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的非转食品靠谱么?

2017-05-26 | 作者: 长河 | 标签: 崔永元

提要:崔永元依靠反转行动为其商业开路,但到头来,他的生意终究还是规避不了转基因。

自从璞谷塘商城上线以来,网红崔永元从所谓“反转斗士”切换到了商人模式。可惜小崔并未得到众人追捧,倒是被网民和各大媒体诟病无数。从价格虚高、非法标注到盗图,璞谷塘网站一直就没消停,看来打着“非转基因”的招牌有时也不太好使。

既然小崔靠反转起家进入商业,我们就来看看他所谓的非转基因产品究竟靠谱不靠谱。

首先看看石板大米,158元2.5公斤,合31.6一斤,价格是比普通大米贵了10倍,但相对某些进口品牌,也不算离谱。我们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么贵?仅仅是非转基因么?众所周知,我国没有批准转基因大米的种植,国际上批准转基因大米的唯一国家是美国,并有商业化种植,而且只在美国销售。美帝这么作死,崔粉不震惊么?



石板自然是种不了大米的,火山岩岩层也就作为支撑而已,真正生长还是要靠土壤。植物生长靠的是各种养分,其中最重要的是氮磷钾。以氮元素为例,每生产100公斤稻谷约需吸收纯氮2.2公斤,按照亩产500公斤,每亩需纯氮11公斤。再肥沃的土壤,种一年也得耗干,而火山岩风化是提供不了氮的,所以必须靠施肥。

按照小崔的做派,化肥自然是不屑用的,那么只剩农家肥了。农家肥主要是绿肥、饼肥和粪肥。绿肥是植物腐烂后的肥料,由于自然界固氮效率很低,要满足这种产量,需要另辟10倍的田地种草,即便是豆科植物固氮效率高,也需要2-3倍的田地。璞谷塘恐怕是没这个实力的,这个选项可以否定。

饼肥是用大豆、油菜籽、棉籽等榨油后豆粕做成的肥料。我国2016年进口转基因大豆8174万吨,国产的也就1300万吨,而且豆粕主要来自进口转基因大豆。油菜籽也有约四分之一是进口的(主要是转基因品种)。棉籽就更不用说了,我国95%的棉花都是转基因的。靠饼肥的话,小崔如何保障没有用转基因产品的肥料?再说粪肥,主要还是猪牛鸡的粪,而养殖无一例外都会用到转基因的饲料(后面会细说)。

这几条路都走不通,我很好奇小崔是如何避免所谓转基因污染的?

再说磷钾等,火山岩风化固然可以提供一些,但是维持产量是远远不够的,仍然需要肥料补充,又得回到农家肥上来,讽刺吧。更讽刺的是,农家肥里的氮(合成氨)磷钾(矿物)主要都来自于化肥。



再说这个肉类,已有网友揭露澳洲安格斯牛肉可能用了转基因的饲料,我们就不多述了,来看看这个长白山散养鸡。众所周知鸡要吃东西才能长大,靠林子里吃虫子的话,想要养得图片那么肥,按照图片的养殖密度,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的。这些鸡主要还是靠饲料,尤其是小鸡,几乎主要靠复配饲料。饲料里必不可少的是蛋白饲料,其中豆粕是老大(主要是转基因的),在我国占总量的一半,算上菜籽粕(部分是转基因的)、棉籽粕(主要是转基因的),以及大量进口的玉米酒糟蛋白(DDG,以转基因玉米生产),可以说我国绝大部分养殖产品都用过至少一次转基因饲料,小崔如何保障没有用转基因饲料?

更加严重的问题是:崔永元以前转过蒋高明的帖子,认为转基因食品已经杀死了一半多的中国人口。他是不是得担心转基因饲料会杀死他公司饲养的一半禽畜?

在小崔嘴里我国转基因泛滥的情况下,如严格要求,就必须每种饲料每批次都检测转基因成分。更何况,许多饲料添加剂(比如氨基酸、酶制剂等)都是发酵生产的,大多也用到了基因工程(转基因)技术,这个连检测办法都没有。所以小崔要想完全避免转基因,必须有自己的全套饲料加工厂和检测实验室,从源头开始完全自己生产,并且全程检测,这个规模远不是璞谷塘这种体量的企业所具有的。当然如果确实这么做,300元一只的鸡倒真是良心价了。



说到产品检测,已有很多解读,包括不去有机认证和质量体系认证,草甘膦不检测等。小崔恐怕还忽略了他以前挂在口边的“不明病原体”,这项绝对诺奖级的发现为什么不提了?这个搞清楚,别说生理学医学奖,就是和平奖也非你莫属,更重要的是,可以一招把转基因打入地狱,且永世不得翻身,何至于现在这么费劲反转兼做小买卖。当然,对于一个连氯化钠都不知道的人,你不能指望他知道“科赫法则”、知道如何让学术界承认他的“不明病原体”。奇怪的是,就算不在乎诺奖,好歹也把自己的产品检测一下吧,说是转基因泛滥,你如何保障自己的基地不受污染?都说用心了,也不少这一项至关重要的检测吧。



小崔总是摆出一副为民请愿的架势,糊弄了不少人。等点开璞谷塘的网站,崔粉才发现,原来人家根本就不是为你服务的,300元一只的鸡显然不是普通老百姓消费得起的,而且“再吵吵还涨价”,感觉被抛弃了是不。尽管这样还是有很多崔粉为之辩解,市场经济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凭什么说人家呢。我想告诉你们的就是,花了这么多钱,结果还是绕不开转基因技术。你要还是愿意,那就自便。这年头,化身乾隆皇帝都可以随便骗个200万,呵呵。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