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判决、一个爆款转基因玉米和一场20年的博弈大戏

2017-09-22 | 作者: 范敬群 | 标签: MON810 欧盟

转基因是天生遭黑的网红体质,关于它,你要不就是看到毫无营养的口水官司占据头条,要不就是在微信圈里看到换上新马甲的谣言老梗。转基因最近的一次新消息,是9月13日欧盟法院(CJEU)一则编号第96/17号的新闻通稿[1]。

这则新闻稿通报了欧盟法院当天针对意大利乌迪内斯地方法院的质疑所做判决,标题有点绕:各成员国不得采取转基因食品及饲料相关的紧急措施,除非对健康或环境存在明显重大的风险(Member States may not adopt emergency measures regarding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and feed unless it is evident that there is a serious risk to health or the environment)。


CJEU的网站上可以看到关于这次判决的情况。图片来源: curia.europa.eu


尽管是回应意大利国内法院质询,但标题却明确提到这次的判决可适用欧盟各成员国。仔细读内容,大白话一点的翻译就是:别闹了,让农民种转基因吧。

一向据说对转基因保守的欧盟,它的最高法院为什么会做如此旗帜鲜明的一个判决?背后的故事说起来真是让人嘘嘘不已。

我们的主角MON810有多优秀?


事实上,在欧洲,有关转基因玉米品种MON810的博弈大戏已经持续了近20年。

大戏的主角是一个转基因玉米品种——MON810,研发者是孟山都公司。没错,就是传说中拿着美元大钞满世界收买生物技术科学家的邪恶跨国公司,据说它还得哭着喊着为某些反转良心人士付天价的封口费,尽管它其实已经被另一家种子公司收购了。


孟山都MON810玉米,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仔细扒一下,MON810还真是个带主角光环的爆款产品,也怪不得意大利农民不惜上法庭也要种它。

一般来说,由于品质退化、消费习惯变化等诸多原因,一个大田农作物品种能够主推3-5年,而10年以上还没退市的品种少之又少。但MON810是个例外。

去年,MON810获得了26 个国家/地区和欧盟28 国的52 个批文,这其中也包括中国批准的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品种的批文。这并非中国第一次对MON810说“yes”。2004年MON810等17个品种首次获得农业部批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有效期三年,此后在2006、2009、2012、2012年,用于加工原料的进口批文先后四次得到延期,每次批文的有效期同样是3年。

同样是2016年,MON810仅在西班牙、葡萄牙、斯洛伐克、捷克等欧盟四国的种植面积就达到了136 363 公顷,比2015 年的116 870 公顷大幅增加了17%[2]。这距离MON810 1996 年获得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美国农业部(USDA)、美国环保署(EPA)批准后在美国商业化应用已经过去了21年。

下一个问题自然是,为什么MON810会红成爆款?

首先要明确的是,MON810是一个转化体,或者是一系列具有相同抗虫性状的品种的统称,这类品种的种植包含着转基因抗虫性状与常规品种选育两方面。也就是说,MON810很好集成了现代农业常用的生物技术与常规育种技术。

MON810能长久立于不败之地主要因为其卓越的抗玉米螟的能力。玉米螟可以侵害玉米的叶、茎、叶壳、果穗等部位,必杀技是“钻心”功夫——蛀茎钻入茎秆当中,因此也称“钻心虫”。由于茎秆的阻隔,一旦玉米螟使出大招钻入茎秆,化学杀虫剂就基本失去了效力。据估算,玉米螟导致了中国玉米产量损失 3-10%左右,每年损失达数十亿元[3]。而MON810受体是Hi-II,转入了一个苏云金芽孢杆菌 cry1Ab基因,可以御欧洲玉米螟(ECB,Ostrinia furnacalis),西南玉米螟(SWCB,Diatraea grandiosella)和亚洲玉米螟(ACB,Ostrinia furnacalis)等鳞翅目害虫。


玉米秆被西南玉米螟幼虫包围。www.pioneer.com

MON810中转入的基因能够在整个植株产生cry1Ab 蛋白,足以在全生长过程中任何一个部位都能有效地控制第一、二代玉米螟的危害。cry1Ab蛋白具有高度的特异性,仅仅只针对钻心虫这一类的鳞翅目害虫,因此会保证有益物种不受影响。

针对MON810这一类转Bt抗虫作物,后来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虫都不吃人能吃吗。这个脑洞大开的谣言太低估了世界的复杂性。cry类的Bt蛋白专一得很,人这类脊椎动物的肠胃不是它的“菜”,它分解产生的多肽片段在人肠胃里找不到适合的结合位点。

