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候选人怎样看待转基因,希拉里PK桑德斯

2015-08-31 | 作者: 刘杰 | 标签: 希拉里 桑德斯

基因农业网(刘杰)编译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桑德斯能否在转基因生物问题上持积极观点,克服其执拗,从而信奉科学呢?

当你用一个叩诊锤轻敲膝盖下方的髌韧带时,股四头肌会拉伸,向脊髓传递信号,继而肌肉作出相应反应。这一行为是独立的,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或许这应该算是最出名的身体反射行为,所以它也常用来隐喻在应对某些情况时,不经过大脑思考而采取的行为。膝跳反应在神经学的测试中应用极好——如果反应过于强烈,则表明脊髓或是大脑存在问题。但是无论是正常还是过度,当面对在科学和政治上都很复杂的问题时摒弃理智,这样的反应终归是不好的。

有机文化的两面性

当涉及围绕转基因生物技术的安全和传统与有机食品的争论等问题时,我们很难不在网络或是公共交流上目睹人们关于食品的“膝跳反应”,可这件事却恰恰需要经过大脑思考。这种影响无处不在,波及到了各行各业的人士。

举个例子,几周前俄勒冈州的阿什兰,一座以“俄勒冈莎士比亚戏剧节之乡”而闻名的艺术小镇,他们所表演的是《无事生非》,看起来似乎还挺合适,因为阿什兰位于近期投票表决禁止转基因作物的杰克逊县。可能是由于受到了时下莎翁戏剧节表演的讽刺,该县官员提到他们并未强制执行这个禁令——但从镇上餐厅的菜单上你却完全看不出来:他们的菜单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包含了高价的沙拉和三明治——真的很贵,比如普通的三明治就要卖18美元——并且为了证明这价格是公道的,他们还在商品的前面加上了“有机的”或是“不含麸质”字样,甚至在有些地方的菜单上直接用小字标注所有食物均不含转基因作物。

他们可以逃脱漫天要价的谴责,所以阿什兰的餐厅统一战线,因为走在街上的游客大多是富裕的退休老人,典型的波特兰迪亚风格。他们什么都在全食超市买,因为他们相信有机食品比传统食品更加健康。这显然是没有证据的。我们应该铭记莎翁的精神,不要胡乱猜测。有机食物已经大到一个文化问题了,甚至是地位的象征,并且不管怎样,这些阿什兰的游客负担得起它。

这个观点就像是三年前Bjørn Lomborg在发表在纽约时报封面上观点的翻版,Bjørn Lomborg 也是在对一个广为流传的观点——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宣称多吃水果和蔬菜对健康有好处(在现在看来理所当然),不管它们是有机的、传统的或是非转基因的——进行驳斥。Lomborg本是一位政治学者,但却因其在环境论上的成本效益研究而闻名,他同时也是哥本哈根商学院的商务专家。他在其关于可持续性发展的分析中毫不客气地说道:

有机水果、蔬菜和肉类比传统的花费要高10%到174%……而在美国水果和蔬菜的消费却只下降了10%,因为更高的价格会使每年的患癌率增加4.6%,也就是每年会多出26,000例癌症死亡案例。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强调了吃水果和蔬菜的重要性,“不管它们是怎样生长的,”却遗漏了应该吃多少的问题。吃更多的水果和蔬菜显然是比避免有限度的杀虫剂要重要得多。

2014年盖洛普发起并发表的一项民意测验显示出45%的美国民众专门吃有机食品,而15%的人强烈抵制这类食品。不出意料的是,同一份民意测验显示出收入在决定人们是否购买有机食品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与低收入人群相比,在富有的美国人中,购买有机食品的人占了更大的比例,而抵制有机食品的人更少。但是这两个收入人群中的差异也并非特别明显。那些年收入超过75,000美元的家庭中有49%选择购买有机食品,而那些年收入低于30,000的家庭中也有42%。

在波特兰一个食品杂货店,一位将小孩放在购物车里的年轻妈妈因为耽误了时间而向我们这些排在她后面的人道歉。她买的东西不多,其中包括了一个有机西瓜。她预期的账单应该是34美元而非45美元,所以她耽误了一些时间在决定放弃某些商品上,从而使自己能够支付得起有机产品。

当这一切发生时,她买的商品全部都被列举在屏幕上,使得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个有机西瓜就是账单上最贵的一项。所以,当她第二次为耽误我们的时间而道歉时。大家都说没有关系,我小心翼翼地提醒她如果只买非有机食品的话可以省下一大笔费用。同时,我告诉她有机食品不仅贵,而且也并不比普通食品更加健康。她表现出感激的姿态,但她却没有尝试着去接受科学和常识。她声称有机食品绝对是更为健康的。

倾听科学家的声音:克服“膝跳反射”的第一步

对字面意义的下意识反应就像是触发膝盖骨韧带的反射一样,是有其内在标准的,这样的反射是有益的,因为我们需要它。但是对于有隐喻性的膝跳反射来说,好消息是在这个过程中大脑保持着清晰的思考,并且在一件事上被指导过的人能够改变他们的想法,并且有时他们也会这么做。他们能够克服去随大流的本能,即便那些随大流的人里有他们的政治盟友——可以说是他们阵营的一部分。购买有机食品就像是一些人改变阵营的一个仪式。

