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先正达,这些事你知道吗?

2017-05-27 | 作者: 安娜 何雨欣 张辛欣 | 标签: 先正达

新华社北京5月26日电(记者安娜 何雨欣 张辛欣)中国化工集团公司25日宣布,截至5月24日附加要约期结束时,先正达约92.2%的股票已接受要约。这距离中国化工100%收购先正达的目标仅有一步之遥。至此,这笔价值430亿美元,中企海外收购史上迄今最大的交易,历时一年多,终于要收官了。中方到底能买到啥,背后还有哪些故事,你知道吗?

中方到底能买到啥?

先正达是全球第一大植保公司、第三大种子公司,被收购前分别在瑞士和美国上市。

  
先正达位于瑞士巴塞尔的总部大楼,已有百年的历史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先正达总资产1334.2亿元,资产负债率58.2%;当年销售收入895.3亿元,净利润84亿元。其中,当年农药产品销售收入占全球农药市场20%份额,产品在全球90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种子产品销售收入占全球市场8%的份额。

账面价值还只是其中一方面,在业内人士看来,先正达最值钱的是它的科技创新能力。据了解,先正达在全球12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11个生产和供应基地,以及141个研发基地;在68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发明专利18897项。目前有近30个农药新产品处于研发的不同阶段;种子领域每年推出500多项产品,其领先的杂交小麦技术,2019年将在美国实现商业化,年销售收入将达280亿元。

在中国,先正达目前相关总投资已超过25.2亿元。先正达北京创新中心是其全球七大研究和技术中心之一。据中心总裁张蓓介绍,该中心的科研人员均来自国内外知名院校,拥有世界一流的现代化研究设备及实力。“我们致力于将先进的种子和植保产品与技术,农艺知识与全球经验带给农民,帮助他们以资源高效、环境友好的可持续的方式提高生产效率。”张蓓说。

  
先正达北京创新中心的一位科学家正在观察实验作物

“农药和种子是知识和技术密集型行业,持续性、高强度的研发投入是企业发展的根本动力,掌握核心技术和专利产品是企业获得并维持市场竞争力的根本保障。”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经济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姜长云表示,先正达的原创研发能力,恰恰是当前国内农化和种子行业所亟需的。

据统计,原创农药企业每年投入研发费用较高,一般占总销售额的9%-13%,而每个新品种平均研发时间需要8-10年。我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农药生产国,世界第二大种子市场,大多数农药企业每年研发投入仅占销售额的1%-2%,而先正达每年研发投入约占年销售额的10%;在育种方面,国内绝大多数企业还是以“代繁”为主,原创研发能力也亟待加强。

出手收购时机如何?

2014年以来,受大宗商品价格走低、拉美市场疲软以及美元走强影响,农化行业步入低谷期,企业日子都不太好过,业绩压力增加,行业整合潮正在上演。

目前,我国农化行业较为分散,多数企业经济实力和抗风险能力较弱。而先正达、拜耳、巴斯夫、孟山都、陶氏化学、杜邦六大欧美原创农药和种子企业占据全球70%以上的市场份额,全球80%的农药和种子由这六大巨头开发。

“中国化工宣布收购先正达前后,拜耳宣布收购孟山都,陶氏化学与杜邦合并,世界农化行业格局发生巨变,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如果中企不在此时参与行业格局重构,以后可能很难再有机会收购世界顶级农化和种子企业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剑波说。

先正达中国大区总裁顾思锐表示,中国在农业领域有着巨大潜力。作为全球领先的农业科技公司,我们相信在助力中国实现农业现代化的过程中,先正达大有可为。中国化工作为我们长期稳定的拥有者,与先正达有着共同的战略和愿景。在中国化工的支持下,我们将基于行业领先的实力,继续加大在创新领域的投入,深化与中国各方的合作,为推动中国农业的现代化与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

近期农化行业已呈现出起底回升的态势。研究机构预计,农化行业将回归增长,而主要企业的收入在未来三年将提高2%-6%。

此外,“收购先正达也将对国内同类企业形成倒逼机制,促使国内企业加大创新力度,加快转型升级,有利于国内农业服务行业国际竞争力的整体提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局研究员程国强表示。

  
先正达工作人员正在温室中照料作物

综合来看,“中国化工选择这一时期收购先正达,可以说是紧跟行业整合步伐。”赵剑波说。

剥离产品业务影响有多大?

先正达作为一家全球性企业,相关收购交易需经其产品覆盖区域内国家及国际组织的反垄断和安全审查。根据中国化工公开的资料,目前收购先正达项目已向22个国家或地区申报并获批。其中,欧盟、美国及墨西哥提出了业务剥离要求。

据公开的数据计算,根据欧盟要求,中国化工与先正达最终需要剥离的农药产品占两家农化业务合并收入的1.1%;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项目提出剥离阿维菌素、百菌清和百草枯3个产品业务,剥离业务收入占两家农化业务合并收入的0.16%。产品业务剥离后,减少的销售收入仅占两家农化业务合并收入的1.26%。

国际投行分析指出,欧盟批准陶氏化学公司与杜邦公司的合并交易,条件是两家公司需剥离杀虫剂、除草剂和部分待研发产品和基础设施,总计销售收入占两家农化业务合并收入的9.6%。拜耳收购孟山都项目,尽管还没有进入欧盟正式审查阶段,但按照有关国家反垄断要求,后期也可能需要剥离相关产品业务。

因此,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所剥离的产品业务,无论是其占两家企业总收入的比例,还是与其他同业并购企业剥离的业务占比相比,对企业整体业务的影响并不大。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新华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