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化工并购先正达的不确定因素

2016-05-03 | 作者: Panda | 标签: 中国化工

基因农业网编译(Panda翻译,GLHF校对):一家中国国有化工企业试图收购全球最大的农药公司先正达,这笔交易为何顾虑重重?虽然几个世界主要的农业地区——欧洲、巴西和美国都承诺在事关国家安全的问题——种子市场的未来——上进行严格审查,尤其是转基因种子。

让我们先来看一看此次并购的细节。今年2月份,先正达同意接受中国化工集团提出的以430亿美元现金收购先正达的正式邀约。此前先正达也收到过类似邀约,包括其在农化和种子市场中的竞争对手孟山都的提议,但先正达最终选择了中国化工,因为它的报价是纯现金形式的,也因为它期待一条更便捷的法规监管之路。这同时也是中国企业海外收购史上最具野心的一例。

与中国政府全力支持此次并购相比,美国方面的态度则显得非常谨慎。许多参议员表达了他们的担忧,特别是马尔科·卢比奥参议员(FL-R),他在一封给总统的信中这样写道:

中国化工并购先正达一案已经引起了一些实质性的问题,比如说一旦得到批准,北京将如何对待来自美国农场的农产品。我们国家的人口正在增长,随之而来就是对粮食安全日益增长的需求。从贸易、生物安全、食品安全以及我们的农业部门的角度来看,这些诸多人都持有的顾虑,必须在批准该项并购提案之前得到妥善的解决。
这些政客们所担心的问题之一就是国家安全。先正达在美国拥有很多资产,包括大量化学品和农药制造工厂,其中有许多就在美国军事基地和隐蔽的美国政府机构周边。而这些先正达的工厂将由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所拥有并运作。

另一个主要的顾虑是中国对转基因种子的所有权可能会让美国农民陷入困境。目前,先正达公司提供的种子占据着美国大豆种子市场的10%、玉米种子市场的6%,而它的生物技术部门也位于美国。但中国对于转基因监管的态度难以捉摸,之前还曾在贸易纠纷期间退运过美国出口的货物——这对于依赖于可靠的出口市场为生的美国农民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中国是农产品的大买家,同时也是美国许多作物的最大出口市场。中国化工能在多大程度上摆脱中国贸易和外商政策问题而独立运营?事实上,中国在同一种作物上可能既是卖家,又是监管者,而这正是美国领导层所担心的事情:它可能会被用于阻断美国农民向巨大的中国市场销售粮食的途径。

美国农业部部长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和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也同样担心此次并购可能意味着未来生物技术研究减少,农民可以选择的种子类型所剩无几。维尔萨克说:

我对此保持警惕,并为中国监管体系将如何对待和干涉生物技术和创新感到担忧,这种体系常常并非以科学为依据,反而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更大。

格拉斯利一直以最坦诚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这项并购案的反对意见。他说,美国需要确定“我们不能允许过多出售自家粮食产业的行为,尤其是当买家是如中国化工这样由政府控制企业的时候”。他相信,此次并购以及其他一些类似的并购,可能会让农民的选择减少。“我对此种子公司持续合并给种子产业所带来的长期效应以及对农民的影响(他们购买种子时将不再有多家公司可供选择)都保留疑虑。”

不仅仅是政客们在担心并购案对美国农民产生影响,爱荷华农民协会的主席詹娜·林德曼(Jana Linderman)最近也在南达科他州接爱WNAX采访时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当你看见此类并购案时,你就知道报价必然不可能会更低,倒是很有可能见到真正十分需要的研究会变少,这一点我们已经在同类并购案上见怪不怪了。私有企业的研究一路滑坡;最终投放到市场上以应对农民需求的新产品的数量也直线下降。我们已经见识过这种后果了,因为这类并购一直在发生。

美国会阻挠并购吗?

