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环境大臣:欧洲正在错失转基因良机(演讲全文)

2015-09-16 | 作者: 叮当蓝色鱼 | 标签: 英国环境大臣 转基因

(欧文•帕特森为英国议员,任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大臣;演讲时间6月20日;演讲地点:洛桑研究所)
翻译:叮当蓝色鱼


谢谢大家今早来到这里。

这里是洛桑研究所(Rothamsted Research)和诺曼·博洛格全球食品安全研究所(Norman Borlaug Institute for Global Food Security)的联合实验室,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里更适合讨论有关转基因、及其在未来面对各种挑战时所扮演的角色这一话题。

20世纪40年代,在战争、饥荒、政局不稳的背景下,博洛格(Borlaug)引领了后来被称为“绿色革命”的运动,将一系列先进的农业技术带到发展中国家,大大提高了作物产量。博洛格(Borlaug)因此被称为拯救了十亿生命的人,这个说法毫不夸张。他的事迹充分展示了人类在科学应用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那项开创性的运动已过去70多年,如今我们正面临更加艰巨的挑战。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从现在的70亿增长到90亿。正如最近的前瞻性报告所述,养活这么多人口必须实现粮食的“可持续集约化”生产,粮食生产的无忧时代已然结束。

我认为,现在对转基因作物的潜力开展新一轮更为可靠及有依据的讨论正是时候。我们应当基于对转基因风险和益处的公正认识,对这项技术进行全面彻底的考量。

尽管我坚信转基因技术对于经济、环境和国际发展非常有益,但我同时也很清楚人们对此仍存忧虑。我认为我们的政府,产业部门和科学界以及其他机构,有义务向英国公众证明转基因是一项安全、可靠和有益的发明。我们必须引导这场讨论,并向公众解释什么是转基因技术,以及转基因技术有什么作用。
 
技术的进步
经合组织(OECD)与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最近联合发布的《2013-2021年农业展望》报告指出,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粮食需求,农业生产产能需要在未来40年增长60%。随着全球人口的增长,对土地、水资源和能源的需求和压力也日益增加,进而导致食品安全风险。为了应对挑战,我们必须采用新的技术,转基因正是其中之一。

博洛格(Borlaug) 和其他参与绿色革命的人们利用新技术彻底改变了人们的耕种方式。例如,与1961年相比,现在同一种作物要达到同样的产量所占用的土地面积减少了65%。世界粮食产量在1967年和2007年之间增加了115%,而土地的使用仅增加8%。美国经济学家伊多尔•高克兰尼Indur Goklany曾经做过计算,如果试图用上世纪50年代的生产方式来养活目前的人口,需要使用所有土地面积的82%来作为耕地,而不是现在的38%。

最近几十年来,英国的政治争论都是基于一个错误的前提:我们要么增加作物生产,要么保护环境。事实上我们需要两手同时抓。但是如果我们不主动在农业、农业科学、商业和技术领域进行全面革新,我们将无法实现这一点。

人类使用遗传学方法进行植物育种已有几个世纪之久。最新的进展是英国科学家完成了小麦基因组测序工作,剑桥大学全国农业植物学会研发了“超级稻”,展示了传统杂交育种的进步。然而,如果我们要解决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就必须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工具。

对先进的转基因植物育种技术的正确运用,是保证或提高作物产量的有效途径。转基因技术还可以用来抵御未知气候和疾病对作物的破坏性影响,减少化肥的使用,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并减少采后损失。

更令人振奋的是,如果我们更有效地使用耕地,就能为自然、荒野和生物多样性释放出更多空间,这正是一些评论员一直在呼吁的事情。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的一个小组研究发现,如果未来50年全球范围内采用新的农业技术,将能节省出相当于法国国土面积2.5倍的耕地。
 
转基因技术的全球地位
自1996年以来,转基因作物在全球的种植面积增长了上百倍。去年全球共有28个国家的1730万农民种植了转基因作物,占地约1.7亿公顷,为全球耕地总面积的12%,相当于英国国土面积的7倍。

如果没有从转基因作物中获得实际利益,农民不会种植这些作物。

如果没有清楚地了解转基因技术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公共利益,各国政府不会给这些技术颁发许可证。

