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作物遭遇禁种,但科学不败

2015-09-08 | 作者: Panda | 标签: Panda

基因农业网(Panda)编译《自然》杂志于9月2日发表科学作家Colin Macilwain的文章,称政府对转基因继续持反对态度,无疑是在公众接受度和科学依据之间利弊权衡的结果,这并非意味着科学的失败。他对转基因标识也提出了质疑:如果需要对转基因作物事无巨细进行标识的话,那对于科学和产业才是一场灾难。


上周,路透社报道了德国决定继续实行不种转基因作物的计划。这一决议无疑迎合了反转者精心策划的攻势。苏格兰政府在上个月做出相同的决定后,遭到了植物学家和前沿科学家的多方质疑,包括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前任首席科学顾问安妮·格洛弗(Anne Glover)。科学界普遍认为,禁种令是对科学的公然冒犯和对以事实为依据进行法规监管理念的极大侮辱。

我本人是科学方法论的死忠粉。我不会坐在空客320飞机中感谢上帝助我翱翔在三万英尺的高空。我倒是很乐意将飞机的成功飞行归功于那些懂得流体动力学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当然,我同时也支持以事实为依据进行评价的基本原则。

去年12月,欧盟出台政策,放权让各成员国自行决定是否在本国种植转基因作物。随后,苏格兰、德国、法国、意大利以及其他欧盟成员国纷纷宣布抵制转基因作物公司,立誓不让转基因作物踏上欧洲的土地。对此我并不紧张,相反,我满怀兴趣等着看英格兰对欧盟决议将做出如何反应。

无论这些成员国最终如何决定,他们的筹码价值已经远不如从前。20年前美国开始授权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商业化种植时,许多作物生产公司都认为,转基因技术能否全球化推广主要取决于欧洲的接受程度。时至今日,世道已经变了。即使在欧洲并未被普遍接受,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也一直在稳步增长,现在已经接近平台期。据行业报表统计数据,去年全球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相对于前一年的增幅只有约3%,总面积达到1.81亿公顷,占联合国基于作物种植情况估算的全球15亿公顷可耕地面积的十分之一稍多。

其中,约六分之五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在美洲(基因农业网注:主要包括美国、加拿大、巴西和阿根廷),其他部分主要是在印度和中国种植的非食用作物(主要是棉花)。反而那些亟需提高作物产量来解决温饱问题的国家很少种植转基因作物。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已近20年,目前来看,转基因性状仍然是最适合于满足大规模机械化农业需求的选择,他们能够负担得起转基因种子以及配套的投入成本。无论欧洲最终将做出怎样的决定,全球其他国家都不会等着效仿。

并且,这一次,欧洲关于转基因作物种植与否的辩论其实无关转基因本身,而是关乎各成员国应当如何评估和管理风险。从欧洲15年前背弃转基因作物的那一刻起,挺转派就警告说,这预示着一个危机四伏的大陆,一个不愿意敞开心胸拥抱未来的大陆。不过,并没有迹象表明欧洲反对所有的技术进步:它并未固步自封而拒绝接受纳米伤口敷料技术和移动电话技术,相反,欧洲曾是全球最快接纳这些技术的地区。

除了转基因这个特殊案例,以事实为依据的评价原则在欧洲非常流行。但是,完善的风险管理不仅仅是科学风险评估,还涉及到与公众的早期沟通以及对诸多事实证据的仔细权衡。总体来说,掌握着大部分安全性评价数据的各大公司倾向于将科学风险评估作为法规监管的全部内容;而环保人士(即使是像欧盟和前美国副总统阿尔戈尔那样的温和派)则偏好预防原则,这就将沉重的举证责任推给了新技术的开发者。

现实世界中,所有的政府都不得不在两派人士的对立中趟出一条生路。但是应该把线划在哪里?在欧洲,尤其是对那些重视食物来源的成员国而言,普通大众并不想要转基因的食物。评审委员会也就转基因作物对环境的影响保留观点。是不是研究数据说它们能够安全食用,就意味着必须种植转基因作物呢?请叫我小天真,但是鉴于我们的民主制度俗套规定,政府不得以这种强权决策的方式践踏民意。

在美国,关于转基因作物最关键的法规决议是在1995年做出的,当时并没有群众参与。他们适时敲定了“实质等同”这一安全性评价基本原则,支持转基因食物只要与常规食物一样实质等同就认为安全。

现在看来,科学合理的“实质等同”原则却成了政府在转基因技术方面公信力丧失的原罪,自那时起,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家们为此付出了太大的代价。转基因技术拥有混合和修改基因的巨大能量;其应用或滥用都将对全球生态环境和食物供应产生深远的影响。将转基因技术与植物常规育种进行“实质等同”的比较也就毫无意义。

“实质等同”的原罪有望在近期内得到救赎。7月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科学顾问霍尔德伦(John Holdren)指示监管部门重新审视美国的农业生物技术法规评价框架。霍尔德伦承诺,要为小规模生产者提供更简单、更透明的监管法规。许多美国消费者已经对科学技术产生怀疑;2014年4月,佛蒙特州成为第一个强制转基因食品标识的州(不过,近期美国众议院已就此项决议作出回应,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州级政府制定此类法律。)

仍有一些反转人士希望在食品包装上标注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这意味着转基因作物终结之路的开始,或者更确切地说,它标志着转基因作物刚开始之时就已终结——如果转基因成分标识意味着让科学界和农业生物技术行业向公众事无巨细地告知他们都在做什么的话,那将是一场灾难。

作者Colin Macilwain为爱丁堡的一位科学作家,原文链接:
http://www.nature.com/news/rejection-of-gm-crops-is-not-a-failure-for-science-1.18271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