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前校长许智宏谈转基因食品

2016-03-11 | 作者: 孙强 田边 | 标签: 许智宏

作者|孙强 田边(大华府星岛日报记者)
关于转载授权: 大数据文摘作品,欢迎个人转发朋友圈,自媒体、媒体、机构转载务必申请授权,后台留言“机构名称+转载”,申请过授权的不必再次申请,只要按约定转载即可,但文末需放置大数据文摘二维码。

许智宏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1992年10月至2003年02月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1999年12月至2008年11月任北京大学校长。(摘自:百度百科)

摘要:
- 转基因是自然界普遍存在的现象

- 人类使用转基因产品由来已久,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对人体或环境有害
- 中国农业存在生产成本高,农业污染严重等问题,逐步推广转基因产品是有效的解决办法之一
- 中国的科学家在转基因领域取得不菲成绩,但却无法转化成生产力
- 希望政府更有作为,让公众更好地了解转基因,提高老百姓对转基因的接受度

12月3日,北京大学前校长、植物发育生物学家许智宏来到位于马里兰州盖城的美京华人活动中心,向大家讲解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的问题。转基因农产品被妖魔化的问题必须得到澄清。
这场讲座由大华府北京大学校友会前会长鲍一明主持。近百位关心转基因技术和食品安全的学者、专业人士和侨界朋友到场听取了许智宏的阐述。许智宏是应邀出席在华盛顿召开的国际基因编辑峰会而得以有机会和大家见面的。他的结论是,至今经批准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许智宏说,“我们谈转基因问题,要从中国农业讲起”。中国有近十四亿人口,农业必须为此提供足够的食品。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的粮食和其它农产品已经可以满足这个需要。当今有关粮食安全的定义巳发生变化。粮食安全包含了三个内容,让全民吃饱,富有营养,满足需求的多样性。要满足这个定义中的粮食安全,问题就很多。据统计,在过去的五十年间,中国粮食的单位面积产量提高了五倍。中国农业已经连续十一年丰收。总产量达到六点零七亿吨。习大大(近平)说过,中国人的饭碗要抓在自己手里。这的确是值得中国人民骄傲的。

但是,中国人对鱼、肉、蛋和奶制品的需求大幅增长。 1995年这种需求的图像出现“拐点”。人均的口粮急剧下降,鱼、肉、蛋、奶的消耗陡然上升。市场上供应的鱼、肉、鸡、蛋、奶所消耗的饲料粮,约占我国粮食总消耗量的一半。养鸡还需要鱼粉,全世界百分之四十的鱼粉运到了中国,用於养鸡养鱼。这些都给农业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许智宏说,怎么办?农业部提出了新的思路,比如马铃薯主粮化。中国是马铃薯最大的生产国,从种植面积到总产量都是世界第一,第二名是印度,欧美排在後面。世界的薯类(马铃薯、甘薯、木薯等)产量占世界粮食总产量的约四分之一。同时,中国的红薯产量也是全球第一。农业部的出发点是马铃薯的种植对土地要求不高,可以以此减轻生产粮食土地的压力。而且,马铃薯的营养价值比大米还高。然而,中国的传统习惯並不把马铃薯当作主粮。只有把马铃薯的加工技术提高,让马铃薯粉可以像小麦面粉那样作成馒头和面条,进入中国人的主食。据说,北京现在已经有二百家供应马铃薯馒头的销售点,其馒头内含有百分之三十的马铃薯淀粉。

许智宏说,农业种植发生了变化,粮食作物的产值所占比例相对降低,对饲料的需要却大大上升。中国的草原草地提供的肉类和奶制品,仅仅供应了市场的百分之二十。美国种苜蓿的草地和小麦种植面积差不多一样大,草地的生产力很高,中国有很大的差距,中国研究牧草的专业人才也很少。其实,退耕还草,一些种粮的低产田和坡地,种草的效益比种粮好,又可改良土壤。温家宝前总理曾经划了一条红线,中国的耕地面积不能少于十八亿亩。随中国农业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的升高,农业收益空间越来越小。国际市场上粮食价格的降低,如进口小麦的价,只有国内的一半,对国内农业也带来冲击。

许智宏说,中国的改革是从“三农”(农业、农村、农民)开始的。但是到今天,农业生产还并没有完全纳入市场,劳动生产力很低。中国从阿根廷、巴西和美国进口了所需的百分之八十二的大豆,也就是说中国自产的大豆只能满足市场需求的不到百分之二十。上海很多植物油厂(如上海的益海嘉里)用的是进口大豆。进口大豆的到岸价,比中国东北的大豆还要便宜。当然,根据规定,用转基因大豆生产的豆油(如“金龙鱼”),包装桶或瓶上都印着“转基因大豆”这几个字。大家以为菜籽油是我们自己的。其实不然,全球油菜籽的三分之一进口到了中国。不仅如此,连美国榨油剩下的豆饼相当多的一部分都运到了中国。对应于这些进口量,如果将都要用土地生产的产品(粮食、饲料、糖、植物油脂、肉类和奶制品、棉、木材等),估计相当于所需土地约十亿亩。这一切都反映出中国农业生产出现的问题。