如果没有觉得转基因产品安全和实惠,消费者们不会购买这些产品。

此时此刻,欧洲正在错失良机。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只有不到0.1%发生在欧洲。当世界其他国家都已抢先种植转基因作物并从新技术中获得收益时,欧洲正在冒着被甩在后面的风险。我们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转基因技术的使用是革命性的,其影响不亚于最初的农业革命。英国应当也像当年一样在这场变革中处于领先的位置。

我希望英国在养活世界人口、实现粮食增产上发挥主导作用,而不是在别的国家已经开始采取行动时袖手旁观。英国是科学研究的天然家园。我希望研究机构和跨国公司知道英国是他们开展科研工作的最好地点,我们的政府会帮助他们扫清一切障碍。
 
经济利益推动技术进步
当前范围的转基因作物旨在帮助农民更快、更好、更省地控制害虫或杂草。有证据表明它们已经起到了作用,为农民同时也为消费者带来了经济收益。

转基因作物在世界其他地方的种植也极大地惠及了欧洲。欧盟的农产品净进口居于世界首位,因为欧洲依赖大量的重要商品以支持畜牧业生产。据欧洲饲料制造商协会(European Feed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统计,目前欧盟约85%的复合牲畜饲料都标明含有转基因或转基因衍生物成分。

今年四月,英国有四家大型连锁超市公开表示他们将不再对自有品牌的禽类产品使用转基因饲料做限制,因为那样既难以确保执行又花费昂贵。超市的做法是必要而且正确的,这个举动非常明确地表示转基因相关产品丝毫不构成食品安全问题。这种透明行动可以确保消费者对转基因产品做出知情选择。

今年年初,我在柏林遇到了巴西农业部长。他告诉我,与传统方式相比,采用转基因技术种植大豆能节省30%的生产成本。大豆是牲畜的重要蛋白质来源,是全球粮食系统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出于商业目的考虑,世界各地的农民都在种植转基因大豆。其中巴西采用转基因技术生产大豆的比例占到了83%,美国是93%,阿根廷更是达到了100%。

出于经济目的考虑,欧洲从这些国家进口转基因大豆。在非转基因大豆比转基因大豆成本高出每吨100到150英镑的情况下,如果不进口转基因作物,我们的食物价格、特别是肉产品价格将更加昂贵。

转基因话题并不仅仅涉及食物。一个非常成功的典型案例就是转基因棉花。目前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棉花生产都基于转基因技术。
因此在座绝大多数人所穿的衣服都有可能来自于转基因作物。

如果不是转基因技术给予作物内在的抗虫性,棉花的产量将减少一半。抗虫害转基因棉花不仅因为降低成本、减少损失而有益于棉农,也因为减少农药的使用而有益于环境。

转基因棉花的种植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尤其深远。从2002年批准种植转基因棉花至今,印度已从棉花的净进口国转变为主要出口国。据估计,这十年中印度转基因棉花的产量增长约216倍。

这意味着转基因棉花为印度棉农增加了126亿美金的收入,亩产增加24%,小农户的盈利也增加了50%。与此同时,用于控制棉铃虫的农药使用量减少了96%,从原来的每年5700公吨降至2011年的222公吨。
 
抗病虫害与环境效益
转基因技术已被普遍用于使作物能够抵御特定的病虫害。科学家们包括英国的专家正在研发转基因的其他抗性。

马铃薯晚疫病是一种严重的真菌病害。为防治晚疫病,种植户需要使用重型喷雾器在田间来回喷洒药物、烧柴油、压实土壤、熏烟、对作物和周围的植物、昆虫使用杀真菌剂,达每年15次之多。

尽管英国每年花费6000万英镑来控制这种毁灭性的植物病害,却仍不能避免作物受到感染。剑桥塞恩斯伯里实验室(Sainsbury Laboratory)和巴斯夫植物科学公司(BASF)已经在英国开展了田间试验,种植不同类型的抗晚疫病(即枯萎病)转基因马铃薯。成功部署这种类型的作物将带来经济和环境的双重效益,农药和燃料的投入都将显著降低。

让我震惊的是巴斯夫最近决定将其研发的抗晚疫病马铃薯退出在欧盟的审批。我并不责怪巴斯夫,他们只是基于当前的市场条件和监管情况做了一个商业决策。但目前欧洲转基因环境之恶劣,使得这样有潜力的、具有经济利益和环境友好的作物未获得市场准入前景,这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目前世界各地的农民已能够保证产量、防治虫害和降低耕种对环境的影响,这都要归功于生物技术的发展。还有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能减少土壤侵蚀、降低燃料和化学品的使用,进一步改善环境。

