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反转斗士转而拥护转基因,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7-05-13 | 作者: 马爱平 | 标签: 马克·林纳斯

“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简单,甚至是痛苦的。在一开始的时候我遭到了很多的攻击、诋毁,很多人说我是一个骗子,说我是一个两面派,轻易改变了自己的立场。”5月9日,在媒体交流会上,受邀来华的康奈尔大学科学联盟的客座研究员马克·林纳斯(Mark Lynas)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马克·林纳斯所说的,就是从反对转基因到拥护转基因的立场改变。这却从另一方面印证了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真正的斗士。


马克·林纳斯出席媒体见面会

2002年,马克·林纳斯第一次来到中国,15年之后,他第二次来到中国。

15年前,他主要精力在研究气候变化,此次,他来中国的行程依旧非常紧密。5月8日,马克·林纳斯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做演讲,许智宏、朱作言、邓兴旺等国内著名科学家参加。5月9日,他和媒体进行交流。5月10日,他在广州进行演讲。

三场活动,马克·林纳斯发言的主题只有一个——《转基因的真相》。

反转运动是他曾参与过最成功的运动——但他却认为,这是一场反科学的运动

在BBC谈话节目当中,主持人问马克·林纳斯:“如果你在转基因这个问题上改变了自己的看法,那么我们还怎么在其他事情上相信你的看法呢?如果你在这个事情上改变了自己的结论,接下来你说的话还有谁会信呢?”

马克·林纳斯的回答是:“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改变自己的结论,还有谁会来相信我接下来说的话呢?如果我明知道有证据证明我的观点、我的说法是错误,难道我还要继续坚持这种错误的说法吗?”

2013年1月,英国科学作家、曾经的“反转斗士”马克·林纳斯在牛津农业会议上发表讲话,对自己之前的反转基因行为表示歉意,这在当时引起了轰动。

要知道,马克·林纳斯曾在反对转基因领域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他曾因创作有关气候变化和环境挑战的几本畅销书而出名。他常出现于各大媒体评论环保议题,定期为《卫报》等其他知名报纸和周刊撰文,常受邀上电视和广播节目谈论气候变迁,还受聘为马尔地夫推动碳平衡的顾问。


马克·林纳斯曾带领反转人士摧毁转基因作物试验田

在转基因议题上,马克·林纳斯曾与绿色和平等一些反对生物技术的环保组织联系密切,对转基因技术持反对态度。作为激进环保主义者的马克·林纳斯,早年间坚定地认为转基因是“恶魔食品”,在全球范围内宣扬过反对转基因技术的言论,也曾愤怒地摧毁了很多转基因作物试验田。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对转基因态度转变后,会引起那么强烈的关注。2013年1月马克·林纳斯的公开道歉讲话登上了全球媒体的头条,在中国,科技日报整版翻译了他的讲话,之后做了系列报道。


马克·林纳斯的三重身份

4年来,他也一直在从事这样的行为——为反对转基因的言行道歉,与转基因谣言做斗争。他被邀请至美国、墨西哥、泰国、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各地演讲,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着各地的转基因辩论格局。

“反转运动是我曾参与过的最成功的运动,但实际上,这是一场反科学的运动。我发起反对转基因的运动是出于无知。”马克·林纳斯说,他必须同那些危害食品安全和环境的转基因谣言进行斗争。

他的态度转变并非在一夜之间发生——谣言和真相多轮较量还需事实说话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马克·林纳斯的态度转变并不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

在研究气候变化问题的过程中,马克·林纳斯意外的发现,曾经反对的转基因技术却是对环境有利的技术,这让他重新开始反思过去的行为,越来越深入的研究,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马克·林纳斯受邀在北大与学生分享自己对环保、科普,以及转基因的看法

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反转观点是,转基因作物的种植会增加杀虫剂和除草剂的使用,并对人和环境造成危害。比如,反转方指责种植转基因作物增加了除草剂草甘膦的使用。

“但事实是,草甘膦却比转基因作物‘大20岁’(1974年,草甘膦作为除草剂在美国成功登记注册。在草甘膦成功商业化20多年后,1996年第一例转基因抗草甘膦大豆问世。草甘膦比转基因大20岁)。并且,非转基因作物使用的草甘膦多于转基因作物,全球60%以上的草甘膦是用于非转基因作物。”马克·林纳斯说。

