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判断转基因之争?

2014-02-26 | 作者: | 标签: 戴眼镜的刘三姐


图bowenwang.com.cn

来源:新浪博客(略有删改)  作者:戴眼镜的刘三姐    2013.6.

前段时间,中国给三种外国转基因大豆颁发了生物安全证书,转基因食品安全性问题再次成为舆论焦点。“反转派”和“挺转派”各执一词,他们的争论关系到餐桌上的安全,值得我们去重视和思考。

那么我们应当怎么做、怎么想,才能得出可靠的结论?换句话说,我们该如何判断?

人云亦云,或者凭个人想象妄下结论,是极容易,也是极不负责任的。正确的办法,应该是搜集证据,遵循逻辑,进行批判性思考。只有在事实的基础上运用严密思维,才能摆脱各种偏见,避免被传媒舆论和大众潮流所误导,最终得出较为靠谱准确的结论。

就转基因之争资料,我们可以轻易收集到环保组织、左派网站的宣传,新闻报道以及网络热贴,但也应该去查阅科普作家写的文章,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和各国农业部门、环保部门的评估报告等。

我们会发现,双方许多说法相互矛盾,因此其中必有错话假话。孰对孰错,孰真孰假,凭道德良心或个人好恶来判断行不通,那会制造“冤假错案”,好在我们有一套思维方法管用,具体说来是要处理以下七个问题。

一、相关的证据搜集充分了吗?

搜全资料是一个动态过程,时刻查缺补漏是很正常的,有价值的信息不能被忽略,而冗余的信息、有误的信息不能影响判断。你可以不喜欢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但考虑他是国内“挺转派”的领军人物,而且其专业与基因工程相关,其科普工作为《科学》《自然》等国际学术期刊所认可,为了客观中立,规避误判,有理由看看他介绍的是不是事实、说的是否有道理。

二、所有的证据是否前后一致?

“反转派”的证据经常出现大量的矛盾:同一种转基因食品,在同一个网站组织里,有时说美国人不吃,有时说美国人也吃;有时说剧毒可致癌,有时说生育两三代才出问题;有时说这是美国灭亡中国人的阴谋,有时说未必有毒、谨慎就好……他们为此所列举的证据就前后不一致。

三、事实有准确无误的表达吗?表达有没有存在误导?

相对而言,“挺转派”用词更为严谨而专业,“反转派”擅长于煽情、制造热点、传播阴谋论,后者即便传播消息,也喜欢使用一些误导性词句,比如把“转基因食品安全风险很可能更低”,换成“专家承认转基因食品有安全风险”“转基因食品或有高风险”等等。

四、论述是不是有道理?

“反转派”大多对生物专业知识十分陌生或者一知半解,分析也是五花八门。而“挺转派”的论述比较统一且重道理、重逻辑,比如他们说,人所吃的动植物都含有很多基因,我们吃的食品大多不是“纯天然食品”而是经数百数千年人工基因筛选的,转基因技术比杂交育种技术更为精确,转基因食物需要进行食用安全评估和生物环境释放评价,等等。

五、有没有犯下逻辑错误?

一些常见的逻辑谬误永久反复地出现在“反转派”干将的言论中,如错误归因、人身攻击、稻草人谬误、论证建立在情感基础、迷信名人、个人怀疑(盲目怀疑)、乐队花车(从众)、诉诸自然、诉诸传统、回避问题实质、混淆事实、德克萨斯神枪手等等。“挺转派”代表人物较少有这样的问题,只是有时会侧重强调一下权威机构的观点,并严肃回击“反转控”尖锐的人身攻击,极少出现显著的逻辑错误。

六、实例能为观点提供有力支持吗?

“反转派”提供的“实例”,大多是谣言和误会,有的还是极其荒唐的谎言,勉强能撑台面的,是一些学术刊物发表的实验研究。但是这些引起轰动的研究,因实验设计、过程或统计漏洞百出而不被科学界主流所接受,它们常发表在没有影响因子的刊物,有的研究是有机食品商人赞助的。“挺转派”则有数以千计可靠负责但不引起媒体关注的实验研究做支撑,转基因食品上市十几年来没发生一例食品安全事件也是有力证明。基于科学理论、实验研究和推广实践的支持,国际权威机构才一致认可上市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七、专家信誉怎么样?他们对话题是否深入了解?

支持转基因食品研发和推广的,有许多位诺贝奖获得者、国际知名生物学家,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生物学专家、农业研究员、生物老师等;反对和批判转基因食物的,有经济学家、演员、律师、歌手、记者、主持人、媒体评论员、有机农业商人、极端环保组织人员、自由主义名流、农业部幼儿园阿姨……国内“反转派”喜欢提及的袁隆平,也是支持发展转基因农业的,他和他的儿子也在做高产转基因水稻的研究,不过袁老时常发表的“要带头试吃”“做小白鼠”等言论,显得十分不专业。

通过以上思考,聪明人就可以下初步结论了。可我们如果很忙或者没心情,不想大量搜集资料,有没有判断的捷径可走呢?盲目听信官方的一面之词,或者盲目听信媒体的报道渲染,既不能服众也未必能说服自己,科学上的问题,理应听取国际主流科学界的观点,因为其观点是由众多研究实验做支撑、由多国学术界信誉做保障的。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在国际主流科学界并不存在争议。转基因之争,不是科学之争。

在互联网信息时代,我们还可以方便地查证一些信息,例如美国人到底吃不吃转基因食品。如果某一方撒了谎或者屡屡撒谎,那么不必要也不应该再给予他们信任。但这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互联网上信息纷繁复杂,找出事件真相,查到国际主流科学界的观点,仍然要考验普通人的检索能力和判断能力。

因此,人们还是需要掌握正确的思维判断方法,不仅仅在转基因问题上,在其他诸多领域它都可以得到运用。

如今民意已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开启民智,愚昧无知的现象少了,混水摸鱼的投机者少了,社会会变得更加美好。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