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绿色革命之父谈农业革命-基因农业网

印度绿色革命之父谈农业革命

2016-01-14 | 作者: 杨宁 | 标签: 印度

基因农业网编译(译:杨宁,校:Panda):印度绿色革命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白色革命或“牛奶洪流”计划(奶制品生产呈指数增长)始于20世纪70年代,结束于90年代。此后,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农业生产力方面。最大问题就是,大部分印度农业区域无法摆脱季风的强烈影响。如果无雨,农作物也会绝收。怎样做才能像很多其他国家一样摆脱对雨水的过度依赖?著名遗传学家、印度绿色革命之父斯瓦米纳坦教授分享了他的看法。

借共和国成立50周年之际,时任总统科切里尔·拉曼·纳拉亚南指出,1950-2000年间取得最重要成就的两大领域,一是通过潘查亚特基层选举制度及其他地方机构巩固了民主管理体系的建设。同时,性别公正也逐渐被纳入基层民主机构体系中,所保留的女性席位从最初的33%提升到现在的50%。二是绿色革命所取得的成就,它使得我们在粮食需求上可以自给自足。20世纪60年代早期,我曾经提到,小麦和水稻等主要粮食作物在产量潜力上的革命时机已经成熟。因此,我推出了一项有关株型和生理节律变化的研究策略。为了达到此目的,我们首先需要引进日本的Gonziro Inozuka和墨西哥的Norman Borlaug所培育的半矮秆小麦种子。这些品种在土肥和供水条件良好时能够表现优异。

1963到1968年间,通过株型革命达成产量革命的想法已经广泛运用于实践了。因此,1964年-1968年这几年时间内所生产的小麦甚至可能超过了之前4000年的小麦总产量。来自美国的威廉姆·高迪因此造出了“绿色革命”一词,用以描述我们可以通过提高绿色植物的生产效率来提高粮食产量。水稻的情况也是如此,我们首先通过籼粳亚种间杂交拉开产量革命的序幕。不久后又采用了从台湾和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获得的半矮型水稻品种。因而,在20世纪60年代,我们创造出了很多新机会来突破小麦和水稻的产量上限,并提高了单位土地和水资源的生产效率。预计到2030年,全球对水稻的需求量会比2004年高出50%,而耕地面积则减少了大约30%,因此,通过提高生产效率达到农业上的自力更生,其重要性显而易见。

将生态学纳入技术开发与传播的主流是实现可持续农业的必经之路。感谢由农民、科学家以及决策者共同合作谱写的一曲绿色革命交响乐,使得我国在粮食生产方面的进步在世界几乎无出其右。目前,我们出台了粮食安全法案,授予全国近75%的人口以合法享有食物的权利。我们的独立是以孟加拉大饥荒为背景的。我们因此走出了饥荒,开始用本土产出的食物赋予人们食物权。然而,我们不能松懈。季风和市场是农民福祉的两大主要决定因素。受全球变暖相关事件影响,季风的行为变得难以预测。同样地,市场波动使得农民无法在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地点争取合适的价格。但是,我们该如何保护农民的利益免遭变幻莫测的季风和市场的打击呢?这是科学家和决策者们目前所面临的挑战。

2015年被命名为国际土壤年。2016年是国际豆类年。2016年也标志着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十年的开始。可持续发展的第二个目标号召“消除饥饿,实现粮食安全和改善营养状况,同时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早在1968年,我在瓦拉纳西的印度科学大会上就曾讲过:“精耕细作的土地如果不注意保护土壤肥力和土壤结构,将会导致土地荒漠化,灌溉而不注意排水就会造成土壤盐碱化。滥用农药、杀菌剂和除草剂可能给生态平衡造成不良影响,而且谷物或其他可食用食物上的有毒物残留可能导致癌症和其他疾病的增加。不科学地抽取地下水会造成自然资源迅速枯竭。在大面积的连续种植地带,用一两种高产品种迅速替代大量本地适宜品种可能会造成严重疾病的传播,最后甚至可能毁灭所有作物,类似的情形如1845年爱尔兰马铃薯饥荒和1942年的孟加拉水稻大饥荒。因此,如果对引入传统农业中的每种变化带来的多种后果没有正确的认识,没有首先建立适当的科学和培养基础作为支撑,就着急开始农业开发,这种做法从长远来看只会让我们陷入农业灾难时代,而不是带来农业繁荣时代。”

