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发布权威报告,看看《纽约时报》怎么说

2016-05-20 | 作者: Panda | 标签: 纽约时报

伊利诺伊州,奈安蒂克一个谷物升降机外面堆满了玉米,它是美国最主要的转基因作物之一。

基因农业网编译(Panda翻译,GLHF校对)来自于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院顾问团的一项最新综合分析表明,转基因作物安全可食用且对环境无害。

不过,报告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太确定这种技术是否真正能增加作物产量。

这份由颇具影响力的专家组撰写的报告于本周二发布,正值联邦政府在重新审视应当如何对生物技术作物进行监管,而此时大型包装食品公司如Campbell Soup和General Mills正准备依据佛蒙特州新法案开始对含有转基因成分的产品进行标识。

该报告还提到了一些新技术,比如利用基因组编辑技术在植物中产生微小的遗传变异,这些技术让转基因和常规植物育种之间的区别变得愈发模糊,当前的法规体系也难以继续适用。这就引起了对建立一个新的监管体系的呼吁,这一新的监管体系将更多注意力放在作物自身的属性上,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放在作物产生的方法上。

尽管该报告长达400多页,但是该报告也无法终结关于生物技术作物(常常也被称为转基因作物)两极分化的争论。双方阵营在周二都对报告中支持自己观点的发现表示满意,对那些反对的观点提出批评。

代表各家销售转基因种子的公司的利益的生物技术创新组织(The Biotechnology Innovation Organization)说他们“很高兴”这项研究发现了“农业生物技术已被证明对农民、对消费者以及对环境都可以带来许多益处。”

消费者联盟(Consumers Union)资深科学家麦克尔·汉森(Michael Hansen)素来对转基因作物多有非议,他指出这些作物实质上并没有显著增加产量。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虽然各家公司一直这么说,但这些作物明显不是世界饥饿问题的解决方案。”

或许是正因为这个问题的敏感性和复杂性,报告中的许多结论都非常谨慎。

“我们收到了充满激情的公众意见,要求给公众一个关于转基因作物的简单、普适且权威的回答。”弗雷德·古尔德(Fred Gould)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古尔德是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昆虫学教授,同时也是编撰这篇分析报告的委员会主席。“鉴于转基因问题的复杂性,我们认为给出一个简单、普适且权威的答案并不是那么合适。”

这份报告是近来由美国国家权威学术机构就转基因作物问题陆续发布的几篇研究报告之一,这些学术机构是由国会建立的私有非盈利性组织,其宗旨是就与科学、技术和医药领域相关问题给出建议。

之前该组织在发布于2010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转基因为美国农民提供了环境和经济方面的效益。

最新发布的这份新报告是由一个20人组成的委员会编写的,委员会中没有来自像孟山都或是杜邦那样的生物技术种子公司,他们几乎全都来自于学术界,虽然某些委员曾从事过转基因作物研发,也可能曾在这些公司担任过科学顾问。

委员会审查了1000多项研究,在一系列公开会议和学术报告中听取了80个参与转基因研究的人提供的意见,并分析了700条公众提交的意见。

委员会将审查重点放在美国有大量种植的那些转基因作物上,包括含有细菌来源基因的抗特定害虫的玉米和棉花,还有抗除草剂的大豆、玉米和棉花,尤其是抗“农达”除草剂中有效成分草甘膦的作物。

报告称,依据对这类作物制成的食品进行的化学分析以及动物喂养研究,这些食品并不会带来健康风险,虽然也有些动物实验因规模较小而无法提供确凿结论。其他一些法规、科学和健康领域的组织之前也得出过同样结论,即这些食品安全可食用。

委员会还审查了特定疾病的发生率,在某些案例中还对北美和西欧的发病率进行了比较,因为转基因作物自1996年起就出现在北美的家庭餐桌上,而它们在西欧的消费量则不大。报告称,未发现这类作物与特定疾病发病率升高相关的证据,考查的疾病包括:癌症、肥胖、糖尿病、肾病、孤独症、腹部疾病和食物过敏。

报告中还称,法规体系需要分级管理,潜在风险较大的产品在推向市场之前需要接受更严格的监管,无论这些产品是由转基因的方法还是其他方法得到的。其他的新产品,无论它们是怎么得到的,可以考虑实质不监管。作者在报告中写道:像DNA测序这类新技术可用于对食物产品进行更为细致的分子组成分析。

支持转基因标识的环境工作组(EWG)的政府事务部副主席斯科特·法伯尔(Scott Faber)说到:“很明显,这份报告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声明,支持建立更透明和更现代化的审核体系,以确定监管工具紧跟技术发展的脚步。”

至于环境效应,该报告中称,“没有结论性的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与环境问题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称也没有证据表明这类作物种植面积的扩大对大斑蝶种群数量的减少负有间接责任。

报告称,抗虫作物的应用已经明显减少了化学杀虫剂的使用量。相反,抗除草剂作物在某些情况下或有可能导致化学除草剂使用量的增加。令农民们头疼的是,滥用草甘膦已经促进了杂草的进化,使得它们对这种化学物质产生了抗性。

然而,报告也指出,如果只看单位面积上化学农药的使用量,可能是一种误导,因为不同的农药其毒性也不同。
委员会总结道,总的来说,转基因作物的应用为农民提供了经济效益,并在某些情况下提高了他们的收入,比如保护作物不受虫害侵扰。然而,报告称,对诸如玉米、大豆和棉花这类产量已经有大幅提高的作物而言,在美国转基因产品似乎没有让它们的产量增速加快。

古尔德博士在周二发布报告结果时说,“(产量增长的)速率没有变,至少没有显著性改变。”并称这一发现令人费解。转基因作物的应用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对产量的影响更大,但该报告对转基因技术在养活不断增加的世界人口过程中能扮演多重要的角色提出了疑问。

报告并没有对两个争议话题得出确定的结论,它们分别是:是否应该对转基因来源食物进行标识以及草甘膦能否致癌。报告称转基因食品的标识并非出于安全考虑,虽然有人出于其他某些原因支持标识,比如消费者的知情权。

生物技术的支持者、佐治亚大学作物与土壤科学教授韦恩·帕罗特(Wayne Parrott)在通过《遗传专家新闻社》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读完这份报告后,其中最主要的结论就是,转基因作物本质上不过只是作物。它们不是某些支持者声称的万灵药,更不是反对者叫嚣的洪水猛兽。”

原文链接:http://www.nytimes.com/2016/05/18/business/genetically-engineered-crops-are-safe-analysis-finds.html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