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玄昌:黑龙江转基因“禁令”源于官员不学习

2017-01-06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黑龙江禁种转基因

提要:可以肯定,黑龙江省的这一禁令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得到推行。这一闹剧除了证明当地官员的科学素养低下之外,真正的破坏作用在于对转基因科普事业的伤害。

1月4日,《黑龙江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刊登了一篇题为《黑龙江让人看到食品安全的希望 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刘登高就“禁止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一席谈》的报道。

这是继两年前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造谣“食用转基因大豆油的地区癌症高发”之后,一个行业协会发出的又一妖魔化转基因的声音。

在此之前,黑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新条例给出了禁止种植及销售转基因粮食作物的规定——尽管其表述中多处强调是禁止“非法”转基因作物及产品,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重点并非落在“非法”两字(没有任何必要专门立法禁止一种“非法”产品),而是着眼于“转基因”。

报道说,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刘登高“激动地表示”:“从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我看到了中国农业产业自主的希望!看到了中国人食品安全有了产地管理的希望!看到维护农业安全,保护主产区农民利益有了希望!”看来在刘登高眼中,之前中国农业产业从未自主过,中国的食品生产从未有过产地管理,中国政府从未维护过农业安全、从未保护过“主产区”的农民利益。

据这篇报道所言,刘登高对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做了10年的研究,但他对转基因的安全性认识却是“本来世界上各国对转基因技术的危险性已经有统一的认识”“这种技术还不能准确回答安全不安全”,与此前黑龙江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姚大为的说法“当这种技术还不能准确回答安全与不安全时,谨慎推广应该是明智的选择”如出一辙。

经过几次事件、尤其是2016年110位诺奖得主签名公开信力挺转基因事件,即便是普通老百姓,也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清楚了“转基因的安全性早有定论”这一事实。看来,无论是刘登高还是姚大为,对于转基因安全性的认识都还停留在普通百姓几年前的水平。如果真如报道所说,刘登高“对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做了10年的研究”,那么我们可以推测,要么其理解力、智力迥异于常人,要么他这十年来的研究应该是在外星进行的。而诸如姚大为一样投票通过禁令的那些代表们(其中不乏法制工作者),在对一项技术完全缺乏最起码的了解时就敢参与投票,则显然是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表现。

中科院遗传所的姜韬高工曾经说过,那些职业反对转基因的人士有一个奇怪的特征,那就是不学习、不长进,常常是多年如一日地执着于那么几个低级谣言,却提不出新的问题。看来,这句话放在刘登高、姚大为等官员身上也同样适用。很难相信一个官员对于自己所关心的某问题的了解还遥遥落后于普通百姓的情况下,还敢参与决策,并公开、高调发表意见。

可以肯定,黑龙江省的这一禁令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得到推行,否则当地百姓将陷入经济困境——因全面禁止转基因农产品、尤其是转基因饲料产品,将导致当地肉、奶、蛋价格飞涨,且还将导致黑龙江省与其他省份的食品贸易难以为继,因为目前的加工食品中多数都难以完全避开转基因成分。如果当地政府真的一意孤行强行推动禁令的执行,其最终结果一定是灾难性的市场混乱。

伴随着黑龙江转基因“禁令”事件,许多妖魔化转基因的言论再次沉渣泛起(其中就包括刘登高、姚大为的奇谈怪论)。因此,这一闹剧除了证明当地官员的科学素养低下之外,真正的破坏作用在于对转基因科普事业造成伤害。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