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玄昌:妖魔化转基因的罪与罚

2016-06-30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方玄昌

文/方玄昌

2013年6月27日,欧洲科学院科学咨询委员会主席、英国皇家学会前副会长布林·西普(Brian Heap)在《自然》杂志发表题为《欧洲反思转基因:欧盟不能再节节败退》的文章,对转基因育种技术在欧洲的过去做了反思式回顾,同时对其未来做了技术解读式展望。

在此之前,6月20日,英国议员,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大臣欧文•帕特森在洛桑研究所做了长篇演讲,他在系统阐述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及种种益处之后,全面反思过去十几年中英国及整个欧洲在转基因领域的保守政策。

更早之前的2013年1月3日,英国著名科普作家、环保人士、曾经是反转运动标志性人物的马克•林纳斯(Mark Lynas),在牛津农业会议上发表了激情演讲,并为其一直以来妖魔化转基因的做法道歉。这被国际上许多媒体看作是英国及欧盟舆论界在针对转基因问题的上一个具有风向标意义的事件。

长久以来,欧洲都是反转派的主战场,因为欧洲多数国家政府的态度均趋向于保守;而在欧洲所有国家中,英国更是堪称反转阵营的核心——这里不仅有着世界上对转基因态度最顽固的政府,且还是最初诸多反转谣言的发源地。

作为欧洲科学院科学咨询委员会主席及英国环境大臣,由于其身份及职责所在,布林•西普和欧文•帕特森的言论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欧盟和英国的官方态度。两位官员的上述言论,以及马克•林纳斯的“倒戈”行动,共同给出了一种强烈的信号,意味着反转阵地中最坚硬的堡垒正在瓦解。

如果我们把欧文•帕特森的演讲视为英国政府有关转基因问题的第一次公开反思,那么,这一行为实际上已经晚来十三年之久。

早在2000年5月,牛津大学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就曾给查尔斯王子写过题为《不要拒绝科学》的公开信,彼时反转行动刚冒头不久,针对查尔斯王子在一次重要演讲中提到的一些反转言论,以及对于“传统”或者“有机”农业的错误认识,道金斯批评说,对于转基因之类的科学问题,能够引导人们做出正确判断的只能是科学的思考;所有农业生产方式中,纯粹“自然”的农业是对环境与生态破坏最严重的一种,且这种农业事实上已经不存在。(笔者注:纯“自然”农业是对环境与生态破坏最严重的一种,这一观点与多数人的认识刚好相反,但却是一个科学结论,笔者此前曾著文论述过。简单解释:由于原始农耕方式产量过于低下,养活当前地球人口将需要数十倍于目前的耕地,地球陆地生态将因此而迅速崩溃)

在这封公开信中,道金斯激烈地批评某些反转、反科学言论:“我们当然必须保持开放的头脑,但是不能开放到脑子掉出来的程度。”这句话放到今天来依然适用——若非有“开放到脑子掉出来”的群体,则荒唐如“转基因食品让人三代绝种”“食用转基因大豆油致癌”“转基因玉米让老鼠绝迹”之类的拙劣谣言怎么可能会有市场?

无论是否相信这些谣言,公众都是这些谣言的直接或间接受害者。欧文•帕特森在演讲中举了黄金大米案例:黄金大米用以改善维生素A缺乏症,每年因维A缺乏而失明的儿童多达50万,其中一半儿童会在失明后一年内死亡。自1999年黄金大米研究成功(研究者后来放弃了专利,这一成果成为公益、慈善性质)至今的15年间,科学家一直试图向最需要的地区做推广,但所有的努力均被谣言阻挠。期间有超过700万儿童失明或死亡。转基因技术可以给人们带来比传统食品更环保、更安全、更健康的食品,反转谣言阻截这些产品面世,无异于间接损害了每一个人的健康。

欧文•帕特森还认为,欧盟还应该反思自己对转基因的态度对发展中国家产生的不利影响——“欧盟的态度似乎表明:转基因技术是危险的;这使得转基因技术在世界上最需要农业创新的地区遇到本不该有的阻力”。欧洲的这种态度对非洲等贫困地区的伤害最大,“此时此刻,这个星球上有十亿人长期处于饥饿状态。我们难道真的要看着他们的眼睛说:‘我们拥有成熟技术能帮你们摆脱饥饿,但是这项技术太有争议了,所以实在难办’?”