除了抗虫性外,业内专家认为MON810还具有抗旱、丰产、广适应以及脱水快适合机器收获等优点,这些优良性状主要通过与其他品种通过杂交等育种手段获得,这种在大群体品种反复筛选体现出了很高的品种选育水平。

卖种子的软文写到这里,我自己也觉得MON810不红没天理。但事实上,至少在欧盟,MON810大面积种植的商业应用道路道阻且长。

你想种?我偏不让你种

大戏的序幕是1998年,欧洲委员会根据科学家委员会的意见(嗯,这个时候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还没成立),授权将转基因玉米MON810投放市场,委员会的主要考量是满足欧盟食品和饲料供应对玉米和豆类等原料的需要[4]。

转基因商业化历程开启伴随的是极其严格的管理。此前的1997 年5 月,欧盟通过了“欧盟议会委员会新食品和食品成分管理条例第258/97号令”。

欧盟对于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有着一系列严格审批程序,进行核心科学审查的是欧洲食品安全局,最终决策者是欧盟委员会。首先,研发者向欧盟成员国的相关部门提交申请,提供作物安全性证明及检测转基因成分的方法和样本;随后,欧洲食品安全局对申请材料及相关文件进行审核,并将其送交指定实验室进行检测和识别方法的验证,它还可要求申请国评估机构对相关产品进行4 个月到 24 个月不等的食品安全和环境风险评估;评估完成后,欧洲食品安全局会发布评估报告,并将其提交给欧盟委员会。 欧盟委员会有 3 个月时间将相关草案提交给由各成员国代表组成的欧盟食品链和动物健康委员会,后者负责转基因产品的最终审批。一旦获得批准,相关转基因作物或产品将获得为期 10 年的授权有效期。到期后,研发者需提出延期申请,欧洲食品安全局将展开新一轮安全风险评估。

为了建立单一市场,欧盟制定了大量的法规和指令,然而各成员国对欧盟法的执行程度参差不齐。各成员国在转基因问题上执行欧盟委员会的指令的态度可谓冰火两重天,西班牙等国较为积极,法国、德国等则是一副冷漠脸,他们相继引用第1829/2003(EC)号法规的保障条款来禁止MON810的种植,这个条款说如果某已批准的转基因作物品种证实对人类健康或环境产生了确切的危害,那么允许成员国禁止该品种的栽培[5]。

这期间围绕MON810发生了一系列诉讼,比较有代表性的还有欧盟委员会在欧洲法院起诉波兰,孟山都公司起诉法国和德国[6][7]。相比较欧盟法院96/17号的新闻稿提到的意大利,法国立场的变化能够更好地反应转基因产品在欧洲遭遇的复杂权力角力。

本来,法国和成长中的网红MON810处的不错。但是到了2008年,法国政府暂停了它在国内的种植,停止种植的理由包括标靶害虫出现了抗性、对蚯蚓等一些生物可能有长期影响,大鼠实验不够有说服力等等。


2007年8月26日,在法国南部弗尔丹,人们手持玉米秆示威,反对种植转基因玉米。图片来源:lifeweek.com.cn

法国政府翻脸与一位法国卡昂大学分子生物学教授吉尔斯·埃里克·塞拉利尼(Gilles-éric Séralini)不无关系。这位赛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的杠上了转基因,他那似是而非的研究一度是反转斗士们的最爱。2007年他在一篇论文中重新分析了孟山都公司公开的转基因玉米大鼠90天喂养实验数据,得出了截然不同的耸人听闻的结论:喂食转基因玉米可以损害老鼠的心脏、肝脏和肾[8]。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对法国政府提出的各种禁止依据的资料进行了反复的审查,最终认为这些研究统统没有科学依据[9][10]。据此,2011年法国最高行政法院裁决,法国对于MON810的禁令是非法的。此后同样的戏码又上演了两次:法国农业部2012年3月再次声明暂停MON810的种植,次年8月,法国最高行政法院再度判决这项禁令无效;2014年3月,法国农业部再次卷土重来,决定禁止在法国国内种植MON810转基因玉米。

欧洲在转基因议题上这么热闹,有那位执着的塞拉利尼先生一份功劳。他在2012年又搞出了个大事件。

塞拉利尼的团队在《食品与化学品毒理学》杂志(第50卷第11期,2012年11月刊,第4221-4231页)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农达除草剂和抗农达转基因玉米的长期毒性”的文章,据说相关成果发布几小时后就在微博和博客上转发超过150万次,相当于好多篇10万+的权威论文了。全球各大监管机构和学术团体迅速行动批评实验设计有缺陷并带有倾向性。

