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禁种转基因”再起波澜,专家们又吵起来了

2017-01-15 | 作者: 马爱平 | 标签: 黑龙江禁种转基因

编者按:不久前,黑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新条例做出了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的规定:“本省行政区域内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玉米、水稻、大豆等粮食作物,禁止非法生产、经营和为种植者提供转基因粮食作物种子,禁止非法生产、加工、销售、进境转基因或者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用农产品”。此举一出掀起千层浪,业界为此轮番上演唇枪舌剑。

1月11日,黑龙江日报召开“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座谈会,对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中禁种转基因粮食作物条款及如何贯彻落实条例要求进行了专题座谈。

与会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表示拥护和欢迎黑龙江省出台的这项条款,并对今后如何实施“禁种”问题提出了许多意见。黑龙江日报指出,“我省出台条例禁种转基因粮食作物,令各方振奋”“龙江就打‘禁种转基因’这张牌”。


科技日报就相关热点问题采访了业内专家,很多观点针锋相对,在此与读者共享。


1转基因安全究竟有没有定论?马守义VS黄大昉


马守义: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研究员
黄大昉: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马守义:
拒绝转基因作物的种植,是祖国大粮仓的需要。黑龙江是全国最大的商品粮基地,黑龙江的粮食是供应全国人民的。2015年,全省粮食总产量1369.58亿斤,占全国总产量的1/10,为保障我国粮食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所以保护粮食源头、粮食种植的安全性非常必要。黑龙江的主粮必须保持非转基因种植,这关系到全国人民的健康问题。关于转基因安全是一个全世界争论不休的话题,每当我们提到转基因食品,人们都会有害怕与恐惧的心理,在转基因有没有危害还没有定论的时候,那就是有风险的存在,避开是必要的,所以我省立法禁止转基因种植,是保护大粮仓的睿智选择。

黄大昉:
对于转基因的安全性,确实长期存在来自科学共同体之外的不少争议。但转基因安全首先是一个科学问题,科学问题要听专业部门和科学家共同体的意见。我们应当认识到,经过了30年的科学研究、20年的大规模应用实践,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从科学上讲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那就是:经过严格安全评价,依法审批推广应用的转基因产品是安全的,其风险是可控的。近年来,这一结论已大量见诸于国内外权威科研机构和权威行政管理部门的声明、报告和文件之中。

2017新年伊始,中国科协组织的“点赞•2016科普中国”活动将“超百位诺奖得主联署公开信,呼吁停止反对转基因技术”评为2016年十大科学传播事件之一。参加签名的诺奖得主共有123位,他们都是国际自然科学界享有崇高声誉的权威科学家,与转基因农作物并无丝毫利益瓜葛,他们站出来明确指出,“迄今没有任何科学根据说明转基因农作物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有害”“应确保这些新技术所带来的好处惠及全世界,包括那些发展中国家,以保证人人都能得到更高质量的粮食供应,其推广不应被散布的谣言所阻挡”。

2禁种转基因是对农民利益和生态环境的保护?王春海VS胡瑞法

王春海:黑龙江省农委种植业管理处副处长
胡瑞法: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转基因生物安全研究课题组组长


王春海:
黑龙江这些年一直种植非转基因粮食,尤其是黑龙江绿色有机粮食在市场和消费者中的认知度越来越高,在这个时候,依法规定不准种植转基因粮食,不仅是对我省农民利益的一种保护,更是对龙江农业生态环境和龙江绿色粮食的一种保护。

历来我省农产品以品质优良、绿色有机、安全可靠更以非转基因而著称,寒地黑土、优越生态,更决定了农产品绿色天然的品质和原生态的品味,深受广大消费者的信赖和喜爱。我省地处世界三大黑土带之一,耕层深厚,土质肥沃疏松,黑土面积占全国黑土面积67%,黑土层最深达一米。境内河流众多,水质优良,是我国北方地区水资源最富集的省份。典型的中、寒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光、热、雨同季,优越的自然条件,十分适于农作物生长,近几年,这片黑土地上产出的非转基因粮食,因其质量好和口感好而得到市场的广泛认知,粮食销售路径看好。在这个关键时刻,龙江更应该大力支持农民种植非转基因粮食,保护农民的利益,制定相应政策鼓励农民种植非转基因粮食的积极性。

胡瑞法:
禁种转基因作物将损害农民的利益。到目前为止,是因为黑龙江的种植业结构中,没有一种转基因作物被批准商业化种植,农民并未从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中看到其显著的经济效益。尤其是农户耕地规模相对于国内其他省份而言是最大的情况下,机械化耕作是目前农业生产的基本耕作方式。转基因作物的生产将显著减少农民对高毒高残留杀虫剂施用,显著提高除草剂的效率,显著减少由于病虫害和杂草防治不及时所带来的产量损失。这些特征最有利于大规模生产条件下的农民采用。研究表明,与非转基因作物相比,转基因作物生产将增产10%左右(主要由于减少害虫和杂草危害所带来的产量损失),增收10-30%(减少劳动力和农药投入及增产)。如果国家批准在其他省份种植转基因玉米和大豆,黑龙江农民将不得承受这部分损失,尤其是以饲料为主的转基因玉米生产更是如此。

