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读)转基因在中国带来的警惕:反智和投机

2013-08-20 | 作者: | 标签: 旧文新读 反智和投机


中国近年对转基因有较大的争论,引起了两个相反、都值得注意的问题。对这些它们有警惕、避免被两种极端所牵制,给理智的中间以空间,对于中国技术应用很重要,对于中国发展也有意义。

一个问题是投机。有些商业利益及其相关专业人士,匆忙推动直接种植和应用,而缺乏无利益专家和人民代表监督建立严格的审批机制。这个问题,和中国很多问题一样,大家可以看到,需要加强体制规范的确立和严格执行。

另一个问题是反智。对于转基因的最坚持、最高分贝批评来自少数反智人士,他们不仅反对转基因本身,而且反对一切科学技术带来的进步。

这两种问题相互交织,互相促进:当投机发现反智是反转基因的先锋时,投机者指着反智,要求不受严格评审、快点悄悄做。而反智捡到投机的某些问题,企图全面废止转基因的应用。

对于转基因,我们需要提高媒体质量建立科技和民间良性讨论和对话;我们必须建立机制严格审核每一项影响环境和人体的项目,包括转基因食物及其来源植物的栽培;我们需要摒弃渗透到中文媒体的反智思潮。

健全理性讨论

有中间、理智的参与,限制投机、回击反智,有利于中国新型科学技术的健康发展、有利于新技术在产业的安全应用。

我以前不太注意国内转基因的争论,原因之一是我并不做转基因的产业应用,我从来比较轻视商业,而虽然不轻视产业,我还是认为产业和商业一样,都是其他人的事情。另外,以前偶尔看到反转基因的言论时,觉得华人发表反转基因激烈言论的,都基本不懂,所以认为不值一驳,一般读者也不会相信。但最近有些人提醒我以后,发觉非理智的言论占了太大市场。

在这时,懂转基因、但无商业利益的人就不宜退避三舍。我不仅无商业利益,也不拿任何转基因食物的科研经费。我的研究经费都是神经生物学和发育生物学,而无转基因应用的经费。所以没有利益冲突。中国公众对政府缺乏信任,即使政府部门做对的事情,也可能被猛批。有时不是事情对错,而是因为政府做了,有些人就自动认为是错的。我不是盲目支持政府部门的人,我对政府部门有过超出其他科学家的批评,从2004年到2010年,我多次批评掌管我自己经费的部门,可以说,活着的华人科学家中,我对政府部门公开批评最强烈。我更不会讨好和我无关的、掌管转基因的农业部。我的意见是为给公众提供一个独立的意见供参考。

绝大多数懂得转基因的生物学研究者,意见和我一样,其中有些人已经在我前面公开发言了,有些人私下和其他方式发言,希望还有更多人公开发言。

严格执行规定审核

对于投机的问题,其实质和中国目前出现的其他追求利益而缺乏监督的问题一样,需要解决,与具体技术关系不大,所以,解决的办法,实际也是和其他问题一样解决,只是要认识到快速发展的科技需要加快监督,不能太慢做马后炮,技术的不良应用造成的问题有时事后解决困难更大。

在技术上,中国应该就转基因食物着重咨询国内外植物生物学家和农学家。这些专家比我更懂。我只能从外围支持留出空间,让民间理性讨论,让专家安心评审不惧无理取闹。

对于国外,不能以阴谋论抹黑,也不能一概而论。美国政府和美国科学院,对转基因食物有立场和观点。因为美国有健全的食品和药品安全监督,所以,一般来说,他们批准的食物,包括转基因食物,有相当的科学基础。对美国的公司必须一分为二。公司发展和促进技术应用,也为了自身利益做一些匆忙的事情,包括不是很成熟就希望大规模应用的项目,更包括在技术上参合一些提高利润的东西,常见的是使农民必须每年重复购买其种子,而不能购买一次或者少数几次就可以农民自己来传播。在安全性上,中国进口的转基因食物必须确切知道没有问题。在产业利益上,中国应该为中国农民争取利益,代表农民对进口种子的公司提出要求,或通过支持中国自主同类产品打破国外大公司垄断。

对于国内,必须建立规章制度,而且,更重要的是严格执行规章制度,审批大批量种植的转基因植物对环境的影响、单种农作物种植对农作物长期栽培的影响、人类食用的安全性。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一批懂得转基因植物的植物生物学家、农业学家,选择其中没有利益冲突的人,在多个环境参与政策制定、评审鉴定和顾问咨询,避免中国的政策受直接有利益的群体所偏导。公众监督和讨论的应该是中国是否有制度,这个制度是否任命了懂行而没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和专家、是否保证严格审核每个转基因应用项目。

严格的审核,不等于全面禁止、或实际不通过任何转基因项目。如果因为惧怕批评而一个都不审核、都不通过,那么势必造成有人自行应用,等于不受规矩的应用了,而守规矩的被拒绝,从而杂乱无章。

反智的危害

有些人近年对转基因的反对愈演愈烈。

有些现象很滑稽:欧洲后现代极左派反转基因反对所有新技术,转基因是他们目前的热点。中国极左反转基因的,是东施效颦,看到国外反技术进步,“极左东施”也摆出富二代的架势,不仅反转基因,还号召中国人民吃有机食物。有机食物不是新东西,就是中国传统农业的产物。如果按照“极左东施”的理想,中国人都吃有机食物,中国的粮食、蔬菜都要大减产,“极左东施”可能有饭吃,但很多中国人可能就要没饭吃了。所以,“极左东施”好像在疼爱中国人民,其实不切实际,中国不可能全面推广他们希望的有机食物。

西方极右派反转基因是宗教原因:不能改变上帝的杰作。中国右派以民族主义做号召,号召不吃美国的转基因食品。而实际上,“极右华人”的反对丝毫不影响美国产品出口到中国,中国因为自身需求进口美国大豆,而美国大豆规定不能标明转基因,所以中国人很多已经吃了美国转基因大豆产品,这个数量是不可计数的,因为转基因大豆和非转基因大豆没有分开进口。华人反转基因只能影响中国的转基因技术,这些技术有些是引进、改进,有些是国内发明。世界历史上,先进产品的发展不是谁能挡住的。“极右华人”反转基因的结果是减慢中国新技术,而不能影响世界。所以,“极右华人”好像保护中国人民,其实,如果按其做法,最后只能是损害中国自身发展,使中国长期依赖进口国外产品,所以其结果将和他们的初衷正好相反。

中国知识分子素来赞同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理念。但具体到现代科技正常发展的过程中出现异常问题时,有些人怕得罪有利益的人、或者在恶势力面前怕“惹事”。如果理智和懂行的都不说话,一方面机会主义我行我素,另一方面反智主义强大到逐渐掌握舆论,以转基因问题集结的反智主义势力,可能不会就在这一件事情停止,以后可能不断成为中国发展的障碍。(作者:饶毅,来源:《光明日报》2011年8月8日)

来源:

相关文章