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转基因“偷种”和监管问题,崔永元错在哪?

2016-09-10 | 作者: 洪广玉 | 标签: 转基因

在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上,极端反转人士能做的文章已经很少,尤其是在110位诺贝尔奖得主公开挺转后,主流媒体几乎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

实际上,近一年来,崔永元关注转基因的重点也已经转移到“滥种”(注:其实是偷种)和“监管”上面。转基因存在偷种或零星的扩散是事实,而且是在较早就发生了,这点农业部也公开承认了。与以往不同的是,最近农业部相关官员还表态,目前全国存在很多小公司甚至个人,从国外非法携带少量亲本入境,然后制种,这种情况非常难以监管。相比较来说,美国只有6家大的公司从事转基因育种,管住这6家公司就行了。

崔永元一直以来的逻辑是,由于中国存在转基因水稻、玉米等“滥种”问题,所以反映了农业部(或者说监管部门)的监管能力不行,那么,即使理论上经过审批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但监管不力就还是有很多问题,安全性还是无法保障的,所以还是不能批准转基因商业化。

这个逻辑看起来很对啊!上半年的时候,网络大V五岳散人特别概括了一下崔永元的逻辑,如下:

▲五岳散人说:滥种是比转基因本身是否有害严重得多的问题,小崔这个方向选的好,是否有害是个科学问题,是否滥种是个管理问题,在无能或者故意无能的管理下,任何无害的东西都能变得有害,这早就是国内最为现实的问题了。

崔永元对五岳散人的概括很满意,特别转发并表示:谢谢明白人。

但是,这里面有很大的坑。

很多人都知道,五岳散人开了一家卖土特产的淘宝店,所以,笔者特意在五岳散人的逻辑上进行了一下推理,如下:

▲我说:五岳散人淘宝店里卖的米肉油等农业品也是农业部监管范畴内的,按照五岳散人的逻辑,可以认为你店里卖的那些东西也都有害,对吧?

这逻辑是不是也很完美?我把这条回复也推给了崔永元。也不知道是不是其它原因,后来他把那条感谢五岳散人的微博删了。

五岳散人的逻辑错在哪?我先给大家提个问题:你去餐馆吃饭是否会先看下他们有没有“经营许可证”?如果没有,你就拂袖而去?

我想大部分人都不会看,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餐饮营业要先办经营许可证(过去还有卫生许可证,2016年后两证合一),更多的人是观察一下就餐环境,或者在进餐馆前打听一下这家餐馆的口碑怎样。实际上,要是看见这家餐馆环境不错,口碑也好,你告诉他店里没办证,估计也不会在意。

所谓办证,其实就代表这家餐馆接受了监管。从这点来说,一家餐馆的食品有否安全,和监管可能有关,但也可能关系不是很大。

这并非瞎猜。根据统计局的数据,在2014年,全国共有餐饮企业243.1万家(早些年,食药监部门有说是400万家),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但在此之外,
实际上全国还有大量没有办证的小餐馆,它们也在为消费者提供餐饮服务,这个数字是多少就不清楚了。

在中国第一版的《食品安全法》诞生之前,笔者曾在一个地方工商局呆过,很清楚这种局面(那时候由工商局办理餐馆的营业执照),由于办证时要交将近200的工本费,然后办了证每年还要交400-1000元不等的管理费(这只是我就职的那个地方的收费数字,不清楚其它地方情况),所以很多餐馆不去办证。当然,后来工商管理费被取消了,这种逃避监管的情况要好很多了。

你可以想一下,直到今天,中国大概有27万左右的食药监人员队伍,加上“临时工”也就30多万,除了做行政管理的,一线监管人员是很不足的,他们还要分着去监管食品、保健器、药品、医疗器械,所以,你觉得这两三百万餐饮企业的食品安全能完全寄托在“监管”上吗?

这么说,不是说政府监管一律无用,而是说,企业的食品安全做得好不好,关键的、主要的并不在于政府的监管,而是要靠以下几点:第一是企业自律,企业主都想挣钱,而且都想长久地挣钱,那么大部分企业主都会想办法保障自己的东西安全,况且,卖不安全的东西,不管有没有监管出了事都要坐牢的。第二就是靠消费者监督,餐馆开在那,东西好不好吃,吃了有没有拉肚子,性价比怎么样,服务态度如何,很容易传播出去。在过去叫口碑,在今天,你只要打开一个APP,就可以查看这家餐馆的评价如何,你去消费完了同样可以给它打分,给后面的消费者做参考。

这就是我要说的,在相当多的行业,没有政府监管不等于没有监督,更不等于不受约束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来自企业自身、消费者以及行业组织的约束,会和政府监管一样有效,从保障安全的贡献来说,政府监管的权重实际上是很低的。

也有人会说,有了自律和消费者监督,再加上政府监管不是更好吗?关键是政府监管一是管不过来,二是要政府监管也是要花钱的啊(意味着多缴税),而实际上,发展行业组织和第三方评测机构要省钱得多。

也有人会问,“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不是说明了政府监管失效的时候有多可怕吗?事实上,“三聚氰胺奶粉事件”正是说明了当企业自律失守、消费者监督能力欠缺时,政府监管同样不起作用。全社会应该正确反思这一事件。

当然,在中国乃至全世界,要不要政府监管都是不容讨论的问题。但可怕的是,现实中有相当多的人认为一旦没有政府监管,食品安全就要崩溃,很多人要的不只是“政府监管”,而是“更严格的政府监管”(请注意,不是依法监管),他们心目中的“严格监管”,已经严到希望政府成为“保姆”或“监工”,能够介入到食品从源头到产品上市的过程管控当中去,要各环节、全方位、频繁地执法检查,甚至希望政府制定法规介入企业的生产过程和生产方式,全然不去考虑这样做的成本有多高,是否会影响企业正常的生产运营,乃至创新。

当然,监管是一个特别庞大的话题,在不同案例中,政府监管在其中的短期和长期作用也无法一概而论。但是,不管哪个领域,有几个共性问题都是可以问的:1、政府管得过来吗?2、政府管的成本高不高?3、其它方面的监督能不能代替政府监管,甚至效果更好?4、如果政府监管过严是否会有反作用?