我们目前正在辩论农药对蜜蜂和其他昆虫的影响。而在那些种植了抗病虫害转基因作物的世界其他地区,植物和昆虫因免于虫害和农药,已经得到了更好的保护。我最近跟一位北卡罗莱纳州的农民进行交谈,他在使用转基因技术后已经扔掉了所有的农药喷洒设备。

转基因产品给农民、消费者和环境都带来了好处。
 
从提高氮肥利用率到直接固氮
提高作物的氮肥利用率意味着更少的人工施肥和燃料消耗。目前我们正针对这些性状进行商业化研发,并计划于2013年至2015年在澳大利亚进行氮高效利用转基因小麦和大麦的田间试验。

从长远角度,科学家们正在研究通过转基因方式得到能够自己“施肥”的固氮谷类作物。这项研究能大幅减少作物对化肥的依赖,使得农民减少农药喷洒、燃料消耗和化学品使用,降低对周边土壤和水循环的污染,对改善环境大有裨益。

这项研究将带来巨大的潜在收益,它面临的技术挑战也同样艰巨。因此我非常欢迎盖茨基金会(the Gates Foundation)去年向约翰英纳斯中心(John Innes Centre)提供640万英镑来资助该项研究。我们应当为这项运用英国科技解决世界难题的研究获得这样大规模投资而感到骄傲。我也希望其他的研究机构在做出投资决策时能优先考虑英国。
 
国际福利
转基因技术带来的好处不仅仅覆盖发达国家。据统计,在发展中国家,2012年有90%的转基因种植者属于资源贫乏的小型农户。在中国和印度,分别有超过700万的农民因为转基因技术的显著优势决定种植抗虫害转基因棉花。

在美国,科学家正在种植一种转基因耐旱玉米,并在肯尼亚、南非和乌干达进行田间试验。澳大利亚人正在研究转基因耐旱小麦。这类作物有可能让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的国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除了耐旱转基因作物,科学家们还在探索和开发耐涝、耐盐碱以及耐极端气候的转基因作物。这为人类在原本难以利用的土地上进行农业生产提供了可能。

在乌干达,抗病害和营养增强型转基因香蕉的田间试验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尼日利亚科学家研发了一种抗虫害转基因品种,以应对“绿豆蛾”对豌豆收成造成的毁灭性经济影响。目前,尼日利亚农民每年因病虫害损失价值2亿英镑的农作物,另外还要花费3亿英镑进口农药来对付这类害虫。
 
营养保健
还有一些能增强营养、保障健康的转基因作物正在筹备之中,这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意义深远。目前,增加欧米伽-3脂肪酸含量的转基因作物即将上市。尼日利亚正在对增加了维生素A和铁含量的转基因生物强化木薯和高粱进行田间试验。

黄金大米最早是1999年由波特里库斯(Potrykus)教授、拜尔(Beyer)教授和一家非盈利独立研究机构研制出来的,用以改善维生素A缺乏症。缺乏维生素A是导致儿童失明的主要原因。据世界卫生组织(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统计,每年因此失明的儿童达到50万,其中一半的儿童会在失明后一年内死亡。这个问题在东南亚地区尤为严重。

目前已有的大米中均不含有维生素A成分。作为遗传工程的产物,黄金大米是解决该问题的唯一途径。从黄金大米被研发至今的15年间,我们一直试图向那些最需要的人们赠送种子,但所有的努力都被阻挠。在此期间,有超过700万的儿童失明或死亡,我们应当对此进行反思。

通过先进的生物技术,还可以用转基因植物制造用于生产流感疫苗和胰岛素的药用蛋白。

转基因技术为农业发展提供了真正的机会,使得作物在恶劣土壤条件下生长和抵御极端天气成为可能,并有可能直接帮助在贫困地区因饮食缺乏而需要额外补充营养的人们。随着世界人口的持续增长,对这些技术的掌握变得更为重要。
 
安全性
对于所有技术来说,保障公众安全和环境安全是至关重要的。事实上,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转基因技术可能是所有农业技术中最为规范的一种。