早在2013年11月28日,刊发杂志因科学界对该研究的分析方法的强烈指责而撤回了这篇文章。在国内却少有人关心后续发展,这篇论文的结果被某主流媒体做了视频新闻报道。不幸的是,新媒体的迅猛发展,让这个典型谣言的相关视频和图片不断被传播,长着肿瘤大鼠极具冲击力。在这样鲜活的科学谣言面前,辟谣者就惨了,跑断腿说干了嘴也收效甚微,只好在内心深处反复问候这位赛老先生和这家主流媒体了。

类似关于MON810的扯皮在欧盟国家里反复出现,大致套路都是某国提出禁令,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反复审核后觉得不靠谱,最后由欧盟法院或者欧盟委员会做出禁令违法的裁决。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脆弱的偏保守的平衡似乎有被打破的迹象。

2014年12月4日,欧盟委员会发布声明,一致同意“在成员国境内限制或禁止转基因作物栽培,无须依据欧盟风险评估结论,最终决定权交由具体成员国”[11]。这种将转基因作物种植权下放做法同时还意味着,第三国在向欧盟出口转基因产品时,不仅在技术上受到EFSA的监管,还要经受进口成员国基于本国实际和民意所设置的政治壁垒的考验。

你不让我种?我偏种!

96/17号新闻通稿里提到的意大利正好契合了欧盟的政策调整走向。

2013年,意大利援引第1829/2003(EC)号法规的保障条款,要求欧委会采取紧急措施禁止种植MON810。欧委会觉得,欧洲食品安全局已经就安全问题给出了明确科学意见,不能支持意大利要求的紧急措施,也不能推翻欧委会此前关于玉米MON810安全性的结论。尽管如此,2013年,意大利政府通过了一项部级条例,禁止在意大利境内种植玉米MON810。

眼看故事就要走进法国的套路,这时半路杀出了一帮意大利农民。乔治·菲多纳托等人在2014年违反禁令偷偷种了MON810,爆款的魅力禁令也拦不住。在当前对转基因的各类争论与研究中,更多关注了消费者、科学家、企业乃至科学界,然而种植者农民的面目却总是模糊。菲多纳托老兄等人偷种的故事还有蛮多未解之谜,比如种子从何而来、种植了有多大规模等等。类似一幕在巴西曾经出现过,只是结果完全不同:因为无法禁止农民的盗种转基因大豆,巴西最终修改了政策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豆生产国。

不过乔治·菲多纳托等人就没这么好运了,他们遭到了起诉。菲多纳托等人当然不服,向意大利乌迪内地方法院申诉,主张该禁令违反欧盟第1829/2003(EC)号法规第34条与(EC)第178/2002法规的第53、54条(均为紧急措施条款,指在一定情况下,成员国可对转基因作物进行限制或禁止)。

在针对这些人员的刑事诉讼过程中,意大利乌迪内地方法院要求欧盟法院对预防原则进行释法,以便能采取与食品相关的紧急措施。依据预防原则第1829/2003(EC)号法规,欧盟成员国可以采取紧急措施避免由于科学不确定性导致人们还未充分鉴定或理解的人体健康风险。

难得的是,在欧盟委员会政策似乎收得更紧的背景下,欧洲法院裁决仍然基于欧洲食品安全局提供的科学证据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其中最大的亮点是对预防原则的阐释。

为了准确,我将中英文引用如下:


The Court emphasises that the precautionary principle, which presupposes scientific uncertainty as regards the existence of a particular risk, is not sufficient for the adoption of such measures. Although that principle may justify the adoption of provisional risk management measures in the area of food in general, it does not allow for the provisions laid down in relation to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to be disregarded or modified, in particular by relaxing them, since those foods have already gone through a full scientific assessment before being placed on the market.

欧盟法院强调,预防原则,是以假定某种风险的存在无法通过科学确定为前提,并不足以成为采取紧急措施的条件。尽管一般情况下,在食品领域采取临时风险管理措施可能符合预防原则,但是预防原则并不允许无视或修改、甚至是放宽已经制定的关于转基因食品的各项规定。因为这些食品是在经过了充分的科学评估之后才进入的市场。

这份裁决最后有一个有意思的注释(note):欧盟法院并不亲自解决争议。国家法院或法庭根据欧盟法院决定处理案件。

这确实像现在欧洲对待转基因问题的一个注脚。欧盟法律的直接效率原则和优先原则,构成欧盟法律的两大支柱。欧盟法院在类似的司法实践中,通过案例判决和司法解释,不断创制欧盟法律,体现其造法功能。

