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不过的话题: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突破口在哪?

2016-09-12 | 作者: 科技日报 | 标签: 转基因产业化

“转基因抗除草剂大豆、抗虫玉米,最有可能实现商业化种植,成为转基因产业化的突破口。”日前,在第五届转基因媒体研修班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万建民说。肯定技术安全但又限制产业化。转基因产业化,已成为中国转基因科研人员心中的隐痛。

一个月前的8月8日,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要推进新型抗虫棉、抗虫玉米、抗除草剂大豆等重大产品产业化,这似乎让转基因从业者看到了一丝曙光。因此,在此次会议上,中国转基因产业化的需求、面临的问题及究竟该如何实现成为绕不过去的话题。

产业化关键在于产品质量是否过硬

“转基因一定会实现产业化,但突破口在哪儿?”一位与会者说,如何迈出第一步是关键。“未来,转基因抗除草剂大豆和抗虫玉米最有可能率先批准产业化种植。”万建民说,因为每年我国要进口8000万吨转基因大豆,市场需求量大,如果产业化一旦实现,发展前景非常可观。而且产品相对成熟,具备国际竞争力。

万建民认为,转基因产业化关键在于产品本身质量是否过硬,能不能打败传统和国外的产品。比如说抗虫水稻,完全可以打败国外和传统产品;抗虫玉米打败传统产品没有问题,能否打败国外产品尚需评估。“再就是,转基因产品是否有独特作用,具备舍我其谁的不可替代性”,万建民说,而且能让消费者直接感知到其益处。

这也是当前很多转基因从业人员正在积极研发的热点。万建民介绍,如武汉大学杨代常教授利用转基因水稻作为“生物反应器”生产出可供人类使用的人血清白蛋白,由于人血清白蛋白作为人工血浆替代物在医学上有重要用途,因此非常珍贵,目前该项目已具备产业化条件。再就是有利于减肥的转基因水稻——“高抗性淀粉转基因水稻”。一般大米吃进去后,其淀粉成分会很快被消化吸收变成糖,而这种大米的淀粉不容易被酶解,最后只能排出来,它是糖尿病患者和减肥人士的福音。此外,还有造福于高血压患者的转基因水稻,它能让“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抵制剂(ACEI)”在大米中特异性高效表达,从而起到在人体中促进血管扩张,抑制血压上升的作用。

“遗憾的是,这些还都没有成熟的产品。”万建民说。的确,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张世平认为,如果转基因产品本身对知识分子、城市高档消费者有利,其接受程度也许会好很多。

小团队作战的研发方式不利于产业化

“说到和美国的差距,首先就是产业化水平。”万建民表示,当前,美国90%的玉米、大豆和几乎所有的棉花、油菜都是转基因品种,还有一些其他产品,如转基因三文鱼、苹果等都已经被批准,其产业化水平要比我们高很多。再就是完善的研发体系。万建民介绍,从基础研究、种子资源筛选、功能分析、材料的创制、品种培育到产业化,一条龙都是以企业为主导的。而且获得支持的力度远远大于我们,美国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孟山都公司每年都有几亿美元的研发支持。

“转基因是一个链条式产业,中国的科研体制是小团队作战方式,确实不太利于其产业化。”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与知识产权处处长林祥明说,由于研发大多是国家投入,有些科学家纯粹按照自己的兴趣做,产品在市场中根本没有价值,不像国外,做每个产品都是为了商业化。

张世平认为,与国际跨国公司相比,中国种子企业在产业布局、资金投入上劣势明显,但也有自己的优势。如转基因玉米能有效防治亚洲玉米螟、东方粘虫等,能很快适应中国市场,而美国的产品针对的是美国玉米的虫害。“中国企业可以将研发集中于几个优势行业,如从玉米、大豆做起,如果政策开放,社会支持,将来中国也会有大的农业企业成长起来。”张世平建议。

品种审定工作需尽快明确

“转基因产业化还有重要的一环,就是国家政策。”万建民说,没有政策支持,产业化就无从实现。

对此,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所研究员黄大昉表示,《“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的公布,不等于转基因产业化就指日可待,中间还有一些障碍、问题需要克服。首先,观念要进一步转变,特别是相关管理部门要真正地行动起来;其次,原来一些不适合于产业化发展的条文,包括一些安全评价、品种审定的规定,既没有科学基础,也没能与国际接轨,需要修订。

“目前,要尽快把品种审定工作明确下来,不能在发了安全证书以后又搞三五年的品种审定,这是没有科学道理的。如果没有坚定的决心和有力的措施,转基因产业化还会被延误。”黄大昉说。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