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转基因科普的思考

2014-08-06 | 作者: 神雕侠侣之大侠杨过 | 标签: 科普

昨天北京转基因大米畅尝会圆满成功,特别是请来了转基因科研一线的黄大昉教授和媒体,大家畅谈了对于转基因的科普,我又有一些想法,现写出来,以飧网友。

昨天北京科技报洪广玉先生给我印象深刻,到底是科技报的记者,比那些只知道哗众取宠传谣的记者强多了。他跟我和方玄昌讨论了一个问题:我们的现在的转基因科普走入了一个误区,就是大家被反转控牵着走,反转控传谣,我们就疲于辟谣,不停地重复着这件事,普通的民众就在我们传谣和辟谣的过程中选择了相信谣言。

不过洪记者关于转基因科普的现状描述确实客观存在。比如这次转基因科普实际上是因为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宣称“转基因大豆油跟肿瘤高发存在高度相关性”,让大家真的以为有关系时,我们才开始辟谣,实际上我们的辟谣甚至还加速、拓展了其谣言的传播。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最好呢?

在传播谣言的过程中有三类人:专家、名人、媒体。所谓专家有些也是科学家,只不过不是转基因领域,有些是利益团体(比如上面提到的那个王小语)。往往是专家先发声,名人开始质问,媒体开始跟进,反复报道,一个周期下来,成功妖魔化转基因。那我们应该怎样对待这三类人或团体呢?对于专家,这类人有的其实知道事情真相,有的即使不知道,也很容易通过学习了解,所以跟他们谈事情真相没用,直接不留情面,指出他们的险恶用心就行。对于名人,也是不会听你的解释的,或者没有是非,没有道德,他的目的是要吸引人气,为他所用,所以民智不开启对他更有利;或者人不坏,但因为人气旺,自我膨胀,以为他是离真理最近的那个人,也不会听我们的,我们怎么做?他们的话其实漏洞百出,我们只需指出他们的话是何等荒唐可笑,慢慢打击他们的公信力,让他们以后不敢轻举妄动。至于媒体,他们只有娱乐,只有收视率,我们就想办法盯住他们,揭露他们,以此来打击他们的收视率,如果他们发现宣扬伪科学没有市场了,自然就会转向,要记住,这三类人或团体,求他们是没有用的,反复跟他们争辩也是没有用的,甚至更有利于他们达成目标,当然我们如果有自己发声的平台,及时、准确地把我们的声音发出去最好。

今天有人私信我,说又有人造谣,在澳州转基因怎么着怎么着。其实这些问题一直都存在,只要谈转基因,就会把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搬出来一次,其实这样刚好落到反转控混淆视听的目的。他们传递给不明真相的人这么一个观点:转基因在各个国家政策是不一样的,说明转基因的安全性是不确定的,在世界各国一直存在争论,我们国家同样如此,所以我们大家都要小心,要谨慎,能不吃就别吃。我当时这么回了这个网友私信:“转基因是否有害,跟各国的政策无关,不同的国家对待转基因产品确实有不同的政策,但那是政治问题,澳洲对待转基因的态度跟中国有点相似。”

所以我觉得在谈到世界各国对待转基因有区别时,要严格跟转基因的安全性分开,告诉不明真相的人,转基因在欧洲和美国之间不同,不是因为美国和欧洲的人种不同,事实上美国人就是欧洲人。即然转基因食品在美国很安全,美国人吃了没事,欧洲人吃同样也不会有事,之所以欧洲对待转基因趋于保守,跟转基因安全性无关,是一个复杂的政治与经济问题,不是在讨论转基因安全性时要涉及的问题。在中国,转基因要标识,同样不是因为转基因不安全,砒霜再怎么标识也是剧毒的,三聚氰氨再怎么标识也是不能吃的。在中国,进口转基因大豆只能用来榨油和当饲料、进口转基因玉米只能用来当饲料不是因为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不能供人食用,也是一个政治问题,是政府考虑到我国人民的科学素养还不足以完全理解转基因技术,考虑到我国还有很多所谓专家、公众人物对转基因不够理解。因为如果有毒,动物同样是不能吃的,抗生素、瘦肉精这些低毒、代谢快的物质,政府都禁止在动物饲料里添加或过量添加,怎么可能允许给动物喂“三代绝育、能让耗子都死光的转基因饲料”呢?如果真像反转控说的,那这些动物根本也没可能活到可以送上餐桌,更不可能让他们的后代还让我们享用。

在中国,转基因作物还没有允许大规模种植,同样也不是因为安全性(因为所有被批准种植的植物都需要进行有史以来最严格的安全实验),而是因为反转控的极力妖魔化,社会公知的推波助澜,将转基因的安全性与政冶挂钩,让政府在制定政策时捉襟见肘。当然也可能跟我们的科学家还没准备好、还没有真正好的品种可以推广种植有关。在这里我也想向政府献言,不用过于在意反转控的言论,反转控只会反对还没有批准的项目,一旦政府批准,反转控也就销声敛迹了。

所以我认为,对付反转控最管用的一个办法,消除争议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理直气壮批准转基因植物种植。

(本文经基因农业网编辑)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