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反转控掌握中国粮食安全的命运

2014-09-04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反转控 中国粮食安全


图oag-bvg.gc.ca

提要:与反转控职业化、集团化作战相对应,转基因科普者迄今还停留在业余、零星的游击战状态。所幸的是,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走向客观报道转基因方向,同时政府的应急速度也在加快。

作者:方玄昌

6月13日晚,新华社消息证实,根据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评审结果,农业部批准发放了巴斯夫农化有限公司申请的一种抗除草剂大豆,以及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申请的一种抗虫大豆、一种抗虫耐除草剂大豆共三个可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

原本,这一消息并不具有多大新闻价值——类似的转基因大豆进口中国已经有长达16年的历史,这次不过是在原先已有的5种获批转基因大豆基础上再增加3种而已;近年来中国每年进口大豆多达5000万吨以上,几乎都为转基因大豆;进口转基因大豆的主要用途是榨油,可以说,今天要寻找一个从来没有食用过转基因大豆油的中国人,已经完全没有可能。
但很快,这一消息迅速被反转控炒作成了爆炸性新闻事件;当然,他们用的手段依然是谣言,毫无新意。

如同往常每次有关转基因的新闻事件出现一样,具有正常智力水平的公众必须以欣赏的心态来看待这些谣言——13日晚新华社才发出消息,14日早晨,网贴“农业部官员的子女在美国收受孟山都公司1亿美元公关费批准进口360亿美元的转基因大豆并声称其子女在美国收受巨额贿赂与其无关”已经出现,并迅速被反转大V们在微博上疯传。

反转控们仅用十几个小时便越洋侦破1亿美元惊天受贿案,效率之高远非狄仁杰与李元芳辈所能及。可惜的是,涉案农业部官员究竟是哪一位,以及受贿者究竟是其子还是其女,受贿时间、地点、过程、人证物证等诸般细节,反转神探们均未提供——当然也无须提供,反转神探们历来如此。我本人便曾有幸成为这些神探所破案件的当事人之一,据说我和方舟子等人均接受了孟山都的巨额贿赂。

此前,反转急先锋张宏良已经断言中国农业部已经成为孟山都的宣传部。不知道在反转控眼中,孟山都王国究竟该富裕到怎样的程度:一个农业部官员的子女就要贿赂1亿美元,则买通整个农业部及其所属院校和研究单位的数十万员工,以及包括我和方舟子在内的诸多媒体人、科普作家,孟山都得出多少钱?

经济类“破案”无须证据、科学类“研究”和“调查”不讲逻辑及基本科学常识,这就是反转控神探特色。进入2013年,转基因简直成了任何负面新闻的通解:黄浦江死猪源于转基因,禽流感源于转基因,癌症源于转基因,新生儿缺陷源于转基因,不孕不育症源于转基因……随着国内反转势力越来越职业化和集团化,他们编造的谣言也越来越离奇。前一阵子笔者还曾想,反转势力或许已经走到了尽头:谣言荒唐到这个地步,其对转基因技术的妖魔化作用反而会下降,因为稍具科学常识的人都会对此一笑而过:“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只要具有正常智力、并愿意动动脑子思考的普通公众,都不会信。

然而稍作调查就会发现,并非每一个具有正常智力的人都肯动脑子,再荒唐的言论,总有人信,甚至是越荒唐越有人信。不仅仅是普通公众,诸多掌控舆论力量的社会名流,也都相信并传播那些在我看来是如此拙劣、弱智的谣言。

——这正印证了前不久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季焜等人所做的一个调查:最近几年,转基因在普通公众(及非生物学领域的科学家群体)中的接受度反而是在明显下降。

看来,我和许多从事转基因科普的人士(包括为数众多的科学家)都低估了谣言的战力,高估了公众的判断力。与反转控职业化、集团化作战相对应,转基因科普者迄今还普遍停留在业余、零星的游击战状态。

所幸的是,情况也在向好的一面发展。与三五年前媒体一边倒倾向于反转不同,最近一两年有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走向客观报道转基因方向。与此同时,政府的应急速度也在加快。本次事件中,农业部在网络舆情刚刚出现时就公开解释公众疑问,这是一个好的迹象——我此前曾经在文章中引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的话,建议国家以政府力量来加强转基因科普、还百姓以知情权,并将其上升到国策高度。从本次事件看,政府已经显示了这方面的努力。

与转基因抗虫棉的成功研发与种植相对应,转基因大豆一直是中国育种行业心底的痛——由于政府的迟疑而未能在第一时间投入研发、种植,迄今中国在这一作物品种的对外贸易上依然受制于人。要避免重蹈覆辙,民意问题依然是最大障碍。而这一制约因素,居然源于一个仅以流言、谣言与谎言所武装,且手段原本并不高明的群体。每念及此,我总忍不住想反问一句:中国育种行业的命运,乃至于未来中国粮食安全的命运,岂可掌控在一群丧心病狂的弱智手中?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