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转基因作物未在非洲站稳脚跟

2015-07-22 | 作者: 刘杰 | 标签: 非洲

基因农业网(刘杰)编译:在尼日利亚的农村正在进行一个受控的田间试验,试验的品种是转基因的抗虫豇豆。豇豆在热带非洲干旱的热带草原上广泛种植,是高蛋白且抗旱的重要豆科植物。

被转入的基因来源于土壤中的苏云金芽孢杆菌,也就是人们所熟知的Bt。这一生物多年来一直被有机种植的农民用来作为杀虫喷雾剂的主要成分。Bt可以产生一种特异性杀灭害虫的幼虫的毒素,它对极具破坏性并往往导致豇豆绝收的豆荚蛀虫、豆荚螟也很有效果。

这个毒素本质上是一种蛋白质,其可以结合到易感害虫的幼虫肠道特定的细胞上并使得这些细胞破裂,进而导致这些幼虫的死亡。包括蛙类、鸟类和人类在内的其他生物都不具有这种细胞,因此他们对Bt毒素是免疫的。

该试验的结果非常之理想以至于非洲农业技术基金会正在考虑在未来几年之内将此品种进行商业化。

但是尼日利亚的这个试验是非比寻常的,因为很少有非洲国家同意进行此类试验。转基因作物仅仅在南非、布基纳法索和苏丹获准进行商业化种植。

为何非洲国家不愿意呢

其他国家不同意主要是政治和经济原因。

欧洲对转基因作物也是持否定态度,它们进口转基因粮食用来饲喂动物但是却不允许它们国内的农民种植转基因作物。欧洲的这种态度对非洲的政治家有很大的影响。

同时许多非洲国家担心如果它们允许种植转基因会影响它们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尤其是与欧洲国家的贸易。欧洲有许多国家是禁止进口转基因粮食的。

豇豆、棉花和玉米

可以形成Bt毒素的基因已成功转入到豇豆、棉花和玉米中。豇豆是热带非洲干旱的热带草原上种植的最重要的豆科植物,其种植面积已超过1250万公顷。这与巴西种植的1500万公顷的玉米不相上下。目前仅有尼日利亚、布基纳法索和加纳进行了此类转基因作物的受控田间试验。

非洲的棉花产量约占世界棉花产量的8%,这些棉花几乎都由小农场主种植。Bt棉花仅仅只在布基纳法索(占棉花种植面积648,000公顷的74%)、苏丹(占棉花种植面积109,000公顷的80%)和南非(占棉花种植面积9000公顷的95%)进行了商业化种植。

玉米是非洲地区种植面积最大的粮食作物和饲料作物,但是仅有南非种植商业化Bt玉米品种(占玉米种植面积250万公顷的81%)。

这三个国家种植Bt棉花的面积占总面积的比例都很高,这就是农民倾向于这一品种的无可辩驳的铁证。

但是就像公众对转基因作物的恐惧一样,来自于政治的抵抗也是很强烈。尼日利亚试验中那高高的围墙就证实了这一点。在一种转基因作物在任何国家被种植以前,它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安全测试以检测其对人类、对动物和对环境的安全性。由于许多公众根深蒂固地认为转基因作物具有潜在的危险性,因此田间试验必须在很高的围墙之内进行,这些试验不仅必须被围墙隔离起来还必须有人日夜守卫。

南非多年来一直坚持种植转基因

南非自2000年一来一直在种植转基因作物,它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是非洲最多的。目前有三种作物——玉米、大豆和棉花。所涉及的转基因性状是抗虫和抗除草剂。

目前白色玉米中有大约83%是转基因玉米,它们大部分是整合了抗虫和抗除草剂,但是也有一些是只有单个抗性;黄色玉米中90%是转基因的,它们也整合了与白色玉米类似的抗性;而大豆中有92%的是抗除草剂;棉花中则有95%是抗虫的。这一地区过去十年玉米的年消耗量大约是750万吨——440万吨白色玉米和310万吨黄色玉米。

棉花并未在南非广泛种植,任何含有本地种植的玉米和大豆的食品几乎都是转基因制成品,比如增稠剂、蛋白粉或者稳定剂等等都可能是转基因制成品。

其他非洲国家


布基纳法索自2007年开始种植Bt棉花,其2014年种植的648,000公顷的棉花中,约有73%是转基因的。

苏丹是最近才开始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其种植的是Bt棉花。在2014年,转基因品种的棉花种植面积占苏丹约109,000公顷棉花的80%。

种植Bt作物以后,农民不再需要喷洒杀虫剂来杀死蛀干害虫,因为转基因作物现在对这些害虫有抗性了。但是它们可能还需喷洒杀虫剂来杀死次要的害虫——这也是传统作物需要杀灭的害虫。

这一省略的杀虫步骤可以减少农民成本。杀虫剂使用的减少不仅可以为农民省钱,而且还对环境是有益的,因为传统的化学杀虫剂虽然也可以杀死这些蛀干害虫,但是它同时也会杀灭那些有益的昆虫,比如瓢虫。

虽然种植了抗除草剂的作物,但是农民仍然需要喷洒除草剂,但是现在可以选择性地来做了。以前,它们会允许杂草发芽,然后再在种植作物之前喷洒除草剂,在农民等待这些杂草死亡的过程中,表层土会随着风吹或者雨水的冲刷而损失。现在,他们可以种上作物,允许杂草和作物都生长,然后再喷洒除草剂,死亡的杂草可以覆盖土层,防止流失。

这就是免耕法。大多数转基因作物耐受的除草剂是可以生物降解的农达,这一除草剂在转基因作物之前就已被广泛使用。最近的一个报道指出草甘膦——农达的主要活性成分——可能是致癌的,这一报道已引起了广泛的争论。

毫无疑问的是,如果南非种植了这么高比例的转基因玉米、大豆和棉花,那么这些品种一定可以给商业种植的农场主带来经济上的实惠。但是那些小农场主呢?在布基纳法索,研究指出与种植传统棉花相比,种植转基因的农民产量增加了20%,杀虫剂的使用减少了67%,同时每公顷棉花的收益增加了64美元——这相当于之前收入水平的51%。

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y-genetically-modified-crops-have-been-slow-to-take-hold-in-africa-44195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