这在主流的信仰类型中不常出现——比如宗教的观点,从小就在人们的意识里根深蒂固,并且很难去改变。但是当经验主义的数据起作用时,科学家们,甚至是公众的一部分都能并且肯定会改变他们的想法。科学家们也是人,他们也有不理性的时候,所以当然有些科学家会抵触经验性的证据,并拒绝改变他们自己的观点。但是大多数还是改变了自己的看法,这是科学的进步。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高智力、高学历的人身上,包括一些政客和其他领导人,认为科学家们谈论的都是有直接实用意义的问题。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围绕生物技术安全问题讨论的政策。在这个问题上,伯尼·桑德斯(Sen. Bernie Sanders,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美国参议院自由派领袖、民主社会主义者)就是一个需要克服因“膝跳反应”而抵制食品生物技术的政客。之所以拿他来当例子,是他通过竞选总统而成为让人们最为熟知的、强烈抵制转基因食品的政客,同时也因为他强烈支持所有的科学项目,除了农业生物技术。这里有一篇他在7月份发布的推特,正在他的竞选开始走向高峰的时候:

这是一个多么使人振奋的、清晰的科学主张和舆论!科学家们坚信气候的异常变化是真实的、疫苗是安全的,连人类和都是从同猿类的共同祖先进化而来的。大部分共和主义者仍然试着尽最大的努力来回避讨论这些已达成共识的问题。

桑德斯指的是那些关于气候变化的舆论看法,我们应该为他的言论鼓掌。无论人们是认为气候变化预示着巨大的灾难,或是应该采取措施来应对它,人类导致气候变化这一事实是毋庸置疑的,至少在科学家中这样认为的人是占压倒性比例的。但对于公众来说就不同了。近期一个皮尤研究表明在在看待一些重大的问题是,科学家们的说法与普遍民众所相信的之间存在巨大鸿沟。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87%的科学家们认为人类活动正是原因所在,但是却只有50%的公众认同这一观点。

同一个研究显示出,科学界在关于童年是否需要打疫苗、人口增长、海底钻探和人类的进化及其在科学教育上的重要性都存在同样的鸿沟,而意料之中的是桑德斯及其选民们与科学界在这些问题上都处于同一战线。他的观点与他的阵营一致——自由党压倒性地支持他。

但是当科学与你阵营的观点产生争论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呢?

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如果你信奉科学的话。皮尤民意测验同样发现,88%的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科学家相信那些被政府部门批准的转基因食品对于消费者是安全的。桑德斯所重申的那些科学舆论在哪儿呢?还是政治家们只被允许去选择信奉他们自身阵营所信奉的科学?在这一问题上,桑德斯转向支持共和党的意见,当科学变得麻烦的时候就将其一脚踢开——就像戈尔(Al Gore,美国前副总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所说的,一个麻烦的真相。成为同路人是容易的,能经受测试的独立性和真正的科学性的思考,就是即使在证据与你方阵营的观点产生分歧的时候你依然选择追随真相。这才是真正的科学思维、独立以及正直的体现。

桑德斯的立场是有失偏颇的,犹如去领导人们抵制制药企业,却不让他们公然反对那家公司生产的药品。的确,有一些人直言不讳地抵制疫苗,但他们是次要的反科学元素。对其他人和激进分子来说,这是对立的:众所周知药物和疫苗是用于疾病治疗和预防的。抵制医药企业会影响药物的价格以及民众是否可以购买到好用的药物。

我们常运用逻辑来克服膝跳反应,一个民主的社会学家应该用同样的方法看待转基因农作物产业。

真正的进步人士喜欢转基因技术

将科学从非科学问题中隔离出来正是比尔盖茨所提倡的。近期,当人们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采访他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有关问题时,他表达了以下观点:

这绝对值得分为两个不同的问题。第一个是产品的定价和知识产权的拥有者是谁,并且是否合适,第二个是转基因食物是否会产生长期效应?

盖茨全面地探讨了像RNA干扰这样新技术的潜力和转基因技术的潜在利益及安全性的研究。尤其是对盖茨基金与国际水稻研究所共同合作研究的黄金大米,他抱有激情。黄金大米每年可以防止成千上万的儿童患失明症,因为它被设计成有高含量的β-胡萝卜素。盖茨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终结饥荒,并像许多想要改变世界的人一样,他认为这样的目标需要依赖转基因这样的科技。

盖茨深知进步分子对于技术的力量。这同样也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美国前国务卿)所深信不疑的。转基因农作物技术和研究成为她议程的一部分。而其他高调的自由民主党派人士呢?根据2013年他们于美国参议院举行的“是否应给转基因食品贴标签”的投票,可以大致猜测出谁是支持农业上的转基因技术的。参议院的投票压倒性地反对强制给转基因食品贴标签,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激进的民主党的反对党的投票,比如Al Franken、Bob Menendez和 Elizabeth Warren等。当然,不包括桑德斯。

希拉里·克林顿和其他的进步分子支持转基因技术并不是因为他们对自己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妥协,而是处于相反的原因:生物技术是进步的。回顾绝大部分科学家、经济学家和饮食专家详尽的总结,他们决定达成共识:不仅转基因食物不仅是安全的,转基因更是一项进步的技术。

人们总是致力于解决人类的营养问题和可持续性发展,并且想要为全球粮食和耕种上面临的巨大挑战做些什么。他们克服不假思索的反应和扎根于我们脑子里的那些时常告诉我们“避开你所不了解的新事物”。他们就像进步分子一样思考。(作者David Warmflash)

原文链接: http://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5/08/25/can-bernie-sanders-act-like-progressive-gmos-overcome-tribal-allegiances-embrace-science/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