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虫玉米 缘何难以产业化?

2016-09-27 | 作者: 吴楠 | 标签: 抗虫玉米 转基因 产业化

尽管坊间对于转基因的争议从未停止,但作为与“大飞机”同等重量的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转基因产业化的进程仍在行进中。

而转基因能否有新产品在“十三五”期间落地,已成为业界与坊间颇为关注的焦点。

只不过,推进转基因技术发展,还有诸多问题悬而未决——政策缺陷、产业发展、公众认知——远不止“安全性”争论这么简单。

效果明显 抗虫玉米仍难进市场

9月6日,国家转基因玉米、大豆中试与产业化基地(公主岭)的试验田中,一株株玉米已近成熟,挺立的茎秆与宽厚的绿叶,簇成一片片“青纱帐”。

走进帐里,田地被人行的道路分割成块状的方阵,每一个方阵,都有着不同的标牌——这里的玉米,是由各研发机构委托种植的转基因玉米实验品种,及其相应品类的非转基因“对照组”,所有玉米正等待着被收割、被“拣阅”。

某种意义上说,能够进入这片田地的转基因玉米,都是“成功者”。因为在进入大田种植实验前,它们已经过了层层筛选,从遗传转化、品种选育开始,至少已经过了七八年的实验过程。

在吉林省农业科学院农业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郝东云眼中,转基因玉米有着极为鲜见的优势——玉米田中,非转基因玉米的叶片与果实上,能够看到清晰的虫眼乃至活虫,虫蚀严重的位置,玉米杆甚至已被咬折;而就在相隔不足5米的抗虫转基因玉米上,几乎看不到明显的虫咬痕迹。

造成这一差异的,正是转基因技术所致:东北作为中国玉米主产区,最易受到的虫害为玉米螟。通过转基因技术,人们可以生产出专“克”玉米螟的玉米,在不改变玉米其他性状的同时,减少病虫害对于玉米生产的影响。郝东云表示,转基因抗虫玉米可间接增加玉米产量8-16%,并大幅减少农药的使用。

这一效用,已在转基因棉花的推广中得到证实。据统计,截至2015年,转基因棉花累计推广4亿亩,占国内市场份额95%,减少农药用量40万吨,经济效益450亿元。

然而这不意味着,田地中的转基因玉米能够成功通过所有检验,走向市场。按照我国现行转基因作物的管理办法,转基因作物在商业化种植前,不仅需要获得安全证书,还需要获得品种审定证书、种子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

实际上,自转基因列入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以来,国内尚无新研发的转基因作物进入国内市场,这显然与“提高农业转基因生物研究和产业化整体水平”的专项目标不符。

安全无忧 抗除草剂大豆有望面世

尽管官方从未对转基因产业化进程缓慢做出解读,但坊间的猜测早已取得一致:转基因的公众争议巨大,其中,争议最大的仍是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

在9月初的媒体研修班上,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与知识产权处处长林祥明亦再次强调,转基因产品是迄今研究最为深入、检测最为全面、监管最为严格的一类农产品,转基因食品并无安全问题。

在农业生物领域科学家张世平眼中,由于可以少施农药等原因,转基因食品甚至更为安全。以抗虫玉米为例,不抗虫玉米为抵抗虫害必须喷洒大量农药,而被害虫啃咬过的玉米,很容易因雨水侵蚀发生霉变,产生强致癌物黄曲霉素。

而在问题的另一面,尽管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未获决定性进展,中国已为产业化积攒了大量核心技术与专利。

“从批准的转基因专利数来看,1980到2014年,美国是第一,中国第二。2014到2015年全范围里,以水稻为材料发表在CNS(指Cell、Nature、Science三大科技杂志)上的论文,全球是16篇,中国占11篇。” 中国工程院士、转基因重大专项总工程师万建民介绍,转基因重大专项中,既有植物也有动物,主要品类为水稻、小麦、玉米、大豆、棉花、猪、牛、羊,从研究水平看,我国的整体研究正向世界先进水平靠拢。

只不过,研究所中的成果,并未能转化成经济效益——以大豆为例,2015年,中国进口大豆达到8169万吨,创历史新高,其中绝大部分均为转基因大豆,而转基因大豆仍未获准在中国种植。类似“能用不能种”的处境,同样发生在玉米等作物中。

万建民坦言,转基因能否产业化,首先取决于产品本身是否过硬,能否同时打败国外转基因产品和传统产品。从目前看,我国自主研发的转基因抗虫水稻有足够的优势。

与此同时,中国的转基因产业化,还将具有本地化优势,张世平介绍,农作物的害虫有地域性,如亚洲玉米螟。国内企业可以针对中国的市场,专门研发相应的转基因产品。

“作为重大科技专项,如果十三五期间还没有产品上市,那将会是非常难堪的一件事。”有专家表示,转基因作为与“大飞机”同等重量的科技专项,至少应有一两个品种商品化,否则将意味着该专项的推进失败。

“我觉得转基因产业化的突破口,应该是转基因抗除草剂大豆,还有转基因抗虫玉米。”万建民表示,中国每年进口大量转基因大豆,因此有此类产品的需求,同时该类产品的技术亦日趋成熟。与此同时,作为加工原材料和饲料的大豆与玉米,也符合我国转基因推进从“非食用”到“间接食用”再到“直接食用”的三步走计划。

政策障碍 标识标准向科学转轨

在技术积累的同时,转基因政策也在为产业化进行着改变。

2015年11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种子法》修订案,其中对转基因作物的审批、管理等问题做出了进一步明确。此前实施的新《食品安全法》,也对转基因监管做出了更详细的规定。

等待修改的,还有涉及转基因食品标识的行政管理办法。如我国转基因标识的现有规定,转基因产品必须“定性标识”,既产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就需要标识。在越来越灵敏的检测手段下,这种要求已不符合实际,亦有悖于世界各国现有管理办法。同时,面对多数在市场散卖的番木瓜,转基因统一标识也很难实现。

对此,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与知识产权处处长林祥明表示,目前正在大力推动转基因食品由定性标识改为定量标识。这也标志着我国转基因政策正转向更为科学、理性的方向。

“十三五的科技创新规划公布以后,不等于产业化就指日可待,中间的障碍、问题还很多。”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表示,转基因产业化需要民众尤其是管理部门官员的观念进行转变,同时,不适于产业化发展的法律法规,也应该进行调整,如我国现行的部分安全评价、品种审定规定,既不符合国际惯例,也没有科学基础,“最近要尽快地把品种审定这个事明确,不能发了安全证书以后,再回过头来搞三五年的品种审定,这是没有道理的。”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我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