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转基因大豆研究演砸了

2016-01-25 | 作者: 刘杰 | 标签: 意大利

基因农业网编译(翻译:刘杰,校对,Panda):《自然》杂志称,2006年到2015年间,意大利那不勒斯大学的费德里科·因法塞利(Federico Infascelli)的动物营养研究团队因涉嫌篡改图片和/或捏造关键数据而遭受攻击。其中发表于《食品与营养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已经被撤稿,有报道说其他三篇文章也在接受重新评议。

因法塞利所发表的这些研究大都是在反对转基因的组织资助下进行的。以下仅举几例:
新研究表明:转基因大豆造成山羊后代体重下降,《转基因观察》,2015年3月2日
研究人员发现:转基因大豆改变了羊奶成分,并使后代发育迟缓,《独立科学新闻》,2015年10月26日
研究发现:以转基因大豆为食的母羊产下的幼崽遭受发育迟缓和营养不良困扰,《转基因新闻》,2015年10月29日


作为一名科学家,真正令人不敢相信是的面对那些涉嫌人为篡改图片的幻灯片。这些幻灯片显示了图像的篡改过程,以及或许是怕麻烦而在时隔多年的不同文章中引用同一张图片,却配以不同的图释来描述不同的试验。

进行过凝胶电泳实验的人都知道对于每次电泳都会有一个类似于特征指纹的特殊不规则形状存在。对于那些认为可以随意重复使用电泳图像而不会被发现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尤其是考虑到转基因相关研究本身就是具有争议性的课题,人们更不会轻易放过每一个实验细节。同时,这也不禁让人对该研究小组的一系列文章中其他数据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对于许多科学文献中类似的动物饲喂实验,该研究小组这些文章的结论毫无意义。已有许多研究都仔细审查过那些食用转基因饲料动物的表现以及那些食用转基因饲料动物所产生的乳、肉和蛋中重组DNA以及蛋白质的情况。事实上,由动物科学学会联盟(the Federation of Animal Science Societies,FASS)保存着相关研究的记录可供查询。农业科学与技术委员会(The Council for Agricultur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AST)和欧洲食品安全局(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 ,EFSA)对此均有过报告。在这一次又一次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均未能从来自于饲喂动物中检测到任何来源于植物的基因的片段(单拷贝的植物内源性片段)。

这些结论在2013年格哈德·弗莱彻斯基(Gerhard Flachowsky)编写《转基因植物喂养动物的营养学(Animal nutrition with transgenic plants)》一书中由德国研究学者拉尔夫·爱因斯班尼尔(Ralf Einspanier)总结在了一个表格里,这一章节名为《转基因DNA和新表达蛋白的去向(The fate of transgenic DNA & newly expressed proteins)》。


上述表格展示了《自然》杂志中所讨论的拉菲乐·图第斯科(Raffaella Tudisco)教授的两篇论文为什么相比于其他研究来说显得与众不同。在另一项研究中,作者夏尔玛(Sharma)在猪的肌肉中发现了重组DNA的研究中,并总结道:

本研究证实,饲料摄入的DNA片段(内源性和转基因),确实会在消化道终端存在,并被肠上皮组织吸收。猪体内确实会发生非常低频率的(基因片段)在内脏组织中的转移,但羊体内未发现该现象。众所周知,在动物组织中检测转基因饲料来源的低拷贝转基因片段的是一项技术挑战,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重组DNA在肠道内与常规饲料摄入的内源性遗传物质的代谢去向有何不同。

不同寻常的是,该研究在那些食用了转基因饲料的动物的新鲜乳汁中发现了重组DNA(rDNA)序列。世界范围内的许多研究都对此进行了大量的实验,除了这一研究小组之外仅有另一项研究中检测到了rDNA。在这个研究中,研究者从食用了转基因饲料的对照组和实验组动物的乳汁中都发现了rDNA,因此作者下结论说:认为乳汁中检测到转基因DNA可能来自于排泄物或者空气污染,而不是动物所食用的转基因饲料。然而,更多的实验并未检测到rDNA。总之,许多大量的数据表明并不存在饲料中DNA或蛋白质转移到乳汁中的现象。考虑到这一点,意大利小组的研究结果是极其异常的。

为什么强调这一点如此重要呢?其实它并不涉及公众健康的安全性问题,而是如爱因斯班尼尔在那一章节中所总结的那样:
饲料中的DNA和蛋白质片段会在肠道中出现。并且饲料中的DNA片段可能会经过一种自然过程而转移到动物组织中。
现有证据表明,动物组织中存在饲料来源的DNA片段并不意味着对动物或消费者可能具有安全风险。
当食物来源的DNA中基因片段出现在器官中时,这些外源DNA片段并不具有生物学功能,因此并不会对动物产生显著的影响,也没有发现这些DNA片段会整合到动物基因组中。
审议所有现有数据之后,并未发现有任何证据表明,对于消费者来说那些食用商业化转基因饲料的动物的乳汁、肉和蛋相比于那些食用传统饲料而言更加不安全。


然而,从标识的角度来说,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些来源于食用了转基因饲料的牲畜的乳汁、肉类和蛋类目前并不属于欧盟标识法规的管辖范围。如果在动物的乳汁、肉类和蛋类中检测到了重组DNA,那么就很有可能引发对这类动物产品的强制性标识,同时,考虑到欧盟动物饲料的很大比例都是进口的转基因饲料,那些执着反对将转基因技术用于农业生产系统的人肯定不会忽视这些重大影响。

作者Alison Van Eenennaam博士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动物科学系的动物遗传学家和合作推广专家。
原文链接:https://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6/01/22/alison-van-eenennaam-botched-italian-gmo-soy-study-never-made-science-sense/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