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也着急,马来西亚教授呼吁本国加快转基因产业化

2017-09-28 | 作者: 杨宁 | 标签: 马来西亚

 
基因农业网编译(翻译:杨宁,校对:Panda)报道:马来西亚是东盟国家中率先对转基因作物进口制定法规和指南的国家。通过2007年《生物安全法》和2013年《转基因生物环境释放监管指南》的制定,马来西亚在转基因生物研究方面拥有严格遵守《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和《生物多样性条约》的指南和规范。
 
然而,迄今为止只有两个限制性田间试验获得批准,即2013年的抗病转基因木瓜和今年的转基因橡胶树。相反,菲律宾很多年前就开始种植转基因作物,而越南和缅甸正在种植转基因玉米。印度尼西亚也效仿种植国产的转基因甘蔗,并推动其商业化。
 
其他亚洲国家,如印度、中国和巴基斯坦也都在19个农业生物技术大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在50,000公顷以上的国家)之列。甚至连孟加拉最近也在种植转基因茄子,努力迎头赶上。
 
国际农业生物技术组织(ISAAA)的最新数据显示,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在连续19年保持3%-4%的增长率后,2014年共有28个国家的1800万农民种植转基因作物,总面积达1.81亿公顷。
 
5个亚洲国家(印度、中国、巴基斯坦、菲律宾和缅甸)的转基因种植面积共计1950万公顷,相当于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总面积的11%。主要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包括大豆、玉米、棉花和油菜,全球市场价值达157亿美元。
 
自2005年就已实施的《国家生物技术政策》以农业生物技术为首要推动力,希望到2020年马来西亚参与到全球生物经济竞争中去。
 
我们拥有完善的支撑框架,还有像BiotechCorp公司和马来西亚生物技术信息中心(Mabic)这样的机构在国内积极推广农业生物技术产业。
 
马来西亚的农业生物技术研究也同样具备世界级水准,拥有一流的作物改良设施和设备。
 
但是,为什么马来西亚现在还没有转基因作物呢?
 
世界人口呈指数级增加,而可耕地面积和用于灌溉的淡水资源却在日渐减少,毫无疑问,转基因作物的应用会越来越广泛,这是必然趋势。
 
而气候变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以及越来越频繁的洪涝与干旱,更是雪上加霜。马来西亚人是幸运的,我们避开了大多数的自然灾害,对我们充足的食物供应也感到很满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里没人接受转基因作物的主要原因,与像越南这样受海平面上升影响极大的土地资源匮乏国家相比,马来西亚的粮食问题并没有那么紧迫。

我们还不需要种植转基因作物,只因我们大多数的粮食作物都是进口的。2013年马来西亚的食品净进口额达156亿马币,主要包括糖、糕点、奶制品、谷类、蔬菜和水果。马来西亚农民也严重依赖进口种子。
 
另一方面,由于油棕等经济作物占据了大片土地,用于大规模隔离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土地十分有限。本地科学家的工作重心因此转移到用转基因植物提取植物源蛋白质,而这只需一间条件可控的温室用于生产。
 
药用植物源蛋白也被称为分子农业或生物制药。这一令人振奋的研究领域开始于90年代早期,第一个由植物反应器表达的蛋白质是用转基因烟草和马铃薯生产出的人血清白蛋白。使用植物源蛋白的主要优点就是成本效益,而且与之前的微生物表达系统相比,植物不会带有人类病原菌。
 
在当今背景下,非常有必要提高对种植转基因作物重要性的认识。多种因素(个人原因或是策略原因)导致了马来西亚还没有转基因作物的种植。是时候对这一话题展开公共讨论了。社区参与就是一个开始,尤其是让农业繁荣地区的社区领导参与其中。我们也要让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通过公共论坛或焦点小组进行对话。这一想法是要让公众参与到基于价值的交流中来,而不是就科学进行辩论。
 
离《国家生物技术政策》所制定的15年计划只剩5年时间了。从2006年到2010年的第一阶段,我们已经通过构建基础设施和专业知识完成了能力建设。第二阶段(2011-2015年)随着生物技术公司的日渐成熟,我们需要从基础研究中获益。
 
但是,我们能否继续前进,在最后阶段位居全球领先地位,这个目标还需要公众的大力支持才能达成。
 
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应该从这一话题中感受到紧迫性,不要回避它。转基因作物在未来十几年的全球粮食安全问题上至关重要。我们不想有一天醒来时,发现我们在农业生物技术行业中被邻国远远甩在身后。
 
本文作者DR HOE-HAN GOH为马来西亚国民大学系统生物研究所植物生物技术中心主任。原文链接http://www.nst.com.my/news/2015/11/111360/securing-our-food-supply-gm-crops?d=1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