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读)环保不等于返古

2013-08-16 | 作者: | 标签: 旧文新读 环保不等于返古

返古意味着应该住进山洞去茹毛饮血。图reptileevolution.com

编者按:在转基因技术尚未被严重妖魔化的时候,一些宗教组织反对转基因育种的理由几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它“不自然”。直到今天为止,依然有人以这样的理由反对转基因。这篇文章针对反转控对“环保”与“自然”的错误解读针锋相对地给予了驳斥。


查尔斯王子提倡环保,其口号倒跟中国的“科学文化人”不谋而合。“自然”啦,“传统”啦。据他们说,环保的理由,就是因为现在干的跟以前不一样了。这个以前,究竟是使用化肥农药的前工业化时代呢,是农业文明刚刚出现的“刀耕火种”的时候呢,还是依靠狩猎和采集的原始社会,抑或是连非洲都还没离开的古人类露西*时代?这我不知道,反正是要自然、传统。总而言之,现在这样搞法是不行的。

科学家倡导环保,并不因为这更自然。正如道金斯所说,自然是红的牙齿和利爪,农业文明并不自然。然而这意味着人类应该被放逐回原始社会吗?并不!这个,大概是连“不吃DNA食品”的查尔斯王子也不会接受的吧。科学家呼吁保护生物的多样性,除了人同生物源自一家的感情需要之外,更重要的还在于人类利益的实际需要。进化是最伟大的创造者,在濒临灭绝的物种中也许正有许多可以用来制药,例如紫杉。多样化还有重要的生态意义。一个科普片就提到一个农场被杂草侵入,后来引进一种专吃这种杂草的昆虫才把它抑制住。

多样性的保存对于科学研究也有重要意义。正如威尔逊所说(大意):每一种生物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进化蓝图,进化的许多秘密就包含于其中。纵观这背后的逻辑,正在于生物多样化有利于人类的生存。

提倡环保,正是要以人类生存的长期利益为重。这看来似乎毫不浪漫,远不及查尔斯王子高风亮节的无私,而其实除非人类愿意集体自杀,那种浪漫的两全其美的办法是没有的。加州最近有山狮咬死人,说自然,这就是自然,不过是快要被忘却的过去的自然,所以才是新闻。

至于环保的手段,有网友似乎认为个体天然应该为整体牺牲。例如说亚马逊雨林的原住民应该移出去,以便保护雨林。听起来仿佛很有道理,毕竟是关乎世界的利益(对不起,又是利益)呀。但我觉得,这与一度在进化生物学界流行的群选择理论陷入了同样的误区。在逻辑上和实际执行上,都是站不住脚的。威尔逊的社会生物学,道金斯的自私基因,所要澄清的正是这种“进化是为了集体的利益”的错误。事实上“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我们关注弱势群体的利益等等,正是因为个体并不天然应该服从集体。

讨论人类的思想如何在数万年前忽然突飞猛进的原因时,有学者认为这与人类获得了“移情”能力有关,也就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假如我们移情一下,就会发现我们若是亚马逊流域的原住民,那一下轻松的“搬出去”其实并不容易。如果要搬出去的是我们自己,这口号还会叫得一样轻松吗?

鲁迅曾经郑重声明:主张男女平等并不等于要乱交。进化生物学家把人类社会摆到放大镜下的时候,就更加谨慎了。道金斯和写《道德动物》(我觉得它是更进一步的“自私的基因”) 的罗伯特•赖特在写他们的科普著作时,就再三强调,指出进化的事实并不等于我们就应该按照自然的意愿生活(和浪漫主义者眼中的“自然”不同,现实中的自然只怕要令道德家们膛目结舌) 。

正如道金斯所说,基因制造大脑来更好地为它们传播,但人脑已经获得如此的灵活性,以至于足以抗拒基因的意愿。另一方面,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高度成功,正在于人类社会结构的互助性。诚实,慷慨,助人等等,都有进化的来源和意义。其原因正在于罗伯特•赖特强调的非零和博弈。两人合作的结果可以是对两人都有利的。一个透明,开放,公正的社会,有利于合作而非背叛,因而对大家都有好处。科学研究,尤其是进化论的普及,有助于我们认识到我们的基因强加于我们的“自然”的一面(人性之恶) ,有助于找到合乎大家长期利益的非零和博弈(人性之善)。这正是威尔逊在《一致性》里所憧憬的涵盖文理的科学联合。

以可持续发展作为环保的手段,我觉得正是基于以上的原因。一个政策无论如何冠冕堂皇,大义凛然,如果没有可行性,不可能达到它的目的。一些网友能为猫狗果子狸鸣冤叫屈,在高声呼吁的同时,是否也能为同种的人类考虑一下呢。要保护东北虎并不错,但空喊“还山于虎”的时候不考虑已经居住在那里的人类利益,只怕最终也只能归于空谈。

自然,我也要郑重声明,并非在主张可以虐待动物。事实上,人在进化中对生物和环境的依赖,很可能正是我们爱护生物的心理原因之一;甚至,这是人类移情能力的一种推广。但是如果为保护生物而保护,甚至在危及人类利益的时候仍然如此,那就是本末倒置了,也不可能实行。对于果子狸的被杀,悲叹人类“始既食之现复杀之”是没有用的。依靠科学尽快找到确凿的传播途径,保护人类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之前,被怀疑的动物对象仍然有被杀的可能,但也许是不得已而为之。试想想因为禽流感、疯牛症,杀鸡牛无数,正是同样的原因。只要人一天还在吃东西,这样的事情就仍有可能发生。

“回归自然和传统”的复古呼吁本身正是一件古董。孔孟时惊叹“礼崩乐坏”,中国也就在这千年的惊叹中过来了。鲁迅面对民初的复古调侃到(大意) :不知道他们要复的究竟是前清前明的古,抑或唐宋的,秦汉的?还是夏商周,乃至尧舜伏羲?鲁迅对这些复古者的建议是:提倡叩头便独让他来叩头,反对科学的决不强要他坐火车飞机。

英国维多利亚的绅士遗风尚存,道金斯对查尔斯皇子这些话大概还是不便说出口的吧。(作者自如,来源《新语丝》,原标题《科学家呼吁环保的理由》)

*:露西是1974年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的南方古猿阿法种的古人类化石的代称,被认为是第一个直立行走的人类,是目前所知人类的最早祖先。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