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且慢嘲讽,看《纽约时报》解读全球转基因种植下降

2016-04-16 | 作者: GLHF | 标签: 《纽约时报》

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报告,2015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为4.44亿英亩(1.797亿公顷),出现20年来的首次下降,与上年相比减少1%。对此,反转舆论领袖崔永元不免冷嘲热讽:面积下降了?别怕,我们顶上。

且慢嘲讽,崔委员需要认真读一下《纽约时报》对此的解读。


基因农业网编译(GLHF翻译,Panda校对):自1996年转基因技术商业化应用以来,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一直以来都稳定且快速地增长。但是这一趋势却在2015年有所变化。

据一个非盈利组织对生物技术种子的追踪结果发现,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在2015年首次出现下降。该组织发现,2015年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比2014年减少1%,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农产品价格下跌导致农民种植玉米、大豆和油菜的积极性下降,不论是转基因还是非转基因的作物种植面积都有减少。

但是,过去几年的数据显示,这些作物的现有市场已经近乎饱和了。

仅三个国家(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就占到了全球种植面积的75%以上,并且生物技术在农业上的应用主要是应用于四种作物(玉米、大豆、棉花和油菜)。很多情况下,这三个国家和其他有较大耕地面积的国家(如加拿大、印度和中国)种植的这四种作物中超过90%已经是转基因作物,因此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增长空间非常有限。

那些尝试将生物技术推广到其他作物和其他国家的努力,往往由于消费者和环保组织的反对、监管障碍以及少数情况下的技术难题而付之流水。

名为“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the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the Acquisition of Agri-Biotech Applications,ISAAA)的非盈利组织在其年度调查报告摘要中指出:“对转基因技术得到的作物进行繁重的监管是转基因技术应用的最大限制因素。”

该组织声称要帮助那些发展中国家的小农户享受到生物技术所带来的好处——即增加收入并且还可减少化学杀虫剂的使用。该组织从多个基金会、公司、贸易组织和政府获得财政支持,包括孟山都公司及美国政府。

该组织关于转基因作物的年度种植面积统计数据被广泛引用,有时甚至还被那些反对生物技术的批评言论引用。

该组织所得出的政策结论和建议却得到不同待遇。对转基因作物持反对态度的美国食品安全中心的科学政策分析师Bill Freese就认为该组织的报告“纯粹是对转基因的赞歌”。

农业生物技术发展速度的减缓已经促成了行业内的重组:杜邦和陶氏的合并以及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它也是孟山都寻求多元化发展的动力之一,包括去年其对先正达的收购尝试,虽然并没有成功。

整体来说,2015年全球生物技术作物的种植面积由2014年的448.5百万英亩缩减成444.0百万英亩,下降了1%。这些作物在28个国家的1800万农民所采用,其中大多数都是发展中国家的小农户。反转人士无视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在过去20年持续快速增长的事实,坚持认为生物技术作物种植面积仅占全球耕地的一小部分并且全球农民中仅有少数人在种植。

2015年转基因作物种子的市场价值约为153亿美元,相比2014年的157亿美元有所下降。该报告称,这一规模占到了全球商业化种子市场的34%。

大多数转基因作物含有来自于细菌的基因,赋予作物对特定害虫的抗性或是对农达或其他除草剂的耐受性。对抗除草剂的作物,农民可以直接喷洒农药来杀死杂草而不会对作物造成损害。

自1996年这种商业化以来,转基因作物很快就被广泛采纳,尤其是在美国。全球的种植面积也是年复一年的增长,有些年份甚至是以两位数百分比水平增长,直到最近两三年增速才有所减缓。

2015年,美国仍然是转基因作物最大的种植国家,种植面积达到了1亿7520万英亩,相比2014年减少了540万英亩。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缩减则被巴西新增加的500万英亩种植面积所补偿,巴西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在2015年达到了1.92亿英亩。转基因作物第三大种植国阿根廷的种植面积增加了1%,达到了6050万英亩。

报告称,印度种植的转基因作物目前只有棉花,其种植面积在2870万英亩,与去年持平;加拿大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2720万英亩,由于油菜的整体种植减少,因此转基因作物种植总面积比去年减少了约5%。

生物技术作物的支持者L. Val Giddings认为,年种植面积的微幅下降是市场成熟的一个标志。

Giddings是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这个基金会位于华盛顿,其宗旨是鼓励创新。他说到:“我对这件事情一点都不觉得惊奇,这在农业领域在正常不过了。”

新的性状和新的作物的研发努力已经放慢速度。

在美国,有两种引人注目的转基因作物在2014年底获得了法规批准——切开后不会褐变的苹果以及油炸后很少产生潜在致癌物的土豆。但是为了回应那些反转激进分子,一些食品公司,如McDonald、Wendy和Gerber,已经明确表态它们并没有计划要使用这些产品。

据该报告称,这些产品的市场需要逐步建立。2015年,转基因土豆的种植面积仅有400英亩,而转基因苹果的种植面积仅仅15英亩。

由于佛蒙特州现在要求对转基因作物来源的食品进行标识,一些大的食品公司,如Campbell、General Mills和Mars已发表声明称,它们将会在全国范围内对其食品进行标识。Del Monte食品公司则更为激进,宣称将会把转基因作物来源从它们的产品中剔除出去。

在中国及印度,棉花种植者已广泛采用抗虫转基因品种。但是试图将生物技术用于其他作物的努力则付之流水。中国已经在发展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玉米和水稻方面投入了极大的人力和物力,但是并未批准它们的商业化应用。

印度政府在2010年强制暂停了转基因抗虫茄子的商业化种植。最近,该政府还声称将削减孟山都及其在当地的合资公司对棉花种子公司索要的专利费用,这一举措促使孟山都威胁说要重新考虑要不要继续其在印度的业务。

欧洲仍然是反对转基因作物的中心。欧盟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减少了18%,仅有30万英亩,其中大部分是在西班牙种植的抗虫玉米。

该报告还说到,如果中国及亚洲和非洲的其他国家采用转基因玉米,那么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将会继续增加。越南已于2015年开始商业化种植转基因玉米。该报告还提到有85种新的转基因作物产品正在进行田间试验,包括针对非洲地区的抗旱玉米以及抗虫豇豆。

原文链接:http://www.nytimes.com/2016/04/13/business/acreage-for-genetically-modified-crops-declined-in-2015.html?_r=1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