因此,我呼吁进行一场常绿革命,这将会带来生产率的永久增长,而不会伴随有生态危害。从绿色革命到常绿革命的转变是时代的需要。它还将引入一些新科学,例如促进可持续农业的生物软件的生产与应用,包括生物肥料、生物农药、蚯蚓培养、滴灌和土壤健康促进。我们应该在每个街区建立一个土壤健康监测和提高中心,帮助农民永远保持高产量。奥巴马总统在印度国会演讲时也曾提到了常绿革命的重要性:“我们可以一同加强农业。印度和美国研究员及科学家的合作开启了绿色革命。如今,印度是用科技授予农民权利的领导者,农民可以从手机上获得免费的有关市场和天气情况的最新消息。而美国是农业生产力和研究方面的领导者。农民们正面临着气候变化和干旱所带来的影响,我们将共同努力,开启第二次、更加可持续的常绿革命。”

在接下来的25年中,常绿革命最能促进农业、可持续粮食和营养安全进步。

世界贸易和粮食安全

世界贸易组织(WTO)是一个致力于促进自由和公平贸易的政府间组织。在制定什么是公平,什么是不公平的评估原则时,WTO采取了一种全球视野。而这也是问题所在。在发达国家仅有约5%的人口以农业为生,农业本质上是一种盈利性职业。但是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包括我们自己,农业是大多数农村家庭的主要职业,他们靠种植业、畜牧业、渔业、林业以及农产品加工为生并保证家庭的粮食安全。同时,农场规模小,可销售的剩余商品也少。因此,农业家庭需要社会的保护。把提供给他们的有限的帮助叫做农业补贴是不对的,这种帮助称为对可持续农业的支持会更加合适。

印度被描述为全球饥饿人口最多的国家。因此,外国专家告诫我们的政府,当务之急是必须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农业的繁荣和国家粮食安全都依赖于农业的经济效益。目前,我们已经开始通过2013国家粮食安全法案赋予民众法定食物权。正如之前提到的,印度已经从一个依赖于食物“运到嘴边”的贫穷国家转变成一个承诺赋予民众食物权的法治国家。为了践行这一承诺,我们需要同时关注生产、采购和社会资源分配。通过今年12月在内罗比举行的第十次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我们必须要清楚地理解把农业作为一种盈利性职业与把它当成是消除饥饿的一种手段之间的差别。值得自豪和满意的是,商工部联合部长尼尔玛拉·希塔拉曼传达出这样的信息:有利于粮食安全和消除营养不良的扶持政策是不会妥协的。工业化国家应该理解并承认粮食交易中的人文因素。发达国家已经通过“绿箱”条款保障给予本国农民广泛的财政支持。现在也应该有一个“食品安全箱”帮助其他国家采取农业扶持政策,帮助他们完成联合国秘书长提出的零饥饿挑战。

巴黎之外

随着1992年框架公约条款的实施,巴黎气候共识基本上恢复了现状。我很高兴有一个把温度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承诺。哪怕是这么一点升温也将造成旁遮普和哈里亚纳邦损失600到700万吨的小麦。然而,北纬地区的国家将会由此获益。我很高兴这一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被反复提及。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在适宜性和减少损失方面加倍努力。农业适宜性涉及到我们的关注重点将转向作物的日均生产率,而不是每种作物的生产率。另外也需要更加重视用苦楝包膜尿素代替普通尿素,以减少氨挥发。我们可以通过在每个农场推广沼气厂和集雨池塘,种植固氮树种来保障我们的粮食安全。为了履行我们开发可再生能源和发展低碳经济的承诺,有必要密切关注太阳能、核能、风能、沼气和生物质能的研发。这是实现可持续农业的途径。

食物在人类需求层次中排在第一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5年人类发展报告指出,依据人类发展指数,印度在188个国家中排名第130位。人类的天赋潜能是一个国家最大的财富。我们的首要目标就是为所有人提供一个健康和富足生活的机会。这也应该是常绿革命的目标,常绿革命中也应考虑营养维度。我们应同时解决由贫困引发的营养不良,由豆类摄入不足造成的蛋白质缺乏以及因铁、锌、碘、维生素A和B12等微量元素摄入不足导致的隐性饥饿等问题。

让我以罗斯福总统的一番话作为结束:思想和技术的新前沿已近在眼前,如果用绿色革命中对抗粮食短缺相同的视野、勇气和动力去探索这些新前沿,我们有可能会比预期更快实现零饥饿的目标。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