与无意间对非洲国家造成误导、现在终于开始反思自己行为的欧盟相比,地球之友与绿色和平组织等所谓环保组织,则可谓罪恶滔天而永不悔改。请看《地球的法则》一书记述的一个真实故事:

2001年至2002年,非洲南部发生严重旱灾,威胁到津巴布韦、赞比亚、莫桑比克、马拉维等7个国家超过1500万人的生命。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了15000吨美国玉米作为紧急援助,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是转基因玉米。然而,在食用美国救助的玉米一段时间之后,赞比亚开始拒绝继续接受这些救济粮,其总统利维·姆瓦纳瓦萨表示:“即使我们的人们正在挨饿,也没有理由让我们吃这些有毒的食物。”

当时的《洛杉矶时报》报道了拒绝发放转基因玉米之后赞比亚百姓的惨状,一个老年盲人在紧锁的粮食仓库外苦苦哀求:“给我们食物吧,我们都快饿死了,顾不了这究竟有没有毒了!”与此同时,生活在农村的赞比亚人正在吃着草根、树皮及一些明确有毒的浆果与坚果。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当时赞比亚一个月中就有35000人死于饥荒。

这就是反转控们迄今还津津乐道的“非洲人宁可饿死也不吃转基因食品”故事的由来。类似的故事也曾发生在印度。

是什么因素让赞比亚总统做出如此非人道的致命决策?答案在于欧洲的两大所谓“环保组织”——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及国际地球之友,他们通过一系列危言耸听的谣言,成功地让非洲多国对转基因作物产生恐惧;而当时的非洲政府要员又不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来做出明智决策。从最终结果看,当年绿色和平组织及地球之友的造谣不仅反科学,还属于反社会、反人类行为。

更让人愤慨的是,面对数以万计的无辜死难者、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绿色和平组织和地球之友迄今没有任何悔罪表现,反而变本加厉,不断编造新的谣言来进一步妖魔化转基因技术,以至于让更多原本应该获益于转基因技术的人们继续生活在谣言阴影之下——欧文•帕特森所说的每年超过50万的因维A缺乏症而失明及死亡的儿童就是案例之一。

不去追究那些不明真相而跟着起哄的普通公众,这些“有意的”造谣者为什么要不顾他人死活而丧心病狂地妖魔化转基因?在我看来不外乎两个原因:为了宗教式的信仰;为利益而反转。最初反转者多出于前一种原因,理查德•道金斯在给查尔斯王子的公开信中做了解析与批判。

谁最不愿意看到转基因技术顺利发展?除了那些崇尚“自然”生产和生活方式的教会组织(他们资助了部分反转组织),还有从事传统农产品生产及加工的行业人士,以及农药、化肥及喷洒农药和施用化肥的工具生产商——因为环境友好型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将危及到这些行业从业者的饭碗。

为自身利益而反转的典型案例,莫过于来自中科院某研究所的一位“首席科学家”。作为国内知名的反转控,顶着科学家头衔的这位人士却同时在兜售自己生产的所谓“有机食品”。可笑的是,这些为个人及集团私利而反转的人士,用来攻击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家及科普作家的最常见谣言就是:“他们都是拿了孟山都的好处”。

与因理念偏差、被舆论误导等原因而持保守政策的英国(及欧洲各国)政府不同,我们永远不要期望因利益驱使而反转的那些造谣者能面对事实作出反思。并且,令人沮丧的是,对于这些造谣者曾经犯下的灭绝人性的罪行,目前看来也无法清算。

但有一点我们可以做到,那就是阻止同样的谣言继续横行——做到这一点,不能只依靠科学与科学传播的力量,我们还应该借助于法律。与十几年前许多国家的政府决策者尚不具备基本专业知识的状况不同,现在畅通的信息已经让各国元首可以很清晰地认识到转基因技术的本质——只要你愿意去了解,这就不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今天,包括曾经拒绝美国玉米的津巴布韦在内,埃及、南非、肯尼亚等非洲国家都正在投入开发或已经开发出玉米、土豆、大豆、甜瓜、番茄、棉花等数十个转基因作物品种。在这一前提下,绝大多数国家都已经具备条件,用法律武器捍卫公众的利益,同时还原事实真相及科学的尊严。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