尽管如此,由于欧洲复杂的权力结构,该裁决在各国的直接适用仍然有待观察。在欧盟超级复杂的权力运行机制下,加上欧洲欧欧盟委员会、欧盟法院、欧洲食品安全局等机构、各成员国之间对转基因的纷争与博弈显然还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在这场无休止的纷争中,欧洲民众对待转基因态度极化如何形成又该如何打破,欧盟诸多判例的法理等诸多问题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这个判例某种程度上陈述了一个事实:批准上市的转基因生物对环境和人的健康的安全性是反复验证过的。现有的诸多研究也表明,已经商业应用的转基因作物不仅能带来环境效益,还至少能中短期提高农民的收益[12]。这么多年来,在欧洲食品安全局“放大镜”甚至是“显微镜式”的苛刻审查下,MON810之所以能成为打不死的“小强”,靠的正是无可辩驳的安全性。

欧洲乃至世界人民已经直接或间接食用MON810 20余年了,在时间面前,所谓“转基因长期安全性有待检验”的怀疑论者最后会投降吗?至于那些不说转基因睡不了觉的反转壮士们,也不好再提“欧洲不种不吃转基因”的谣言老梗,预防原则恐怕也得重新理解—如果他们能够理解的话。也许他们最该做的,是鼓励这些邪恶公司发展多赚美金,这样才有可能提高封口费的价码。

最后,这一例判决又一次提示我们,转基因的争论已经远远超越了科学的范围。判例呈现了一个对待转基因既爱又恨的复杂欧洲,在是否批准种植转基因作物的问题上,欧盟成员国存在着分歧,没有一个铁板一块的保守欧洲。

从政策研究的角度看,欧盟委员会的政策转向有待继续观察,我们可以借鉴的,是尽管有塞拉利尼先生这样的众声喧哗,欧盟委员会在审慎推进转基因商业应用时尊重的还是欧洲食品安全局的结论。对于想种植MON810的农民来说,欧洲法院的裁决释放了一个积极信号。MON810集合了生物技术和传统育种手段,它因此才可能在反复的揉搓中而广受农民欢迎。这个故事提醒我们,要从更为宏观的农业和科学技术发展宏观层面去认识转基因技术。现代农业绝非非此即彼,而是包括了转基因技术在内的所有技术手段的集合,体现着人类改造世界探索生命的雄心和智慧。



参考文献:
1.Judgment of the Court of Justice in Case C-111/16 Fidenato and Others,curia.europa.eu/jcms/upload/docs/application/pdf/2017-09/cp170096en.pdf
2.ISAAA,2016年全球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中国生物工程杂志,2017,37(4):1-8
3.农业部关于转cry1Ab基因抗虫玉米MON810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申报书公开稿, www.moa.gov.cn/ztzl/zjyqwgz/spxx/201307/P020140422354858260721.pdf#page94
4.Commission Decision of 22 April 1998 concerning the placing on the market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Zea mays L. line MON 810), pursuant to Council Directive 90/220/EEC (OJ 1998 L 131, p. 32).
5.Regulation (EC) No 1829/200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2 September 2003 on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and feed (OJ 2003 L 268, p. 1). Article 34 allows Member States to adopt emergency measures ‘where it is evident that [authorised genetically modified] products … are likely to constitute a serious risk to human health, animal health or the environment’.
6. AGRA-EUOPE.Franz sisches GVO-Verboteventuellnicht rechtens[EB/OL],www.topagrar.com/index.html
7.REUTERS.Monsanto sues Germany over GMO maize ban[EB/OL],www.reuters.com/article/2009/04/21/monsanto-idUSLL62523620090421
8. Gilles-éric Séralini, Cellier D, de Vendomois JS (2007). "New analysis of a rat feeding study with a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reveals signs of hepatorenal toxicity". Arch. Environ. Contam. Toxicol. 52 (4): 596–602
9. Scientific Opinion on 2011 Monsanto PMEM report on GM maize MON 810,www.efsa.europa.eu/en/efsajournal/pub/3500.htm
10. Statement on an emergency measure prohibiting the cultivation of maize MON 810,www.efsa.europa.eu/en/efsajournal/pub/3809.htm
11. 欧盟转基因政策发生重大变化,www.xmtbt-sps.gov.cn/detail.asp
12.QAIM M.The economic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J].Annual Review of Resource Economics,2009(1):665-694


作者单位:华中农业大学生物科学传媒中心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果壳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