的行为如此之暴力以至于为了保护科学研究不被其破坏竟花费纳税人数百万美金,这不仅大大地增加了经济负担,还拖累了科学的进程。在现今科研经费急剧下降的时候,毋庸置疑的是这些科研经费应该投入到更重要的目标中去——选择那些有希望的研究(不论它们是有机的、传统的或者是转基因的),并将研究成果迅速投入市场。

Arvind Suresh是《Genetic Expert News Service》 的一名科学传媒联络员,同时他还致力于传播科学,并且具有生物学的背景,曾经做过生物学研究。

原文链接: 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5/07/02/uk-gm-wheat-trial-highlights-costs-of-violent-activism/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