先正达的股东们对此次并购保持乐观,于4月26日批准了并购完成后(如果能够顺利完成的话)的特殊股息分红。不过美国政府可能会搅局。因为先正达在美国有好几处资产,先正达和中国化工必须通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这一关。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一个由财政部长主持的跨部门组织,包括来自16个美国政府机构的代表,如州级政府、商务部、国防部和国土安全局。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职责是审核外国投资者收购美国资产的过程是否会给国家安全带来潜在风险。它有权据此建议总统中止交易。通常,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评审委员会中不包括来自FDA或USDA的成员,不过,格拉斯利、卢比奥还有其他一些人正在四处游说,为这几个法规机构争取在此次评审中的话语权。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将就此次并购是否威胁到美国国家粮食安全的问题进行审核,并将中国所有产权的资产(如先正达在美国开设的农药制造厂)是否太过靠近美国军事基地纳入考量。评审委员会最近就这些方面的理由中止过几例并购案。2012年,它阻止了一家中国公司购买俄勒冈的风力发电厂,理由是工厂设备太靠近一个无人机训练基地。2009年,它还阻止了中国西北有色金属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对第一金矿公司(Firstgold Corp.)的收购,理由是后者有资产太过靠近内华达州法伦海军航空基地。

评审委员会也批准过中国最大的海上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中海油有限公司对一家加拿大公司在美国境内资产的收购。但美国禁止该公司在墨西哥湾进行油田作业,因为这片油田离路易斯安那海军基地太近,相距仅50英里。同样是这个海军基地,离先正达的一个农药生产厂也不过80英里。另一个农药工厂则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法特空军基地10英里开外的地方。虽然预期粮食和农业问题在此次并购审核中是主要考虑因素,但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历史上还从未因粮食安全方面的理由阻断过并购交易。2013年,尽管有些政客称中国公司收购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会带来粮食安全问题,但是这一收购还是通过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核。

中国方面的态度

据称,中国中央政府全力支持此次并购,中国化工集团董事会主席任建新一再强调,此举是出于纯粹的利益考虑,与政治无关。据称,这笔交易中最有利可图的一部分就是先正达公司的知识产权,包括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种子,两者在中国都还没有商业化种植。许多人将此次收购看作是中国迈向全面放开转基因的一大步。

中国确实允许这类作物的种植和商业化,但商业化的进程却因为政治原因一直停滞不前。1997年,中国批准了转基因棉花的商业化,直到今天,转基因棉花在中国的种植面积依然相当可观,2014年与美国的转基因棉花种植面积相当。然后,自2006年批准引进了夏威夷抗病毒番木瓜后,中国再也没有批准新的转基因作物种植了。未来商业化进程中的阻力之一就是公众对待转基因作物的态度,据称主要是由反西方情绪引起的,以及环保激进团体如绿色和平组织传播的一些谣言。

中国当前的农业发展状况迫切地需要一次转型升级。这个国家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其农业生产力却一直停滞不前。这也正是为什么很难将此次并购看做是仅仅出于某一个公司的利益而做出的决定。尤其是联系到中国共产党最新发布的“十三五规划”,其中就将生物技术和农业发展作为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另一个信号来自于“中央1号文件”,在过去13年以来一直将关注点放在与农业和农民有关的问题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对生物技术表示肯定,但同时他也担忧国内市场会被其他国家的转基因产品所垄断,中国许多老百姓也持有类似的担心。当然,收购全球最大农业公司之一的先正达或许是政府为确保将转基因牢牢握在自己手中的一个策略。

先正达对美国质疑的回复

在回应某些质疑声时,先正达首席运营官达沃尔·皮斯克(Davor Pisk)在4月初写给《华盛顿邮报》编辑的信中称,收购并不会对公司带来太大改变。他指出,先正达的总部将继续设在瑞士的巴塞尔,并仍将在中国以跨国公司的方式运营。先正达董事会主席米歇尔·德马雷(Michel Dmare)在2月接受CNBC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即此次并购并非先正达公司的“中国国有化”。他还在4月26日的公司年会上向投资方保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不会对此次并购产生威胁。

先正达和中国化工双方官员都期待并购最终能于2016年底完成,考虑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通常需要75天完成评审,这一愿望有可能实现——虽然目前评审工作还没有开始。无论如何,两党对并购的质疑声音之大,因此很难做到像两家公司这样乐观。一份来自于里昂证券(CLSA)报告称,一位研究型股票经纪人预估此次并购只有35%的几率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CLSA的分析师马克•康纳利(Mark Connelly)说,此次交易对美国及其农业不利:“美国在此次收购中是战略损失最大的一方。

原文链接:https://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6/04/28/gmos-seed-availability-national-security-concerns-threaten-syngenta-chemchina-deal/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