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眼中的转基因

2014-01-07 | 作者: | 标签: 孙滔 小学教师


图jumpthecurve.net
 
我一直想知道全民到底有多关心转基因,虽然这个话题在网上沸沸扬扬吵翻天。这次《基因农业网》牵头组织的《就“财经郎眼”和“解码财商”造谣转基因事件致国家广电总局的公开信》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一般而言,小学教育很少会涉及转基因话题,但这次签名活动还是有10名小学教师参加。这让我很感兴趣。我最终和3名教师通过邮件了解了他们的想法。

其中一人系中途转行到小学的科学教师@ccres。他的回复让人们感动不已。有网友对小学教师签名冷嘲热讽,似乎小学教师的身份在这个名单上微不足道,甚至降低了名单档次。@ccres以其自身经历和内心深处的声音回击了上述看法:“我想改变这个世界的愚昧,哪怕点滴”!我们将他的答复发表成文引发了很大的反响,见http://www.agrogene.cn/info-430.shtml

@ccres还是福建厦门转基因大米品尝会的组织者,他在文中详述了在组织这次品尝会前后与同事、同学交流的情况。而所有交流的结果使其悲观不已。文章读下来顿时让人有“纵千万人吾往矣”的感慨。

“科学教师QQ群上发布聚会邀请却没有回复可以看出——如果说是去植物园泡茶,可是聚集了十几人的”
“说没有回复也不对,还是有三个无效回复的。一个是跟我同年的同事,他打趣我是不是假期卖米赚外快;一个是教研员,说他要开会没空,没表态对转基因的态度;一个是九年一贯制的副校长——这相当于小学校长了——他向我询问要求学习。”
“我的小学同学群有两个表示担心,还有一个则关心能不能投资。初中同学群有两三个表示“这么高智商的活动还是不参加了”。高中同学群倒是好几个在关心卖这米能不能赚钱,能不能做厦门总代理之类的。有一个同学表达了他的担忧。大学同学群没有回应,而大学的厦门校友群有一位表示愿意参加但最终没给我发短信,其他人则一如既往地聊房产和股票。”


我的理解则是,平时人们是很少去关注转基因的,除了农业生物技术从业者、职业反转人士外,普通人只是在发生转基因新闻事件时才会关注这些问题。平时他们很可能是不关注、不讨论、无这方面意识。所以我想,@ccres对他周围的人要求太高了,我们国家民众的科学素养可怜得要死。尽管有官方数据是3.27%,但以转基因检测的话,恐怕要远远低于这个数据(看看那么多专家教授反对转基因就知道了)。大部分人并没有认识到“对转基因的认识是检验一个人是否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试纸”。

对这几位小学教师,我设计了如下问题:

1,作为小学教师,您为何关注转基因问题?或者说关注这个问题跟您的职业是否有关系?如有,是怎样的关系?
2,您所在的学校是否有过涉及转基因的活动?在课堂上,会对学生提到或普及转基因知识吗?如有,是什么样的场景?
3,如果对小学生科普转基因,应该注意哪些方面?或者说,您对小学生科普转基因有何建议,转基因课外读本可行吗?


@ccres回答是:职业上应该是无关的。小学的教材并未涉及转基因,一点点都没有,市区教研也不会涉及。关注,主要是因为被愚昧的舆论气的。
课堂上我会主动提到转基因知识,但没有具体授课,只是开放问答。
小学生知道的谣言比真相多,知识储备不足,理解能力也有限,还是应以打比方为主,下定义为辅。
课外读本没试过,上个月品尝会上街宣传的小册子还剩下一些,开学后可以试试。


周广华(山东省博兴县曹王镇中心小学,科学教师)回复如下:

因是科学老师,我平时比较关注科普,于是就成了中国科普第一人方舟子的铁杆粉丝,于是我就知道了转基因食品(一两年内)。我发现转基因食品并不深奥,而且坚信它的安全性及诸多优点,我也希望反转控们免费提供转基因食品,把我吃死拉倒。
我们学校活动和课堂授课没有涉及转基因,以后的课堂上我会有所涉及。
更多的老师会更多地去关注课本知识(我除外),所以应从课本入手。现行小学科学教材最好的是教科版(教育科学出版社,郁波主编),遗憾的是里面没有涉及转基因方面的内容。近期它可能就要改版,韦钰院士(教育部原副部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与他们应该很熟,可联系增加相关内容。必修部分如有难度,就先加到相应单元后的资料库里。再就是不要忽略语文教材中的科普美文,写好了,它能影响一代人。建议整几篇,力争收入小学高年级和中学语文教材中。个人认为,转基因课外读本不太可行。家长让看名著、作文书,孩子喜欢看马小跳,没几个会主动看科普书,除非写的很棒,还不贵。另外,方舟子的作用千万別小视,我始终坚信,“无论走到哪里,都抵得上5个军的兵力。宁可抡他几锤子,也不能让他回到美国”。


还有一位湖北的小学语文教师回复如下:

我是关注方舟子,然后才听说转基因的,还在土豆网看了方舟子的讲课,虽然看不大懂,但略知一二。后来在方舟子的微博看到有这个签名,我为了表示支持才签的名。因此,这跟我的职业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我们学校是农村偏远小学,即使是镇上的小学,也没听说有涉及转基因的活动。但我在讲课中有时跟学生提到过转基因方面的内容,大多是遇到干旱、虫害、除草这些话题时提到,但学生对这些不了解,就像是在听天书。


应该说,这三位小学教师都受到方舟子的转基因科普影响(当然也可能包括其它科学领域的科普影响)。至少从这个小小的样本看来,方舟子的科普作用决不能低估。

其他人,包括农业部、许多科学家也做了大量的科普工作,为何未能影响到更广大的群体呢?名人效应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因素?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分析方舟子的转基因科普文章来部分回答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方舟子科普文章的文字通俗流畅,言简意赅,准确耐读是更重要的原因,这值得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和许多有兴趣写科普文章的科学家做参考。

另外一个感慨:我们的科学教育是匮乏的,既然有了科学课程,为何不将转基因这个关系国计民生的最恰当科学教材利用起来呢?

一个事物是否成熟,就看它到达的范围。手机曾是稀罕玩意,如今则是任何农民或街头大妈都人手一台。小学教师关注转基因问题,我觉得是了不起的事情。什么时候在街上听到街头大妈在谈论转基因,什么时候农民在田间辩论转基因,什么时候我们在菜市场听到争吵转基因,我们的转基因科普就距离成功不远了。(孙滔/文)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