有一些人将转基因作物称之为“弗兰肯食品”,即“科学怪人食品”,这是在刻意制造恐慌,暗示转基因会对人类健康和环境构成威胁。

事实是,转基因产品要在严格控制条件下进行大量的测试和研发——从实验室到温室,再到田间试验,每一个步骤都是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进行的。

在完成所有的试验之后,转基因产品上市之前还需要逐一进行安全风险的科学评估。这个评估由欧洲食品安全局(the 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的独立科学家来进行。在英国,我们也接受来自世界上领先的科学专家委员会的独立意见。

过去的25年,欧盟耗资2.6亿英镑,支持了400多个独立研究小组对超过50个转基因安全项目进行风险评估,并在2000年和2010年的欧盟委员会(the European Commission)报告中得出两个有力的结论:
第一,没有科学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会对环境和食品及饲料安全造成比传统作物更高的风险;
第二,由于采用了更精确的技术和受到更严格的监管,转基因作物甚至可能比传统作物和食品更加安全。

欧盟委员会首席科学家安妮·格洛弗(Anne Glover)近日表示,“没有确凿证据显示转基因作物危害人类和动物的健康,或者危害环境。”

杂草的抗药性通常作为一个突出的环境问题和转基因作物联系在一起,但是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传统种植中。这不是转基因的问题,而是作物管理问题。耕种这两种类型作物的农民都可以通过对不同除草剂的使用或是良好的轮作来解决这个问题。

也有人对转基因作物、传统作物和有机作物的并存表示担忧。我向公众保证,政府会重视这个问题。我们将采取相应的措施将转基因作物与传统作物、有机作物隔离开,以保护各种作物的经济利益。

农业是一个高度分化的部门。尽管目前英国没有商业化种植任何转基因作物,我们的行业也能够保护流向不同零售市场作物的完整性。这样可以保持传统杂交种子的延续性。我们也可以借鉴其他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的经验,对转基因作物的有效管理提供最佳实践指南。

针对消费者选择权,我想说明的是,没有人建议将转基因食品全盘纳入英国的食物链,尤其是我本人更不建议这样做。我相信当人们走进超市,他们可以自行选择购买本地的有机土豆或者英国各地生产的抗晚疫病转基因土豆。无论什么产品,无论它有怎样的起源,人们都应相信它安全且可持续化种植,我们的政策应当基于完善的科学和有力的保障措施。

没有人希望英国的农业一元化。多样化、具有选择性才能推动美好生活。
 
转基因在欧盟的现状
针对转基因作物,我坚信欧盟拥有世界上最完善和严格的安全审批制度。转基因作物和产品上市前不仅要通过欧盟食品安全局的独立科学家的评估,还要通过来自各个成员国的科学机构和监管机构的审核,才能获得正式许可。

我此前已经提出,欧盟已经是转基因作物的消费大户——主要通过进口牲畜饲料。超过40种转基因产品被正式批准用于食品和饲料,从未产生任何健康或环境问题。

尽管如此,欧盟批准转基因作物本土化种植的进程却相当缓慢。过去14年中,仅有一种转基因作物被批准商业化种植。另外那些通过安全评估的转基因产品却因各方压力而受阻于上市审批。我非常同情欧盟委员会,他们需要应付如此多的来自欧盟内部的意见分歧。

虽然我理解其他成员国的意见,但我仍然希望英国的科研人员和农民们能够发展最新的技术,并从中获得经济和环境效益。然而在目前无法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他们缚手缚脚地来应对全球粮食安全的严峻挑战。这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情——这意味着,用转基因作物为英国国民解决实际问题的美好愿景要再等上许多年才能实现。

欧盟的做法使得欧洲正处于被高科技资本逐渐抛弃的危险中。这将掣肘欧洲在农业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键性部署,削弱我们的应对能力和农产品竞争力。

欧盟政府需要以事实证据为基础来做出决策和执行监管,告知消费者准确的信息,以便他们做出明智的选择,让市场来决定转基因产品是否真的可行。

农民也是消费者,但是因为市场审批的停滞,他们被剥夺了选择的权利。

因此,我希望探索出一条途径,能让审批制度恢复正常运转(欧洲在针对转基因问题上一直秉承“预防”原则,致使市场准入制度不能正常施行——编者注) ,这样才能鼓励更多的国际投资和技术创新。