反转观点认为使用转基因技术只有开发这项技术的大公司获益。

“事实上,推广转基因作物中,农民是最大的受益者,其次是消费者,而公司和科研单位收入合计不到3%。”马克·林纳斯说。

反转代表性的观点之一是转基因是危险的,但事实上,作为一种更加高效和精准的育种技术,它已经被广泛应用。


马克·林纳斯


就在本月,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发布了《2016年全球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报告。

“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已经进入第三个10年,种植面积从1996年的170万公顷迅速上升到2016年的1.851亿公顷。作为最早商业化转基因且种植面积最广的国家,美国在生物技术应用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5月5日,在“农作物生物育种产业化高层研讨会”上,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主席PaulTeng博士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反转人士说欧洲人不吃转基因。“这是没有根据的。”马克·林纳斯说,欧洲每年进口数千万吨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产品用于食物和饲料加工。

“正如英国权威学术机构英国皇家学会所说,与传统农作物相比,食用转基因农作物是安全的。”马克·林纳斯说。

他用了一句虽然夸张但他认为非常正确的话——吃转基因食物有害的几率比被小行星砸到的几率还要低。“在高山地区确实有人曾经被流星给砸到过,但是还从来没有一例事件可以显示出人们食用转基因食品后对自己身体的健康造成危害。”他说。

他与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们一起工作,见证了大量转基因技术发挥的作用,例如改善贫苦农民的生活状况,黄金大米对儿童维生素A缺乏症的意义等。他了解到国际上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研究已经达成了科学共识。

马克·林纳斯意识到,他被谣言中伤和利用,没有进行深入的了解和思考,将一原本有利于环境保护的技术妖魔化,他内心的声音告诉自己,必须道歉,并提醒更多人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中国的转基因谣言都是舶来品——中国科学家需发出自己的声音

“在中国,数以百万计的人认为转基因技术有问题。”马克·林纳斯说到,“我对此负有部分责任,并表示道歉。”

马克·林纳斯之所以这样认为,并不是他“自作多情”。他认为,中国的转基因谣言都是舶来品,他也对这些言论有“贡献”。

“中国的反转意见,特别是中国人自己说的,包括一些电视主持人表达出反转的意见,其实都是从外国输入中国反转的观念。”马克·林纳斯说。

他曾是反转基因活动的先锋,他知道这场传播错误信息的运动是如何开始的。

“有人认为中国应避免引入外来技术。不过,这样的观点本身对中国来说就是舶来品,由绿色和平组织等外国团体传入的。”马克·林纳斯说。

实际上,绿色和平在英国已经不再从事反对转基因的活动。

“我认为他们已经认识到应当站在科学正确的一面,散播反科学的关于转基因技术的谣言,会削弱他们的信誉,不利于他们进行其他真正有意义的活动,比如对空气污染和水污染等问题的关注。”马克·林纳斯说。

“如果中国不运用科学,不追赶粮食和农业领域创新成果的话,反倒可能有损自身利益。”他说,“真正的一些转基因技术是由中国的科学家自己开发出来的,反对转基因的业外人士和做转基因研究的业内人,这两种人一对比就可以看出,到底哪一群人能更好地代表中国老百姓的利益。”

在中国的3场演讲中,都有人向马克·林纳斯提出同样一个问题:在中国不管是在民众之间,还是在媒体之间,形成了两个比较分裂的阵营,一派是支持转基因,一派是反对转基因,大家都在各自的阵营里自说自话,谁都没有办法去说服对方。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个症结?

“其实,除了中国,其他国家的业内科学家都认同转基因是安全的结论。在中国,专家对于这个问题有分歧,我是非常吃惊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突破口,就是中国的科学家要发出自己科学的声音,真正的解决之道,只能来自中国的科学家。”

对此,9日媒体见面会的主持人,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张春义澄清:“据我所知,在中国从事农业生物技术的科学家群体内部,对于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是没有分歧的,所谓的分歧可能是在其他的群体当中。”

马克·林纳斯说,他鼓励人们在具有争议的科学领域进行更多以证据为基础的对话。“我们正面临一场全球性的反科学运动。需要明确的是:气候变化是不争的事实;接种疫苗是必须的;转基因食品安全可靠。要相信科学,科学已经证明了这一切。”他说。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