转基因作物是生态环境保护与恢复的最有效技术之一。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机械化的发展,黑龙江的水士流失现象严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与转基因作物种植没有任何关系。相反,国际上尤其是在南美国家的一些地区,与抗除草剂转基因玉米和大豆的种植一起采用的免耕技术大面积采用,不仅显著增加了农产品产量和农民收入,同时显著保护与恢复了生态环境。而一些抗虫作物的种植,在控制主要病虫害的条件下,由于杀虫剂用量的减少,使一些地区的生态多样性得到了恢复与发展。显著改善了生态环境。鉴于此,通过禁种转基因来保护生态环境的提法显然缺乏科学依据。

3在美国,作为主粮的小麦为什么是非转基因? 马守义VS姜韬


马守义: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研究员
姜韬: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


马守义:
前段时间我去美国考察,美国的主要作物是玉米、大豆和小麦。玉米与大豆多为转基因;玉米用作饲料,过腹后再食用;大豆主要是外销;而作为主粮的小麦,却是非转基因的。那么,转基因到底是什么,离我们有多远?转基因技术是选育作物品种最先进的一个手段,对于科研人员来讲,传统育种很难与转基因育种比赛,它是21世纪生物技术时代农业的一个发展趋势。我省一些科研单位,也在做转基因技术在农产品方面的研究和试验。但当这种技术还不能准确回答安全不安全时,针对我省寒地黑土和植物多样性特点,用法律手段保护龙江生态发展空间,促进龙江绿色食品产业发展,是非常必要的。

姜韬:
美国为什么大豆、玉米、棉花种植分别92%、94%、94%的都是转基因,而小麦没有,那实际上是市场因素决定的,跟转基因安全性没有关系。小麦是6倍体,而大豆玉米和水稻都是2倍体。从研发难度,成本和收益的角度,市场需求,知识产权控制,研发转基因大豆,玉米和水稻都比转基因小麦效益好。因此,各个跨国公司还都没有把小麦放在重点上。

全球大豆产业的终极动力来自我们中国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带来不断增长的大豆需求。我们看看和黑龙江黑土地具有类似条件的阿根廷是如使用肥沃土地种植大豆的。

肥沃的土地是宝贵地理资源,这也是全球各国政府的共识。黑龙江的黑土地有机质含量在2~3%,阿根廷的潘帕斯草原则高达4%~5%,2015年阿根廷种植2450万公顷的转基因大豆,相当于黑龙江2015年播种面积2445万亩的15倍;同时,结合转基因大豆的优良农艺性状,阿根廷农业部推广免耕法,最大限度的保持土质;阿政府还推广复合性状(Bt/HT双转基因)转基因大豆,这样不仅可以采用免耕法保墒情,又同时可以较少杀虫剂的使用量,更加环保;2015年阿政府还批准了其自主知识产权的抗旱大豆品种的商业化种植,这样可以减少对水的消耗。这都是绿色农业的重要特征,目前的非转基因大豆无法实现。阿根廷政府这一系列的针对性措施,都是建立在充分开发利用转基因大豆这个科技产品前提下的。

结果是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科技进步和明智政策结合的力量:2015年,阿根廷转基因大豆单产是2.76 吨/公顷,而我国的非转基因大豆则常年徘徊在1.8吨/公顷。同时,免耕法的实施使得转基因大豆种植对土壤有机物保持也比非转基因大豆更好。

4禁止种植转基因粮食有法可依? 李启祥VS林敏


李启祥: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二处处长
林敏: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李启祥:
本次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中提出的“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等相关规定,主要依据是:第一,按照国家农业部发布的《绿色食品标志许可审查工作规范》的规定,转基因食品不属于绿色食品的范畴。我省在食品安全条例中规定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是发展绿色食品产业的需要。

第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中关于“保护农业生态环境”和“保护生物多样性,对稀有、濒危、珍贵生物资源及其原生地实行重点保护”的规定,在我省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是用法律手段保护龙江生态发展空间,促进龙江绿色食品产业发展,从源头保证食品安全,提升食用农产品安全和品质,这对加快打造我省作为国家级绿色食品产业基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国务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目前我国只有棉花和番木瓜是经国家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可以合法种植的转基因农作物,其他转基因农作物的种植均属于应当禁止的情况,而且国内没有批准任何转基因粮食作物的种植。

第三,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群众对食品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2016年10月,省人大常委会委托国家统计局黑龙江调查总队在全省十三个市(地)及部分市县,针对禁止在我省种植转基因农作物问题开展问卷调查,有91.5%的被访者反对在我省种植转基因农作物。而转基因农作物和食品在安全方面存在的潜在风险,是被访者支持这一看法的最主要原因。2016年12月16日,省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全票通过了该条例。人民的意愿、全省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呼声,就是省人大立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立法为民就是我们的目的。

