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的悲剧

2017-07-28 | 作者: 长河 | 标签: 崔永元

提要:崔永元的情况,卖廉价食品或许还有一点商业机会,走高端市场则必然失败;这是无良商人的正常失败,和其高举的所谓公益大旗无关。

7月26日,小崔发表声明,辞去在璞谷塘担任的所有职务,退出关联公司所有股份及职务。而他宣布离职的原因,不出所料是“得罪了利益集团”“遭到报复”。



与他当初介入商业时踌躇满志、春风得意的状态相对比,崔今天的退出无论怎么解释都是徒劳的。如果说当初崔开始扛起反转大旗时尚有些悲剧英雄形象的话,当他撕掉面具开始卖起高价商品时,则沦落为一个追逐利益的商人形象,原先的道德制高点荡然无存,再想重拾悲剧英雄的路事实上已经被堵死。

说他遭到报复,除了死忠的崔粉,大概没有几个人会真相信。真实情况是,崔想赚钱没错,但吃相太难看,应对质疑又过于傲慢,口无遮拦,不仅得罪了媒体和同行,更得罪了愿意给他交智商税的人。



反对转基因的当然不只有崔一个人,社会名人中对转基因持反对立场的大有人在,但是像崔这么高调的着实少见,高调又去做生意的则绝无仅有。树大招风,你既然敢招摇,就不要怕别人拿放大镜审视自己。自打璞谷塘上线以来,对它的质疑声和负面新闻一直不断,从会员资金保证、价格虚高、盗图、直到质检机构发现供货商大豆油品质问题。崔为了拔高自己的东西,连原本应是盟友的有机食品同行都一棍子打死;更为过分的是,在被质疑价格高时,崔威胁再质疑还涨价,连自己的客户都这么得罪。崔难道是疯了么?



从医学角度看,不难解释崔的行为,众所周知,崔是抑郁症患者。抑郁症现在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只因为崔是名人,更受关注而已。崔现在的很多行为符合抑郁症中晚期的特点,间歇性的躁狂(包括观点偏激、非理性谩骂、受迫害妄想等),而且频率和程度在逐渐增加。崔从反转争斗中获得了某种满足,可以对抗抑郁症带来的痛苦。按常理,似乎应该对病人宽容。但是,如果社会还把他作为一个意见领袖,并且他的行为会显著阻碍社会发展时,那么还是要批判。比如郭英森之流的科妄(说民科抬举他们了),社会都当他们是脑子有问题,大家一笑了之,那就算了;如果某些人还刻意把他打扮成受到迫害的科学家,进而借题发挥质疑主流科学届,大家当然应该揭穿他。

崔是主持人出身,辩论技巧确有独到之处,如果老老实实做本行也不错,偏要搅和到高技术领域,与科学家对战,那么只会彰显其科学知识之贫乏,科学素养之低下。其实,崔不仅不懂科学,也不懂商业,以为靠自己的名声和恐怖营销很容易赚钱。崔这么多年与挺转派对骂,着实集聚了一批粉丝,但是崔在骂战中表现出的非理性和低素质,将理性追随者逐渐淘汰出去,剩下的粉丝尽管多数不理性,但一旦触及到其钱包,一个人总是会掂量掂量,未必有多少人愿意为其300一只的散养鸡埋单。

目前时兴的“圈粉-变现”商业模式首先应该明确目标客户群,崔的这种情况,卖廉价食品或许还有一点商业机会,想走高端市场是必然要失败的。那些网上支持崔的大V当然有实力消费璞谷塘的高价食品,但他们未必真是崔粉,有许多不过是各怀鬼胎,借着崔来说事而已,即便是推崇有机食品,更可能也是买别家的,不信你问问他们,有几个是璞谷塘的会员。一个连氯化钠都不知为何物的人,靠着耍小聪明攻击现代生物技术,则自己搞的产业能有多少可信度?大V们连这个都不懂,怎么可能混社会?他们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忽悠吃瓜群众干架而已。



崔的失败,说到底不过是无良商人的正常失败,和其高举的所谓公益大旗无关。实际上,就算大旗正确,违反商业规律也难逃失败的命运。如果按照网上的支持者数量,崔永元不说干掉京东阿里,起码在生鲜行业总可以称雄。可惜,事实给崔上了生动的一课。

崔的退出,对他自己未尝不是好事。崔现在最应该做的是远离他不熟悉的科技和商业领域,回去好好治疗,否则很可能会做出极端举动;那些还在拼命鼓动崔的人,其实是在把他往火坑里推。在这场闹剧中,最尴尬的是那些当初买小崔面子而交了五千块钱的会员。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