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州立大学研究者发现草甘膦不在人类母乳中存留

2015-09-16 | 作者: 刘杰 | 标签: 草甘膦

基因农业网(刘杰)编译:华盛顿州立大学的科学家研究发现,除草剂农达的主要成分草甘膦并不存在于人类母乳中。

华盛顿州立大学(WSU)生物科学学院副教授Michelle McGuire领导了这一课题的研究,该课题的研究结果也被一个公认的外界组织所证实。

7月23日,她在蒙大拿召开的美国实验生物学会联合会(FASEB)会议上向人们报告了她的研究成果。该研究成果表明:世界上最常用的化学除草剂——草甘膦——并不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在人类母乳中积累。她与动物学博士生Kimberly Lackey、实验室技术员Janae Carrothers以及其他一些同事在爱达荷大学附近进行了这一研究。

去年,一个名为“Moms Across America”的维权组织(没错,就是崔永元所称的“妈妈纵横美国”,事实上应为“美国各地的妈妈”)发布了一份关于化学试剂释放的极具争议的报告,这一报告引起了公众对草甘膦的担忧,因此公众希望加强草甘膦的监管。美国环境保护署正将这一研究结果引入到对草甘膦监管政策的审核之中。

McGuire是国际母乳和泌乳研究学会(ISRHML)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以及美国营养学会(ASN)的发言人。她说到:“很快,‘Moms Across America’的成员就会知道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证实了草甘膦不存在于母乳中。‘Moms Across America’组织的发现是未经证实的,是与已发表的数据不一致的,并且是基于一个检测水中草甘膦含量的实验,而非母乳。”

大量的科学证据表明母乳喂养可以提供其他乳制品无法比拟的营养,并且对母亲和孩子的免疫均有好处。

考虑到这一点,你就能想象到有着超过25年研究经验的哺乳生理学家McGuire,在反对人士通过研究公开质疑母乳的安全性和健康性时所感到的惊愕了。

“Moms Across America”和“Sustainable Puls”的研究宣称,在用于分析的样本母乳中,有十分之三的样本中存在草甘膦。

这个发现被展示在“Moms Across America”的网页上,获得了国内各大媒体的广泛关注,并迅速导致了公众对于草甘膦使用安全问题的担忧,在此之前,草甘膦已经作为除草剂被广泛使用了30多年。

来自各大组织比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德国风险评估机构以及乔治敦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们对草甘膦进行了独立的监管和安全评估,他们发现草甘膦的使用情况与人们的生殖健康或是对后代的哺育没有一致性。

在McGuire的研究中,她和她的同事们收集了来自莫斯科、爱达荷、华盛顿州普尔曼或居住在附近的41名女性的母乳和尿液。这几个地区是农业高产区,在他们的日常耕作中会大量地使用草甘膦。

这些女性中有10人直接住在或是靠近农场和牧场,有23人描述他们的饮食是常规的,而有5人过去曾亲自混合过或是施加过草甘膦。

母乳和尿液样本被用来分析草甘膦和草甘膦代谢物的含量。研究人员运用高效液相色谱-质谱法来进行物质检测。

这一研究显示,即使在这些妈妈们的尿液中检测出了一定含量的草甘膦,但在母乳样本中却没有发现任何草甘膦或是草甘膦代谢物的痕迹。

McGuire说,尿液中的草甘膦残留水平要么为零,要么含量极低不必引起担忧。除此之外,科学家们并没有发现在吃施加过草甘膦而非有机农作物的人和其尿液草甘膦水平之间有什么关系,也没有发现居住在农场或农场附近的女性与那些住在大城市或非农业地区的女性有什么不同。

这些母乳样本的分析是在位于圣路易斯的孟山都实验室和威斯康辛的科文斯实验室分别独立进行检验。位于威斯康辛的科文斯实验室既不隶属于华盛顿州立大学或是该研究团队,也不隶属于孟山都公司。

“总的来说,我们运用精细且有效的分析方法所获得的实验数据有力地证实了草甘膦既不会生物富集也不会存在于人类母乳中,即便在妈妈的尿液中可以检测到一定量草甘膦的存在。” McGuire说道,“这些发现强调了用精准的实验方法来检测生物基质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像母乳这样复杂的基质。”

原文链接: http://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5-07/wsu-wrf072315.php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