我并非建议欧盟降低安全标准和措施,它们依然至关重要;但是我们必须修正现有的市场准入制度,使得经过严格安全评估的产品能够公平地进入市场。
 
欧盟的立场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2012年4月,来自24个非洲国家的部长签署了联合公报,一致通过了使用生物技术作为提高非洲农业生产力的手段之一。

然而有证据显示,转基因在欧盟的待遇对发展中国家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欧盟对转基因的态度似乎表明:转基因技术是危险的。这可能使得转基因技术在这个世界上最需要农业创新的地区遇到本不该有的阻力。发展中国家同时也在担忧,如果他们种植了未被欧盟批准的转基因作物,可能会被欧盟市场挡在门外。
直到最近,哈佛大学的卡雷斯托斯·朱马(Calestous Juma)教授指出,这种状况“对非洲的伤害很大”,“反对新技术将给养活世界人口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我们有责任建立一套正确的准则,以确保发展中国家在判断转基因方案是否适合他们时做出明智的选择。
 
英国的科研与战略
我想对来自英国的前沿转基因技术研究致敬,包括洛桑实验室、约翰英纳斯中心、塞恩斯伯里实验室(Sainsbury Laboratory)、利兹大学(Leeds University)及其他诸多机构。

我们拥有世界一流的科研基地和专业知识,来开发需要的工具以应对全球性挑战。我们应该为此庆贺并自豪。我们拥有能够让自己更进一步的机遇。在英国,我们有科学,有技术,并且知道如何在这一领域引领世界潮流。我们必须利用我们国家在科学和创新方面的丰富积累,作为迈向未来的坚实基石。

转基因技术为农作物在提高产量、减少甚至摆脱农药方面提供了美好前景。如果我们希望减少农药使用,同时保证生产效率和收成,就需要鼓励而不是阻挠创新。在洛桑实验室进行研究的抗蚜虫小麦属于尖端技术,我们也因为这项开创性技术而享誉全球。我希望英国在这场发展并获益于转基因技术的全球竞赛中处于前列,而不是袖手旁观。

我和英国科学大臣大卫·威利茨(David Willetts)正在合作准备出台一个农业高科技战略计划,目标是将创新型的想法转化为实际应用、操作流程和具体产品。我们需要充分利用英国的农业科技及出口便利所带来的机会。然而,在众多农业技术中,转基因技术是我们唯一想要特别支持的。

我今天代表政府想要传达的明确信息是:我们已经拥有了世界一流的植物学科研机构,我们希望英国能够成为全球研究农业技术最领先的国家,这当然包括转基因技术。政府大力欢迎潜在的研发机构和个人,我们希望通过与你们的合作,来克服研发转基因技术及其它应用方面的障碍。
 
结语
总而言之,人类将面临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何在未来40年养活自己?我们需要从现在就做好准备。我们必须把这个事实摆在面前:此时此刻,在这个星球上有十亿人长期处于饥饿状态。我们难道真的要看着他们的眼睛说:“我们拥有成熟技术能帮你们摆脱饥饿,但是这项技术太有争议了,所以实在难办”?过不了多久,世界人口就会从70亿增长到90亿。到那时,我们将拥有更少的资源去养活他们,因此我们有义务去探索诸如转基因这样的新技术,唯有这些新技术才有可能解决严峻的粮食问题。

转基因技术未必使农民的生存变得更容易,或使他们的生意更有利可图,但我相信这项技术将给这个行业带来巨大的机遇。

这项技术能够通过非化学方法解决病虫害问题;这项技术能够为贫穷国家因缺乏维生素A而濒临失明或死亡的儿童提供补充维生素A的食物;这项技术能够使农作物在干旱地区具备更强的生存能力;这项技术将有助于开发新的药物;这项技术将养活世界上最贫困地区的家庭。我们不能指望使用传统的技术来养活未来数目庞大的人口,我们必须使用一切我们所掌握的技术。

尽管我充分理解在转基因问题上存在着的不同意见,但我希望部分的讨论能从今天开始,从这项技术背后的科学证据开始,从已经实施的严格管控开始,从我们能够得到的财富效益开始。

推广转基因并不仅仅是政府的责任。整个行业、科研组织、零售商、非政府组织、民主社会及媒体都应该发挥各自作用,确保关于转基因的讨论具有建设性、信息对等和证据充分。我希望今天在座的每一位都能各尽其职,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们。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