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云波答疑抗除草剂转基因安全性

2013-08-14 | 作者: | 标签: 罗云波 抗除草剂


图angelapaige.com


【《中国食品报》编者按:近日,有朋友对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的安全性提出质疑:农作物例如大豆,转入了抗除草剂的基因,不会因为施洒除草剂而凋萎,这很可能引起除草剂在这些作物中的滥用,从而导致农残增加,不利人们的身体健康,甚至造成肿瘤等疾病高发。编者发现,这种认识在公众中带有一定代表性。转抗除草剂基因是否增加了作物的除草剂残留风险并导致对身体健康的危害呢?编者就此询问了转基因食品权威专家、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教授。】

首先,在转基因作物出现前,许多传统作物种就已经开始使用除草剂了,而不是因为转抗除草剂基因的出现,才有除草剂的问题。

其次,杂草防治是农业生产中不可缺少的环节,尤其在发达国家的现代集约化大农场,播种后通常要喷洒土壤处理除草剂。对漏网的杂草,还需要进行茎叶处理。抗(耐) 除草剂转基因作物首选了草甘膦和草铵膦两种广谱除草剂为对象,从而降低了除草成本、提高了除草效果、减少了药害。美国种植耐草甘膦的大豆,比常规方法每公顷除草剂用量减少9%—39%;而加拿大种植了耐草铵膦的作物也降低了除草剂用量。从实际应用看,转基因不仅没有增加除草剂的施用量,还减少了除草剂的施用量。

同时,转基因抗(耐)除草剂作物的大面积种植,使得传统毒性较大的二苯醚类除草剂(如三氟羧草醚、氟磺胺草醚、乙羧氟草醚)以及芳氧苯氧基丙酸类和环己烯酮类除草剂等的市场迅速萎缩。此外,土壤处理除草剂如酰胺类(包括乙草胺、甲草胺、异丙甲草胺等),二硝基苯胺类(如氟乐灵、除草通等)的需求量也同时减少。由于上述各类除草剂毒性都较大,转基因抗除草剂品种的种植对降低农业活动引起的环境污染,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另外,除草剂的毒性是由专门的管理机构如WHO(世界卫生组织)、FAO(联合国粮农组织)以及各国科学机构来评价的。草甘膦和草铵膦属新一代除草剂,其毒性非常小,从而降低了食用安全风险和环境安全风险。比如草甘膦不具有任何致突变、致畸及发育毒性,比传统除草剂的毒性低了100 倍以上。

草甘膦和草铵膦对环境的影响也较小,它们在土壤中能够迅速降解,从而降低了除草剂流入地表水中的危险,几乎无水污染的潜在危险。

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有助于采用保护性耕作。自从使用耐除草剂大豆以来,美国的无耕作大豆耕种面积已经提高35%。阿根廷也有类似的提高。保土耕作技术的推广降低了能耗和农机投资,减少了表面土壤流失,提高了水的利用率并且提高了土壤中有机质的含量。

种植转基因抗(耐)除草剂作物可以采用窄行间距种植,大豆的行间距从76厘米缩小到33厘米或更小。密植使作物的顶冠更快地闭合,改善或提高作物与杂草的竞争力,从而达到增产的目的。

目前国外的农业均是集约化大规模的现代农业,农业活动专业化、机械化程度很高,并遵循严格的技术规范,不像中国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型分散农业,各家各户的农民可以随心所欲。因此,擅自加大剂量或滥用除草剂的可能几乎没有。(本文原载于《中国食品报》2013.8.13,标题有改动)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