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学博士举报国家转基因检测中心造假:资质造假非实验造假

2016-09-20 | 作者: 姜萍 | 标签: 转基因检测中心 资质造假

央广网北京9月20日消息(记者沈静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公开举报具有“国家转基因检测中心”资质的中国农科院实验室后,魏景亮的名字已经不可避免地和“转基因”捆绑。他的举报材料称,他曾就读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旗下的实验室,存在大规模“赶作业”式的档案造假问题。随后的舆论风暴,其实都在魏景亮的预料之中。

一个国家转基因检测实验室被指造假,魏景亮的枪瞄准了实验室,但沿途却在“转基因”的草地里撩起火光。魏景亮所说的“造假”,“假”在哪儿?这场始于实验室,发酵于转基因的事件,将如何收场?

此刻,中国农业科学院退学博士魏景亮的实名举报信还挂在各门户网站的显要位置。数万条评论,举目都是对转基因技术的谩骂。但事实上,从魏景亮4年前成为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动物遗传育种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到2014年转为硕博连读,转基因,一直与他的专业密切相关。让转基因技术成为靶子,这并非魏景亮的学术立场。他坦承,他最早发帖时所起的标题“爆料:国家转基因检测中心造假”,把“转基因”三个字放进去是经过考虑的。

魏景亮说:“如果它不是转基因的实验室,是别的实验室,这个爆出来肯定没有多少人关注,也肯定不会出现这些热点的问题。一开始我写第一篇(文章)的时候肯定是有这方面考量的。我做这个事情虽然是会被‘反转’的人利用,我也看到很多反转的人转过去就直接说‘转基因就是有毒有害’。我斗争了很长时间,否则我很早就可以在网上发布了。”

“国家转基因检测中心”,这是魏景亮所在实验室最响亮的一个头衔。根据他的举报材料,2015年5月中旬,实验室接到通知,三年一度的转基因检测中心的档案检查将在7月份进行。由于实验室有日常的科研任务,因此转基因检测中心日常工作中需要的所有过程性档案都没有记录,为了通过检查,三年的档案必须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补齐。“造假”一说,由此而来。

“‘假’是怎么界定的?如果没有涉及到具体的结果是假的话,这个‘假’有多大危害?”

“我说的‘假’,不是实验造假,而是资质造假。三年一度的国家检查是资质认证,就是判断你有没有资格继续来做这件事。它三年的工作没有做,两个月内集中完成,就是说它本身没有资格,但是它拿这套东西出来向国家假装自己有资格,这是检测资质的造假。”

“据您的朋友、同行,据您的了解,同样的问题在多大的范围内存在?”

“非常大,这个问题一定非常严重。”

“我们能不能简单地界定说,这个问题虽然发生在一个转基因的实验室,但其实有问题的不是‘转基因’,而是‘实验室’?”

“对,这个我承认。出问题的肯定是实验室的管理,而不是转基因。只是因为它碰巧是转基因的实验室。”

魏景亮说,自己的诉求很简单,“第一是督促国家解决制度漏洞或者有一些检测中心个人的漏洞,第二是希望能够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更多关于转基因的知识,能更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

中国农业科学院通报,农业部联合调查组将于今天(20日)进驻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开展核查工作,魏景亮的第一个诉求实现可期;但他向老百姓科普转基因安全性的愿望,似乎离实现越来越远。在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食品与营养学院教授罗云波看来,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和鉴别能力,所谓“造假”的危害,在舆论中已经被过度放大。

罗云波认为,“帽子戴得很大,叫‘国家转基因检测中心’,实际上这个帽子不应该这样戴,它只是‘之一’,农业部至少有四十多个,(它是)众多的中心里,有这种资质的一个,而且是运行得很少的一个中心。消费者一定不要有一种概念说我们所有的食品都是出自于这个检测中心检测出来的结果,不是这样的。它就是因为没有检测的活儿,要无中生有编一些,保持这个中心的存在。”

无论是资质还是知名度,罗云波所在的农业部转基因生物食用安全监督检验测试中心都位于全国第一序列里。对于同行实验室涉嫌造假的消息,他坦率回应,并不罕见,“实验室的运行过程中肯定是有问题的,它没有严格按照检测中心的规范来运作。我们在审核上可能也是有一些疏漏。”

但如果举报属实,罗云波也并不认可“造假”的提法。“把黑的说成白的,这叫造假,关乎安全。它根本没做这个实验,就编一些工作来做,这个跟实验数据的造假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消费者不要因为这个对转基因的安全产生质疑。”

两个平行的采访中,农业转基因领域的权威之一罗云波和实验室举报者魏景亮达成了某种一致。尽管以“造假”为标题,魏景亮对实验室存在问题的本质,仍然以相当程度的坦率来承认。在他看来,“可以认为这不叫科研造假或者学术造假,但资质造假、认证造假,我认为也是造假的一种。实际上我同意,这件事情没有产生很严重的后果,因为我们没有接过外来的样品,也没有检测过国家给的重大任务。”

实验室并未产生实际危害,是因为其根本没有承担相应的检测任务。作为科研者,从事不存在的科研工作,无疑是一种讽刺。对此,同行的罗云波是能够理解其动机的,“我估计作为科学家来讲,很多时候他可能认为自己拥有一个国家认可的转基因检测中心或检测实验室比拿钱更重要。”

如果这是实验室负责人的动机,魏景亮的动机又是什么?网上对他的攻击多集中于他经商退学的个人经历,对自己曾经有的问题,他承认,对自己与农科院的不睦,他也承认:“我都退学了,肯定是积累了很多东西,但是我的怨气起不到什么关键性的作用吧。我的错误我是承认的,我退学也是接受自己的错误。对于导师犯的错误,我认为他们也应该承担责任。”

魏景亮昔日的实验室就像冬日里一片平静的冰面。巨石砸在冰面正中,砸出一个大窟窿。

但这个窟窿并不是圆的,整个冰面上都是裂纹和碎落的冰碴。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央广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