为什么用转基因?许智宏说,为什么要用转基因?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的棉铃虫灾害严重,导致河北等一些棉花产区产量大幅下降,有的地方甚至绝收。棉铃虫对农药已经产生了很强的抗药性。当时,中国的高科技项目中巳把转基因抗虫棉的硏制列入其中。这样,转基因技术进入了农业。中国农业种植作物每年由于病虫害损失达百分之十。使用转基因技术,研发的抗虫抗病农作物,例如水稻、玉米和棉花,可以有效地抗虫、抗病。这样做既保证了农业生产,又大大减少了农药的使用,减少环境污染 - 中国现阶段的农业生产对环境污染的贡献率几乎和工业相当,不仅化肥农药用量惊人,激素抗生素滥用的情况也触目惊心。

先生建议,在农作物上可以分阶段推广转基因作物:先非粮作物棉花;第二步非主粮作物,如大豆、玉米;第三步再考虑主粮作物,水稻和小麦。美国也是在棉花、玉米、大豆和油菜籽上率先实施转基因的,美国水稻种植面积很小,无关大局,而把小麦放在了最后。

论崔永元谈转基因

转基因虽然是生命科学,但现在跟老百姓的关系已经太大了。转基因到了产业化的这一步,就必须考虑社会因素。问题是中国的一些媒体在不负责任的乱讲,妖魔化转基因。比如公众人物小崔(永元),没有科学背景,却在乱说话。许智宏说,他认识崔永元(小崔)。一次在上海出差,看电视节目“东方眼”,发现主持人小崔和对话人谈腊八节喝腊八粥的事情。对话人问,为什么今年杭州灵隐寺的和尚没有免费发送腊八粥给大家喝?小崔脱口而出,因为和尚知道用作腊八粥的大米可能是转基因的。小崔作为公众人物,不能这样随便。

中国科学家普遍缺乏同老百姓沟通的技巧和愿望。还有,政府在这方面也没有足够的作为,凡此种种,转基因在中国被妖魔化了。说一点儿正面的内容,就被骂成是汉奸、卖国贼。有人说,转基因食品是专门用来残害中国人的。中国有一名研究国家安全的学者说,美国认为在战场上打仗可能打不过我们了,就用转基因来摧毁我们」。讲政治不能到了这个程度。

许智宏说,有一种说法,耗子吃了转基因的马铃薯,免疫力下降。后来证明,那个实验是不可靠的。英国皇家学会组织专家审查了这一研究,在一九九九年就否定了这个结果,但在媒体上还在不断传播。北京理工大学有学者查询了国际上八千多篇转基因论文,只有极少数的结果是持反对意见的,而这些论文的实验设计大多是有问题,而被学术界否定。还有人说,广西大学生进行体检,发现男同学的精子数目下降、异常率增加。原因是他们吃了转基因玉米。时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陈章良应了解此事,所幸广西主管部门很快辟谣,广西从未进口过转基因玉米,大学生体检结果与吃玉米毫无关系。其实,一个基本的事实是,二战以后全球男性精子数目都出现了下降的情况。有人分析,这可能与环境污染, 尤其是塑化剂污染有关(详情请可以参考:http://health.sohu.com/20121120/n358108715.shtml)。

转基因是自然界中常见的现象,是生物进化的基本动力之一。随着科学的发展,转基因已经跟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今天发达国家生产啤酒所用的酵母多数都是转基因的。很多药物比如抗生素、胰岛素,也是利用转基因细菌发酵生产的。在美国市场上,比如木瓜,几乎100%是转基因的,因为木瓜得的环斑病毒病无任何农药可治。而美国FDA并没有强制要求经审批通过进入生产的转基因食品要标注,使中国一些人以为美国人不吃转基因食品。在美国,转基因玉米及大豆投入生产,人们食用这些转基因食品都已经有20年的历史,至今没有发现任何确证是因转基因食品引起的健康问题。

前几天美国FDA批准了转基因三文鱼,中国科学院水生所转基因鲤鱼的工作做的比美国人更早,用草鱼的生长激素基因转入鲤鱼,获得了快速生长鲤鱼,还培育了自然环境下无法繁殖的3倍体鲤鱼。但这些优秀的工作,中国科学家几十年含辛茹苦的努力,却因为大众对转基因的接受度低而无法有效推广。

北京大学有老师在课堂上做过调查。对于转基因食品,同学们一开始反对的挺多。但是,经过老师讲课之后,反对的人就明显减少了。今年,中央把转基因的推广和教育写进了1号文件,希望能够落到实处,让中国的农业发展逐步走到更健康的发展轨道上来,早日和全球农业市场接轨。

中国驻美大使馆官员庄元元、易鹏远到场听取了讲解。

编后注
摘录一些微友评价:
"听许智宏先生的讲座受益匪浅。尤其提到的科学家也要对大众进行科普,还有人类不会停止研究的脚步印象尤为深刻。"

"上次听许智宏院长的讲座是四分之一世纪以前的事。先生讲转基因食品,娓娓道来,非常系统全面,受益匪浅。希望国内的科学家们能发出更强音,让大家正确认识而不是妖魔化转基因。感谢北大校友会的组织"

"有幸聆听许校长演讲,一睹校长谦和、博学、倜傥的学者风采[鼓掌][鼓掌]"

"听了讲座,很是享受"

特别感谢星岛日报记者 天边 先生分享记者手稿。

编译团队简介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大数据文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