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的农民视角

2014-12-20 | 作者: 蝴蝶看风景FJ | 标签: 农民视角

图thechristians.com

【编者按:在沸沸扬扬的转基因争吵中,鲜闻农民的声音,他们声音的缺失让这个主题失去了平衡。转基因为了谁的利益,且听下@蝴蝶看风景FJ 为“农民利益集团”代言的声音吧。】

我的父亲算是半个农民,父亲和农业的关系是文革时期父亲工作单位“下马”开始的。本来在五几年的时候他是工人,母亲从乡下嫁给工人,吃上了让亲戚羡慕的定量。

父母养过猪,种过蔬菜(瓜瓜豆豆大小白菜)、主粮(玉米)。他们找了一块撂荒的地就种上了。改革开放前好像没有人来管,后老乡包产到户知道争取田地利益了,我们家在临时住房后的最后这块地也被逐渐蚕食。等我上高中后的一年,父母工作单位迁移,这块地也就“还了回去”。

玉米是记忆最深刻的作物。夏天开始就可以收获,先是吃水煮的嫩玉米。随后玉米变老,水煮的嚼不动了,就吃烤玉米。最高兴的莫过于收玉米的时候可以尝尝玉米杆甜不甜。再后来,也没有后来了,因为其实也就巴掌那么大一小块地,四个孩子两个大人,不等玉米全部成熟就已经吃完了。

我自己和农业的事当然就是在父母种种小菜的时候跟着到地里玩耍罢了。小学高年级后直到初中毕业的几年里我成了家里夏季的主要劳动力。我不喜欢种菜,但很喜欢种玉米、向日葵。在玉米中被父亲强行套种了四季豆,在“田边地头”还种上了洋姜、芭蕉芋,还种花,诸如芍药、地雷花、菊花等。

第一件事情是要先松地,父母都是用锄头挖,我用铲子铲。先用单脚踩一下,立住了后跳起来把它踩下去,然后翻出来拍碎。大概二十米乘四十米的地要一到二天翻完。翻完地就要挖坑了,这个好办,不费什么力气。下一步就是父亲挑来大粪浇到坑里,我下种盖土。一个坑里一勺粪水再下三四粒玉米种子加上三四粒架豆种子。向日葵是围在地边种的,不能当“主业”。

大粪是抢手的宝贝。积攒下的大粪和上煤灰就是当时上好的农家肥。每到农忙的时候还要多一份心,防着其他人来偷。种子种下去了,还要浇地。由于住在工房里,每天有一小时的自来水。位于我家房子后面的自留地也就有条件抢在这个时候拉根管子“大水漫灌”。由于多年的浇灌,这一小块地越养越肥,地里的苗长得也还喜人。

但庄稼不光我们等着吃,虫子的嘴比我们还快,无论是冬天的青菜大白菜还是夏天的玉米。在孩提时代,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就是抓苍蝇和捉青虫。玉米上好像要长两次虫,先是小的绿色的圆咕隆冬的虫子,吃刚长出来的嫩叶,再大点就有一种白色的虫子钻心吃。前一种虫子总的来说能和玉米和平共处,也给我提供了捉住它而又对玉米伤害最小的机会,很小的虫子在我这个勤劳的“农民”面前往往也无所遁形。早上地里巡逻一遍,下午一遍,晚上天黑前再来一遍。我的玉米是“长势喜人”。

钻心的虫子来了就痛苦了,父亲告诉我不用管了。但我还是要抗争一把,为了抓出这些白色的害虫,得用小刀把玉米秆剖开了才能将其捉拿归案。当然后果也就是被剖开的玉米基本都枯死。

我就是用手一个一个把虫子抓出来的。一开始出虫子的时候一天抓三遍是小菜一碟,到大爆发的时候,虫子特多,一遍都抓不过来。玉米枯死了在时间还早的时候还能补种,但即使长个大高个,长个大棒子也是在癞癞麻麻的。

菜上不光长菜青虫,还长蚜虫。我曾经试着把长有蚜虫的菜叶拿到饭锅盖上的出气口上把蚜虫烫死,也梦想有一个喷头把锅里的热气引出到地头,一喷,蚜虫都死光。这样就省掉了洗菜的麻烦。

我种地的这几年从来没有用过农药。就这么巴掌大的地,等下课回来到地头一看,天啊!都是窟窿、都是枯死的苗。这才感到自己力量之有限。于是我也希望能有一种超能力,能召唤来一大群吃虫的鸟,帮我把虫子都吃完。

时隔三十多年后,既是偶然又是必然地关注了《新语丝》。在《新语丝》上看到了对Bt农药致毒机理的介绍,进而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运用转基因技术培育的玉米,极低毒性,且又高效。我相信我的“神鸟捉虫梦”是每个在地里刨食人的梦想,而这个梦想已经由科学家们实现。

基于对Bt农药对害虫致毒以及对人等哺乳动物不致毒机理的了解,加上我对传统农业的低效和农民辛苦的切身体会,使我马上成为转基因技术的支持者,没有犹豫。(作者:搜狐@蝴蝶看风景FJ)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