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番木瓜更安全

2014-05-25 | 作者: | 标签: 转基因番木瓜


番木瓜感染环斑病毒。图ucanr.org

番木瓜是众多水果中的宠儿,深受消费者喜爱。然而,1948年,美国夏威夷瓦胡岛上发现的番木瓜环斑病毒为全世界番木瓜的生产带来了灾难。中国华南各省于1959年始发此病,至1965年流行成灾,其发病率都高达90%以上,导致产量降低和品质下降。

种植抗病品种是防治该病毒病害的有效措施,但番木瓜栽培品种中缺乏抗性资源,野生番木瓜中的抗性资源,很难通过常规的杂交方法转移到番木瓜栽培品种中。对该病尚无其它有效地防治方法。转基因番木瓜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转基因番木瓜的研发

从1985年美国夏威夷就开始致力于开发抗番木瓜环斑病毒(PRSV)的转基因番木瓜,1993年获得了抗番木瓜环斑病毒的转基因品系55-1和63-1。到1998年,美国番木瓜行政委员会获得商业化转基因番木瓜的通行证,随着夏威夷番木瓜PRSV疫情的不断加重,夏威夷的番木瓜产业面临危机,应势而生的转基因番木瓜的需求势不可挡,发展非常迅速。

转基因番木瓜自身有着其得天独厚的优点:1.抗病能力强,产量有保证;2.节约资源,促进了番木瓜生产用地的减少;3.有助于增加品种多样性。通过学术界研究人员的大量的研究工作,转基因番木瓜被广泛种植,这也给大小型企业研究如何开发利用转基因作物来解决农业问题提供了有效的例证。

加拿大和日本是美国夏威夷番木瓜产业的两大消费市场,分别占20%和11%。在2003年3月,加拿大批准了美国转基因番木瓜品系“日出”和“彩虹”的进口。日本十多年来对转基因番木瓜一直采取抵制措施,随着转基因番木瓜安全性的进一步确认,2010年5月,日本已经允许转基因番木瓜进口本国市场。因此,从世界范围来看,转基因木瓜处在被人们不断接受的阶段,而且国际市场也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

“日出”和“彩虹”两个转基因番木瓜品种。图ucanr.org

虽然夏威夷转基因番木瓜已开发了两个优良品系,但对中国华南地区4个番木瓜环斑病毒株系、中国台湾以及泰国等亚洲国家的番木瓜环斑病毒株系不具有抗性。因此,不同国家和地区必须要选用当地优势株系的基因进行转基因研究,才能获得具有当地病毒株系抗性较好的转基因品系。

华南农业大学在国内率先进行抗番木瓜环斑病毒转基因番木瓜的基因工程研究。他们将华南地区番木瓜环斑病毒的优势株系YS的复制酶基因转化入了番木瓜植株,获得了高抗的转基因品系-华农1号,于2006年获得在广东省应用的安全证书。在广东大规模种植后,产生了明显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效益。从根本上解决了番木瓜生产上受番木瓜环斑病毒威胁的问题,从而恢复了番木瓜“岭南佳果”美誉,并供应国内外市场,也满足了食品工业、医药和保健等开发需要。

转基因番木瓜的生物安全性

致敏反应是指转基因植物中病毒序列编码的蛋白对人体的潜在过敏性。大量观察表明,转基因番木瓜的病毒蛋白对过敏安全性不构成威胁。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被病毒侵染的作物已作为日常消费品,食用有病毒的食物不表现出明显的不良反应。可能人们没有意识到,人们长时间都在消费着感染病毒的水果和蔬菜,但是也没有出现由植物病毒成分引起的不良影响。自植物病毒发现以来,至今都没有发现植物病毒可以侵染人类的案例。此外,在巴西百万棵柑桔通过接种温和型病毒株系达到交叉保护来控制柑桔腐根病毒,而且至今没有出现对人类健康的不利后果。中国对转基因番木瓜的食用安全性、过敏原性也进行了长期跟踪研究,没有发现任何安全问题。


转基因番木瓜含有抗生素抗性基因,人们担心食用这些木瓜可能会造成人类对部分抗生素产生耐药性,如其中的卡那霉素抗性基因。然而卡那霉素抗性基因来自于细菌,在培育转基因植株中广泛应用。在转基因木瓜培育过程中也用来筛选转基因植株。经过长期的研究和观察,大量数据证明卡那霉素抗性基因在转基因植物中是安全的,针对一些人的质疑,2010年4月13日,欧盟食品安全局转基因专家小组公布一份科学报告,再次确认将卡那霉素抗性基因用于转基因作物的选择标记基因对人体、动物健康以及环境没有风险。

卡那霉素抗性基因是天然普遍存在的:在自然界的大量植物中,本来就存在一些植物可以忍耐这种抗生素。在土壤、水和其他环境,甚至在人和动物的肠胃通道里,具有卡那霉素抗性的微生物大量存在。自然界中卡那霉素抗性微生物的广泛背景意味着人类和动物时时刻刻都暴露在卡那霉素抗性生物中,竞争并共存着。

现实的风险与预测的风险

抗病毒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问题的许多研究都已经进行,特别是异源包装和重组的问题。但是,只有少数风险评估具有现实意义,因为更多是在病毒和寄主的相互作用而不是安全性。区分与抗病毒转基因植物相关的预测风险和其的真实风险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人们特别没有相关专业知识的人们,很容易混淆转基因作物的预测风险和真实风险。

迄今为止,还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表达病毒基因的转基因植物可以增加异源包壳或重组频率。同样地,几乎没有证据推断,表达病毒基因的转基因植物可改变现存病毒种群的特点或产生新的病毒。我们更注重结果而不是特殊潜在风险的发生概率。故目前尚没有明确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所有的风险和危害都是预测的,现实当中尚未存在。

综上所述,其实人们不必对转基因番木瓜如此惊慌,转基因番木瓜与非转基因番木瓜相比,在微生物毒素、农药残留等方面更安全。

作者 李世访,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原标题《转基因番木瓜的生物安全性》,有删改。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