林敏:
发展转基因研究与应用是我国既定的国家发展战略。近10年来中央一号文件8次提及转基因技术, 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加强农业转基因技术研发和监管,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慎重推广”。2008年启动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这是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2006-2020)明确的重大任务。《“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进一步提出,加强作物抗虫、抗病、抗旱、抗寒基因技术研究,加大转基因棉花、玉米、大豆研发力度。我国应用转基因抗虫棉的成效非常显著。2008-2015年间培育转基因棉花新品种147个,累计推广4.0亿亩,占国内市场份额96%,减少农药用量40万吨,经济效益450亿元,在缓解环境污染、增加农民收入等方面产生了巨大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

为保障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促进农业转基因技术发展、规范进出口转基因农产品贸易秩序,我国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法规体系。《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规定,转基因植物品种的选育、试验、审定和推广应当进行安全性评价,并采取严格的安全控制措施。国务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规定,生产、经营转基因植物种子、种畜禽、水产苗种,应当在取得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并通过品种审定后,取得种子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凡取得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并通过品种审定后进行的转基因作物生产活动,都应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转基因食品入市前都要通过严格的毒性、致敏性、致畸性等安全评价和审批程序。迄今为止,转基因食品商业化以来,没有发生过一起经过证实的食用安全问题。2016年我国进口大豆8391万吨,基本上都是转基因产品,均是经过了我国权威机构严格的食用和饲用安全性评价后才批准进口的。全球有75%的人口居住在已经批准种植或进口转基因作物的59个国家之中,说明目前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有充分的安全保障。

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委托国家统计局黑龙江调查总队在全省十三个市(地)及部分市县,针对禁止在黑龙江省种植转基因农作物问题开展问卷调查,91.5%的被访者反对在黑龙江省种植转基因农作物。这样的问卷调查结果只能说明转基因科学普及任重道远。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国务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等国家法规作为该省禁止种植转基因农作物的法律依据,以问卷调查结果作为评价转基因安全的科学依据,是不对的。对于黑龙江省这个的传统农业大省,发展转基因技术不仅与其发展绿色食品产业,保护生态环境与生物多样性不矛盾,相反会为之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撑。这不仅有悖于中央发展转基因技术的大政方针,而且与当今世界现代农业发展的方向背道而驰。转基因技术及其应用是大势所趋,依靠科技进步增强产业竞争力,才是黑土地绿色农业和传统大豆产业振兴的唯一出路。


5禁种转基因将使黑龙江农业生产更具竞争力? 唐启军VS胡瑞法


唐启军: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会长
胡瑞法: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转基因生物安全研究课题组组长


唐启军:
我省非转基因大豆压榨的大豆油已经成为油脂品种中不可替代的品种之一,黑龙江绿色农产品已经形成了固定消费群体,并且不断受到更多群体的认可与接受。非转基因大豆油更是成为黑龙江绿色农产品重要品牌,《条例》的出台更加有利于黑龙江非转基因品牌的保护,将促进更多的油脂压榨企业进入到国产大豆加工中,不断推进国产大豆的产业发展,进一步深化农业的供给侧改革。

《条例》的施行将有利于非转基因加工企业落户我省,形成产地加工的品牌优势,促进国产大豆的转化能力,为我省农户增产增收形成良性的产业基础,让农户放心种、安心销。

胡瑞法:
禁种转基因将使黑龙江丧失农业生产竞争力。由于国内价格远高于国际市场价格,为了减轻国家财政的巨额负担,自2015年开始,国家取消了对玉米的收购价格补贴。这使得本就缺乏竞争力的我国玉米生产面临着更大的生产压力。如果国家批准在其他地区种植转基因玉米,这对黑龙江的玉米产业而言,将会是难以承受之重。

黑龙江绿色农业与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并不矛盾。什么是绿色农业?同有机农业一样,绿色农业是一种商业概念,是生产者行为。即生产者根据其意愿所采取的一种通过高劳动力投入生产价格较高(与此相对应,往往是产量降低)的产品的生产经营方式。由于产量较低,影响了国家的整体粮食安全。因此,绿色农业的生产者行为往往是和国家的整体需求相矛盾的。另外,作为国家的商品粮生产基地,黑龙江承担着玉米、大豆和东北大米的主要供应任务。东北大米的转基因水稻商业价值不高,国家将不可能批准其转基因品种的研发与商业化,企业更缺乏积极性,水稻的绿色生产不受禁种转基因政策的影响。东北大豆由于含油量低,大豆油产业基本不具有的竞争力,在该省农户生产规模较大的条件下,绿色大豆的生产也与是否禁种转基因关系不密切。而玉米禁种转基因将会使该省的玉米产业受到巨大的冲击。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