很多人认为,餐饮行业大家都懂,而转基因技术只有那帮科学家懂,监管怎么能一样呢?首先这也是错觉,大部分人懂的是怎么做饭,而不是食品安全本身。其次,转基因技术可能只有科学家和行业内人士懂,但转基因食品却和其它食品一样,其关键的是出来的食品要安全,技术上的复杂不等于最后出来的食品就难以分辨,实际上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价并不是什么秘密,完全可以标准化,由公正的第三方进行检测。

从理论上来说,确实可以通过转基因技术转入病毒,但从食品安全的角度来说,这跟往食品中掺毒药是一个道理,但是技术上更复杂,耗时也长,在国外,做一个转基因产品要投资近2亿美元,耗时2年以上,而且要组建一个庞大的技术团队,且不说科学家和企业为何要莫名其妙地去故意害人,即使有“魔鬼科学家”想给大家下毒,直接给食品中掺毒药,从方便性、保密性来说不是更好吗?

▲转基因研发很漫长,需要在多个周期,从上万棵植株内挑选出满意的性状

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和牛奶中掺三聚氰胺、农作物的剧毒农药残留还有不同,三聚氰胺和DDT都是人工合成的导体物质,也就是说它们是人体不需要的,而转基因都是生命的组成物质,最后都可以被消化吸收。也正因为如此,牛奶还存在不法分子兑三聚氰胺的可能性(这样做有降低成本的动机),而转基因连这种动机和可能性都没有。

2014年,我曾经向哈佛大学医学院讲席教授张毅请教过转基因相关问题,张毅是全球生命科学领域的顶级科学家,做表观遗传学研究,和转基因农业没有利益关联,就是因为惊诧于中国大陆在转基因舆论上谬误,特地在开会期间转道来中国和媒体记者做交流。当时我问了他一个大胆的问题:假如转基因食品没有政府监管,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吗?张毅教授肯定地告诉我,不会!他的解释是,一则科学家自己以及团队不会做出那种害人的东西(完全没有这种必要和动机),同样,他的研究也会受到同行的评议。如果再补充一点,如果科学家研究出的转基因食品有问题,只要一上市,就可以由第三方实验室检测出来,完全不可能隐瞒。

事实上,由于研发投入巨大,转基因企业反而更想保障其产品安全性,在研发的过程及最终产品的检测上,都已经考虑到了各种安全问题。可以说,转基因工程对基因改良的目标、手段、过程、结果完全清楚,相比较而言,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太空育种的风险高多了,它们是随机的基因突变,如果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关于转基因安全评估的七大原则框架,它们都无法通过。但现实中,反而没有对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太空育种的任何针对性监管。

不管从技术还是投入上来说,国内的小公司都不可能研发转基因,他们做的无非是从大的研发机构或者国外偷转基因材料,然后育种,最后就演变所了所谓的“滥种”问题。而这些偷来的东西,都是通过安全审批的,所以不存在安全问题。农业部官员也解释得很清楚,铲除偷种的转基因作物,是因为它们违反了《专利法》《种子法》和《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也就是说,大公司辛辛苦苦搞了一个品种,你随便就偷了,以后还有人搞研发吗?另外,非法扩散还会混入常规品种中,如果出口可能引发贸易纠纷。

▲转基因抗虫玉米可以防虫害,间接增产,有利健康

想清楚了这些,你就知道为什么说就算农业部监管不了,我们也不能说五岳散人卖的农产品就不安全。同样的道理,就算农业部监管不力,也不等于转基因食品不安全,这完全是两码事。

此外,崔永元并没有认识到,农业部搞不定偷种问题,也不能完全说是监管能力问题。中国目前转基因产业化的局面是,一方面国内国外都有成熟的转基因种子,这些种子因为存在抗虫、抗除草剂等优越性能,对农民有很大的吸引力,要防范种子公司制种、农民“偷种”,其所需要的“监管能力”非正常的监管可比。这就像一条很长的马路,很多人都有过马路的需要,但是中间却没有一条斑马线,这时候交警所需要面对的“监管压力”,和马路上有斑马线只需要应对少部分人不遵守交通规则是完全不同的。假如转基因种子能够以正常渠道、合理价格被销售,还会有多少非法育种、非法种植的情况?

偷种现象并非中国独有,巴西的南部农民在2003年前广泛偷种转基因大豆,其产量超过800万吨,所不同的是,当时的巴西政府认为要销毁800万吨的转基因大豆是很愚蠢的行为,于是在2004年,当时的总统鲁拉签署了一项法令,授权使用转基因大豆,在2005年,批准了新的生物安全法规,转基因种植合法化。到目前为止在巴西共有38个转基因作物被批准种植了(2014年数据),包括有抗杀虫剂和抗除草剂功能的大豆、棉花和玉米等,转基因种植面积占到了巴西耕地面积的54%。“水可以疏不可堵”,巴西人都懂这个道理。在那些转基因已经产业化的国家,基本都没有偷种了。

总的来说,转基因偷种是“无法产业化”的后果,但崔永元等人却把它当作了“不能产业化”的原因,这是倒果为因。像五岳散人这种把偷种问题和转基因安全性“联系”在一起,其实是他不懂这个行业,随意联想,信口开河。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食品安全参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