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禁种转基因:地方保护作祟和科学决策缺位

2017-01-16 | 作者: 林敏 | 标签: 黑龙江禁种转基因

提要:黑龙江出台地方条例禁种转基因作物,反映出相关地方政府和产业部门思想观念落后,科学决策缺位,干了一件以局部利益损害国家利益,逆现代科技潮流而动的荒唐事。

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就是先进生产方式取代落后生产方式——即工业文明取代农耕文明、后工业文明(现代文明)取代工业文明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转基因等先进的育种技术与传统杂交技术结合,培育出更优质、更经济、更环保的农作物新品种以取代传统品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当前,全球转基因技术发展势不可挡,产业发展方兴未艾。1996年-2014年的最新数据表明,转基因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全球化学农药的使用减少了37%,作物产量增加了22%,农民利润增加了68%,同时节约了1.52亿公顷土地,保护了生物多样性。我国应用转基因抗虫棉的成效非常显著。2008-2015年间培育转基因棉花新品种147个,累计推广4.0亿亩,占国内市场份额96%,减少农药用量40万吨(活性成分),经济效益450亿元,在增加农民收入、保护生态环境等方面产生了巨大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

发展转基因研究与应用也是我国既定的国家发展战略。《“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加强作物抗虫、抗病、抗旱、抗寒基因技术研究,加大转基因棉花、玉米、大豆研发力度”。 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进一步提出“加强农业转基因技术研发和监管,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慎重推广”。

在转基因技术成为大势所趋的背景下,黑龙江省人大近日通过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明文禁止种植转基因玉米、水稻、大豆等粮食作物,引起国内舆论一遍哗然。该地方条例的出台,不仅有悖于中央发展转基因技术的大政方针,而且与当今世界现代农业发展的方向背道而驰,同时也反映出相关地方政府思想观念保守,科学决策缺位,干了一件屁股决定脑袋、以局部利益损害国家利益,为地方保护主义披上合法外衣,逆现代科技潮流而动的荒唐事。

黑龙江省相关官员在解读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时,频频提到两个热点词:绿色农业和顺应民意。

发展绿色农业与发展转基因矛盾对立吗?绿色农业的内涵是“环境友好、资源节约、高效安全”。转基因技术的特性是“减少农药使用、减少农业投入、耐旱节水、品质改良”。二者并不对立。黑龙江省耕地面积全国第一,发展绿色农业潜力巨大,非转基因农产品一直是该省领域粮油企业主打的地方品牌,但同时也面临黑土地退化、水资源利用率低下,农业科技支撑作用不强、农业化学品投入不合理、国外低价优质农产品竞争激烈等突出问题。这些问题必需通过包括转基因技术在内的农业高新技术的应用来加以解决。当地政府以发展绿色农业为由,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试图通过立法保护生产水平不高、国际竞争力低下的地方粮油产业,这种逆现代科技潮流而动的地方保护立法,不仅无助于上述问题的解决,相反还会极大削弱黑龙江绿色农业企业的科技核心竞争力,其结果必然是事与愿违。

问卷调查结果能代表民意吗?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委托国家统计局黑龙江调查总队,针对禁止在黑龙江省种植转基因农作物问题在全省开展问卷调查,91.5%的被访者反对在黑龙江省种植转基因农作物,其反对理由是认为转基因农作物和食品在安全方面存在的潜在风险。我们不知道这个问卷调查的问题设置是否科学合理、被调查的样本量有多大、被调查的对象是否有代表性等等,但仅就问卷调查结果而言,只能说明转基因科学普及工作还任重道远。

另据报道,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全票通过了禁止种植转基因的条例,此后黑龙江日报召开“依法禁种转基因粮食作物”情况座谈会,该省农垦总局、大豆协会和粮油企业的相关人士一致表示非常拥护和欢迎黑龙江省禁种转基因。但蹊跷的是,当地农科院、农业大学等农业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了沉默。一个事关农业高技术发展的条例全票通过和地方舆论一致拥护的背后,是否存在科学决策的缺位?这值得深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和国务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等国家法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凡取得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并通过品种审定后进行的转基因作物生产活动,都应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转基因食品入市前都要通过严格的毒性、致敏性、致畸性等安全评价和审批程序。世界卫生组织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凡是通过安全评价上市的转基因食品,与传统食品一样安全。全球有75%的人口,居住在已经批准种植或进口转基因作物的59个国家之中。2016年我国进口大豆8391万吨,基本上都是转基因产品,均是经过了我国权威机构严格的食用和饲用安全性评价后才批准进口的。迄今为止,转基因食品商业化以来,没有发生过一起经过证实的食用安全问题,说明目前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有充分的安全保障。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某位处长把《农业法》、《种子法》和国务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作为该省禁止种植转基因农作物的法律依据,以问卷调查结果作为评价转基因安全的科学依据,是法盲加科盲的典型表现。

黑龙江省农业何去何从?目前正处于一个需要作出正确抉择的十字路口。依靠科技进步增强产业竞争力,才是黑土地绿色农业和传统大豆产业振兴的唯一出路。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