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到底吃不吃转基因?真相是这样的……

2017-04-02 | 作者: 马爱平 | 标签: 转基因食品

我们这些大豆生产国的农民从来没有想过联合起来不向中国销售大豆。”国际大豆种植者联盟访华团成员、美国的豆农,同时也是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主席吉姆•米勒在回应有关中国大豆高度依赖进口的隐患时说,国际大豆种植者联盟代表团此行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中国市场,绝没有控制对华出口的意思。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2016年,中国全年大豆进口达到8169万吨,是国内生产量的6.8倍,约是世界大豆贸易量的70%,是国内消费量的87%。中国对大豆的需求,影响着全球大豆种植业。



3月28日,由国际大豆种植者联盟(ISGA)发起、阿根廷大使馆主办、美国大豆出口协会协办的“南北美大豆可持续生产和消费重要性暨与华贸易论坛”在京举行。美国、阿根廷、巴西、加拿大、巴拉圭、乌拉圭等6个主要大豆出口国的豆农代表就转基因种植问题进行交流,并回应了中国公众关切的转基因热点问题。

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主席:美国人不吃转基因系谣传

“有些人认为美国消费者不吃转基因大豆,这个谣传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一开始种植转基因大豆就听说了。”吉姆•米勒说,美国在大量出口的同时,也大量在国内消费。


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情况


“在我的农场中,我种了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美国种植的玉米85%是转基因的,大豆95%也是转基因的,其中75%的玉米和42%的大豆都是在美国国内消费的。”吉姆•米勒说。吉姆•米勒从1996年开始种植转基因作物,在种植的时候,他说会经常尝尝作物,看看含水量如何等。他种植甜玉米有5年时间,家人每周还会吃几次。“如果转基因对我的家人、子女、子孙和消费者有不好的影响,我们是不会种植的。”他说。


对于中国记者崔永元曾在美国拍的纪录片,吉姆•米勒说:“崔永元是错误的,原因是美国在2016年之前,转基因食品不需要在包装上进行标识。”

之所以没有特殊的标签,是因为美国政府特定的机构经过证明和批准,认为转基因作物对人类健康是安全的。


美国很多食品加工商未等立法,自愿标明了基因改良成分


当然,美国人对基因改良作物持有不同的看法,有很多州正在考虑对基因改良标识立法,已经有4个州进行了公投,都以失败告终。但有一个州——佛蒙特州成功立法,并将于2016年7月1日生效。

“美国政府基于安全和准确性的食品标签法案,允许不同的州对转基因食品标识,或者在食品包装上增加智能链接,消费者可以通过这个链接查看食品的原料。该法案将会在2018年生效,如果崔永元2018年再去美国的话,他就会发现美国的食品添加了转基因作物原料。”吉姆•米勒说。

实际上,如今美国很多的食品加工商已自愿在转基因食品包装上做了标识。

巴拉圭谷物和油籽贸易商协会代表:转基因可减少农药使用量


2016年10月,美国《纽约时报》一篇关于转基因的调查报道称:美国和加拿大的转基因没有降低化学除虫剂的使用量,也未显著提高粮食产量。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实际上,转基因作物单产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现在已经翻了一倍了,除了转基因种子发挥了作用,转基因作物少喷洒农药也减少了我们的投入。生物技术切切实实农民带来了好处,虽然种子花费提高了,但是别的成本如农药投入等都下降了。”吉姆•米勒说。

“《纽约时报》公布这样的消息时,在农业界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加拿大大豆协会主席,马克•休斯顿说,在他的农场,种非转基因大豆时,虫和杂草的问题很困扰农民,需要喷施多次农药才能保证作物的质量。



“随着转基因种子的应用,我们使用了一些有抗性的除草剂,并且使用了免耕法,减少了我们机械进入农田的次数,带来了很好品质的大豆。”马克•休斯顿说。

在阿根廷、巴拉圭,转基因作物种植情况和美国、加拿大一样。

“在阿根廷,有多种转基因的品种,包括抗虫的、抗除草剂的等等,供农民进行选择,这些转基因品种可以降低成本,提高产出,减少对环境的影响。现在阿根廷广泛地推广免耕的做法,跟一些转基因品种密不可分,据我了解,阿根廷农民非常欢迎这些技术。”阿根廷大豆产业链协会(ACSOJA)会长罗多尔福•罗西说,比如转基因大豆在阿根廷大豆种植中几乎占到了100%。

阿根廷转基因谷物和油料作物产量,从2003年的6800万吨到现在的一亿多吨,阿根廷经历了转基因作物的变革,大豆的产量过去两年更达到了5900万吨。阿根廷一跃成为世界上第三大大豆生产国和出口国,也成为大豆、油和豆粕的顶级出口国之一。

“从1996年开始,第一代转基因大豆获得了批准,我们就与美国、加拿大和其他拉美国家的农民快速应用了这一先进技术,这才使得阿根廷快速转型成为世界第三大转基因大豆生产国。”罗多尔福•罗西说。

“同样,我们的产量得到了持续增长,同时农药大幅度降低,生产成本大幅下降。”巴拉圭谷物和油籽贸易商协会代表索尼娅•托马松说,巴拉圭之所以大豆产量很高,得益于良好的轮作制度、环保的管理,最重要的就是使用了转基因技术。

巴西大豆生产者协会会长:农民有选择作物种类的自由

在中国,黑龙江省2016年12月16日对外发布消息称,根据最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自2017年5月1日起,将在该省行政区域内全面禁止种植、生产、加工和销售转基因玉米、水稻、大豆等作物,以及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用农产品。

“在美国,农民都有自由选择种植什么作物。不过,如果选择种植非转基因大豆,意味着要加大时间、机械和化学农药的投入,目前转基因作物结合免耕法,更有利于保护土地。因此,改种非转基因大豆有风险,除非有额外的价值,否则不会改变这种种植方式。”吉姆•米勒说。

巴西大豆生产者协会会长恩德里戈·达辛说:“巴西只有10%的大豆是非转基因,其中有一个州50%种的是非转基因大豆。在巴西,转基因大豆大多数出口到中国和欧盟,如果种植非转基因大豆,成本就会比较高,可能会超过整个市场价格的预期,农民会根据市场的情况做出自己的选择,采用转基因种子或者非转基因的种子,农民拥有完全的自由。”



对此,罗多尔福•罗西介绍:“阿根廷,还没有关于未经批准的转基因试验记录,阿根廷还成立了全国转基因技术委员会,转基因第一次批准种植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

“在巴拉圭,一开始时也有一些非常强烈的抗议活动,人们认为吃了转基因食品,就会变异或者变成魔鬼,他们还展示出了照片等等。但之后人们开始了解转基因的原理,观察了吃以后的效果,抗议就逐渐结束了。”索尼娅•托马松说。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