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元:建议中央调整黑龙江省的“生产关系”

2016-12-23 | 作者: 王大元 | 标签: 黑龙江 禁种转基因

提要:黑龙江省人大在政治上开了一个地方法对抗中央法的先例,严重损害中央权威。建议中央调整黑龙江省的“生产关系”。

去年习近平主席对我国的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做出了如下指示:

“我强调两点:一是确保安全,二是要自主创新。也就是说,在研究上要大胆,在推广上要慎重。转基因农作物产业化、商业化推广,要严格按照国家制定的技术规程规范进行,稳打稳扎,确保不出闪失,涉及安全的因素都要考虑到。要大胆创新研究,占领转基因技术制高点,不能把转基因农产品市场都让外国大公司占领了。”

我国目前每年进口的农作物总量大致在1亿吨左右,其中大豆超过8000万吨,基本全是转基因的,是我国进口农业产品的最大宗产品,这恐怕是引发习近平给出“不能把转基因农产品市场都让外国大公司占领了”指示的最主要因素。

黑龙江省是我国最大的大豆生产基地,也是大豆单产最高的省份。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最近6年黑龙江大豆单产的变化(下图)。由这个图可知美国大豆的单产是175公斤/亩,产量最高的伊利诺伊州的单产高达204公斤/亩。而我国大豆单产最高的黑龙江省的单产长期徘徊在130公斤/亩,比美国低了26%。 黑龙江省自己不考虑如何提高科技水平来贯彻习主席“要大胆创新研究,占领转基因技术制高点,不能把转基因农产品市场都让外国大公司占领了” 的指示,企图用闭关的鸵鸟政策不许转基因大豆种植与销售,这种领导策略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必须予以调整。



由于长期不发展先进的农业科技,导致中国的大豆价格无法与国际市场的大豆价格抗衡。下图显示中国大豆价格长期比国际大豆价格要贵出20%以上。



中美在大豆生产总成本上的差异也反映了中美大豆单产的区别。在早期美国转基因大豆的总面积还不高时,中国的大豆生产总成本比美国要低。2009年以后随着美国转基因大豆种植面积大幅增加,达到目前占美国大豆种植总面积的94%以后,美国大豆的生产总成本就大大低于中国的总成本了。而黑龙江省领导的鸵鸟心态以为“我不许你转基因进来,就可以保护我自己的大豆产业了”,其实是一种阴暗心理。



至于黑龙江人大解释说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没有得到确认,这是典型的胡说八道。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定论不仅有国际相关权威机构的结论支持,还有应用20年来实践数据支持。

下图可知欧洲人均年消费(主要是用作动物饲料)转基因大豆85公斤/人,我国台湾人均消费的转基因大豆数量大约是大陆的2倍,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例不安全的报道。黑龙江的人大发言人根据什么说转基因大豆安全性没有定论?难道黑龙江过去有过一例不安全的报道?


黑龙江省禁种禁销转基因产品的后果:

政治上开了一个地方法对抗中央法的先例,这个先例一开,不仅转基因产品可以这么做,其它领域也可以仿效,其政治后果非常严重。美国没有一个全国性的转基因标识法,缅因州等自行立法转基因标识法,另有几个州也要仿效。美国联邦政府感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由国会启动国家立法转基因标识。我们国家已经有了转基因生产销售的法律,而一个地方的人大竟然可以做出无视中央的立法,自行其事,其损害中央权威的程度,比美国缅因州要严重得多。因此,建议中央调整黑龙江省的“生产关系”。

如果黑龙江真的执行禁种禁售转基因产品政策,会给黑龙江的农业和食品业带来重大冲击和损失。当然,如同美国个别州如果强制标识转基因将难以执行一样,黑龙江的这一“政策”事实上几乎是无法执行的。

黑龙江不进口和销售转基因大豆,其后果就是黑龙江省的畜牧业、食用业(大豆油)不得不使用价格高出25%的本省300万吨大豆,造成黑龙江省的老百姓不得不吃高价猪肉、牛肉、牛奶和鸡蛋,而黑龙江省的老百姓必然从外省购买便宜的猪肉、牛肉、牛奶和鸡蛋到黑龙江省,冲击黑龙江省的畜牧业和食用油市场。

与此同时,黑龙江省的大豆却不能自行标记为非转基因大豆转销其它省份。因为没有得到权威机构的审查审批,你如果贴上非转基因标识就是违法的;更何况,现在的检测技术达到10000粒大豆混杂进去1粒转基因大豆,就可以检测出其中的转基因成分。查出来就要罚款处理。两年前恒大声称在黑龙江某地买了一大片土地,只种非转基因大豆和大米,并且在央视上大作恒大销售的是非转基因大豆和非转基因大米广告。后被有关部门警告后,恒大认识到可能会遭受到严厉罚款,不得不从央视撤除他的非转基因大米和非转基因大豆的广告。恒大的前车难道不是黑龙江的后鉴吗?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